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心安即是归处

秉烛而行2021-01-09 14:25:03


昨夜,暴风骤雨,时而雨声沙沙,时而电闪雷鸣……不知道是个人偏好还是气压影响,下雨的夜晚总能给我一种内心安定的感觉,总是在下雨的夜晚睡得沉醉,据说下雨天会让地面气压降低,难道气压降低有助于睡眠吗?

 

早上醒来,望向窗外,一地残花败叶,应景地回顾一下孟浩然那首家喻户晓的诗,“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也算生活中的一件趣事了......

 

现代社会,无论是人,还是物,抑或知识、信息、技术的流动性都在日益加快,快的有时候我们的大脑都来不及反应。“变化”和“流动性”成为这个世界最大的常态,于是,我们变得浮躁,我们时常焦虑,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更是无处安放,我们的内心很难获得从容和安定。

 

正对学校南门的是学校新建的图书馆,正式开馆了,学校终于有了一幢像样的图书馆了。到里边办事情,看到有不少学生在专心致志地学习,他们浑身散发出一种安定、详和、温馨的气息,专注的人自带光环。这情景让我觉得很美好,很亲切,当我们全身心投入地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有安心的感觉。

 

转眼间,来到这所学校已近十年,这所学校的学风并不是那么浓厚,学生的自主学习意识并不强。当然,我并不认为学习是成才的唯一道路,但人要获得价值感,总得要有自己擅长的领域。我是个愚笨到有些傻的人,做事情就是典型的一根筋,典型的认知强迫症,对于不懂的、不明白的东西如果不弄通、弄明白,就会郁闷、纠结、睡不好觉。

 

看着图书馆自习室里专心致志看书学习的学生,不由得,就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在不同地方学习的趣事以及内心感受。

 

年轻时自我建构很不稳定,学习时好时坏,直到去读研究生,总算形成了稳定系统的学习习惯。记得那年刚刚到郑大读书,我们是搬到郑大新区的第一届研究生,郑大新区很大,四千亩,生活服务上差了些,但胜在天高地阔。当时自己英语基础不好,每天早上都会去一条所谓的“情人大道”去读英语,这条路的环境优美,周围是树和花,路边有木制座椅,早上人很少,到了晚上,有很多拍拖的学生来到这里,成为名符其实的情人大道。

 

白天和晚上没课的时候,会到教室来上自习,新区教室比较充裕。后来,郑大新区图书馆建好后,就到图书馆的自习室来学习,因为这里的自习桌子很大,资料丰富,温度适宜,干净卫生。现在仍然记得那里值班的保安,要么两个一排,或者三个一行,耀武扬威经过,特像影视剧中的鬼子进村,现在想来仍觉好笑。

 

后来,来到京城,来到师大,师大有非常浓厚的学术氛围和学术传统,每天都很多场含金量很高的讲座。第一年,学校住宿紧张,在附近的小区明光村给我们安置了住处,生活上多有不便,但师大的后勤服务还是很用心和贴心的。

 

到了师大,英语基础仍然不好,无论硕博,有两门课永远绕不过去,那就是英语和政治。师大的校园不大,加上校企占地总共才六百亩,校园虽然温馨,却显拥挤。但我仍然迅速找到了一个早上读英语的好地方,就是去隔壁的北邮。北邮的校园比师大要大,而且一大部分学生都去了昌平新区,所以校园里总是显得很空旷,而且北邮就坐落在校外宿舍和师大校园中间。每天早上,都会带着英语书到北邮的校园里朗读,现在仍然记得,北邮校园里有一尊巨大的白色毛泽东像。直到今天,我仍然要说,朗读是培养英语语感和提升英文水平最有效的手段,没有之一。

 

第二年,搬到了校内居住,英语课第一年就结课了,专业课好像也只上了一年半,开始博士论文的开题与写作。第三年,师大的研究生楼盖好了,终于得以享用两人间。有时候在宿舍学习,有时候会去图书馆。师大的图书馆会给博士生预留一个小小的单人间,去那里查资料写作很方便。北京的暖气供得太好,现在仍然记得,大冬天到教室或图书馆,只需穿衬衣就足够了,如果穿高领毛衣,就会热得喘不过来气。

 

毕业后,来到现在学校的北部校区。刚毕业,买的房子还没交房,住到学校8号楼11楼的单身宿舍,这是校区的最高层了,学校的房子一般都不会盖太高。当时周边的房子都比较低,晚上向外望去,万家灯火,尽收眼底。当时周围住的都是新引进来的博士老师,做了好吃的,大家会互相送过去品尝。我常常会组织大家晚上开个座谈会,相谈甚欢。虽然学术氛围和学术传统与之前的大学相比相差甚远,但总算有了自己的一方空间。这时候的学习和工作主要是备课,尤其是在PPT的制作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一年期满,单身宿舍因为学校扩招被占用,刚好买的房子交房,终于有了家。房子的书房空间布局不太合理,放了一张小床和一张书桌及书柜后,空间所剩无几。但正是在这里,读书、写项目申请书、写项目结项书、写学术文章,走过了工作后的大部分时光。

 

后来,我在学校有了一间自己的工作室,虽然我的终极理想是有一间面朝大海的工作室。居于内地,面朝大海难以实现,能够面朝湖水也是极好的,当然,这只是理想。还好,窗外有绿植和鲜花,我已心满意足。有好友建议,让我在一面墙上挂上巨幅大海的图片,我还没有实行,但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去年去浙江大学访学,浙大有五个校区,每个校区都颇有特色,我在西溪校区,其实就是离西湖最近的那个校区。学校图书馆有自习室,我最喜欢的当属古籍阅览室,古色古香,桌子古朴宽大,工人人员服务贴心周到。访学所属研究中心也有一间大的自习室,供大家上自习使用,中心工作人员告诉大家,钥匙就放在门上面,这习惯也是很古老的了。学校内有一间咖啡馆,研究中心喜欢在那里开会。西溪校区在市内,生活服务很方便,所以很多学妹特别喜欢去咖啡馆或者书店所属的咖啡馆内读书写作,我去过一次西西弗里书店内的咖啡馆,看着人来人往,专注于自己的读书写作,颇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超脱感。

 

兜兜转转,走走停停,每一个能够让我专注学习和写作的地方都让我记忆犹新,因为这些地方都是我当时心灵的栖息地。

 

其实,无论何地,只要那里能安放我们那颗漂泊的心,让心平静,让心宁静,这块土地便是灵魂归处。

 

苏轼的好友王巩(字定国)受苏轼“乌台诗案”牵连,被贬至岭南荒僻之地,其歌妓柔奴毅然随行到岭南,后王巩北归,柔奴为苏轼劝酒,苏轼问广南风土如何,柔奴答以“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听后,大为感动,遂作词《定风波.南海赠王定国侍人寓娘》,“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白居易在《初出城留别》中写道,“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白居易仕途坎坷,数度浮沉,一生踏遍千山万水,却终无去国之意,“无乡”即是“有乡”,国即是乡。这首诗展现了诗人安贫乐道、随遇而安的情怀,居庙堂之高则论天下,居江湖之远则甘于淡泊。吾心安处,即是归处。

 

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结尾,狄仁杰说,“天意昭烔,我自独行。天地虽不容我,心安即是归处”,即冥冥中天意自有安排,我有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虽为天地所不容,但求内心的平静。

 

宋朝无名氏所作《渔歌子》,“一任孤舟正又斜,乾坤何路指生涯。抛岁月,卧烟霞,在处江山便是家。”诗人顾春芳在其诗中写道,“漂泊是漂泊者的故乡”,可谓诗词《渔歌子》的现代表达。

 

杨绛在《一百岁感言》中说:“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曾经,人生旅途中,我们努力去结识不同的人,执著于积累那些外在的业绩,以为这样就丰富充盈了自己的生命。其实,最有价值的遇见,是在某一瞬间,遇到了自己,那一刻,蓦然发现,走遍世界,不过是为了找到一条走回内心的路。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渴望成功,只是去努力;不再追寻爱情,只是去爱;不再追求强大,只是去修。一切才真正开始。

 

心安即是归处。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