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深夜,酒店的走廊一片寂静. 叶子萱站在一间总统套房外,纠结地咬着下唇,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妍妍书屋2020-10-16 12:23:23


········
第001章 一吻成瘾
········

深夜,酒店的走廊一片寂静。

叶子萱站在一间总统套房外,纠结地咬着下唇,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那浓密而纤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颤动着,谁也不知道她站在这里犹豫了多久,下一秒,忽然下定了决心,拿出了房卡放在门把上。

滴滴——听到响声之后,门开了!

她的心也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握紧了房卡,带着紧张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啪的一声房门又自动关上了,吓了她一跳,叶子萱才发现这房间里面怎么漆黑一片?到底有没有人啊?好奇怪,怎么不开灯。

“霍……霍先生?”

“霍总?”

“霍景延?”

没人?

叶子萱有点失望,好不容易得到小道消息他今晚在这里住,又那么多钱搞到这张房卡,难道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

“说吧,在听。”

低沉而迷人的声音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在这一片黑暗中缓缓出现,说实话,好听到爆!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低音炮吧,一听就是大BOSS嘛。

听到这个声音叶子萱惊喜地瞪大了眼眸,迫不及待的说:“霍先生,对不起,虽然有点冒昧,我也知道我这样做很不道德,但是您可不可以给我五分钟的时间,我真的只要五分钟就好!”

然后,黑暗中传出了一声不屑地冷笑,接着是脚步声,沉稳而又很诡异……

“已经过去两分钟了。”

叶子萱站在这片黑暗中毫无安全感,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但是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

“是这样的!想必最近的新闻,您一定也看到了,我是叶铭的女儿,我爸爸叶铭真的是被陷害的!”

“我了解我爸爸!我爸爸绝对不会肇事逃逸!我这里有证据可以证明的!拜托您可不可以帮帮他……”

突然!

整个世界好像都来电了,长时间的黑暗让她猛然间遇到灯光有些不适应,下意识地遮挡着自己的眼睛。

但是,不知谁拉下了她遮挡着眼睛的手,灼热的目光在死死地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穿。

“啊……”

叶子萱被突然进入视线这个男人吓到了,不禁往后退了一步,愣了足足三秒钟。

他……难道就是霍景延?

187公分的身高足足高出自己一头,高傲而又冷漠,那双漆黑的眼眸令人看不透,如水潭般幽深,此刻正在盯着自己。

没错,这就是霍景延,霍彼茨集团的总裁,已经火遍网络升级为国民老公的霍景延,当之无愧的高富帅!而霍家则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更是无数名媛千金最想嫁的富三代。

“这种事找我有用么。”

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他俊美的脸庞上依然看不到半点表情。

那低音炮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了,叶子萱弱弱地开口:“可是你大哥是霍景坤,本市法院院长……”

霍景延松开了她的手腕,抬起了他那高傲的下巴:“那你应该去找霍景坤。”

叶子萱不说话了,连垂落在胸前的发梢都在感到不安,可能又没戏了吧,可一想到爸爸被警察逮捕时的情景,她就忍不住的心痛,爸爸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可以还要让他去坐牢?他会承受不住的!

“我……”

她刚想开口,霍景延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沉声道:“因为霍景坤又老又丑,实在下不了口,据说传闻还有性病,所以忍辱负重,选择跟我上床,反正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不过,跟我上床是忍辱负重,还是梦寐以求……”

她哑口无言,这个男人是会读心术吗?这也猜的出来?

不过这种被人直接戳穿心思的感觉真的很讨厌,尴尬,难堪,说话一定要这么尖酸刻薄吗!还那么自大自恋!真是……无语了。

霍景延朝着她一步一步逼近,悠悠道:“逻辑思维还不错,你就这么有自信,我一定会看上你么,小屁孩儿。”

“谁,谁谁小屁孩儿!我早就长大了!”

叶子萱不停地往后退,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但她已经意识到了,来找霍景延好像是个错误的选择。

她退到无路可退,后背撞上了一面冰凉地墙壁,那双纯净地眼眸盯着眼前的男人,他到底想干嘛!

霍景延嘴角勾起一抹嘲笑,垂眸看了一眼她胸前的那一片柔软,声音暧昧:“确实是长大了,看来叶家把你养的还不错。”

“你!流氓!”

叶子萱双手护住了自己,她后悔了!后悔死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一定在门外毫不犹豫的离开!

落地窗外夜色妖娆,似乎也正在偷偷地窥探今晚的叶子萱有多尴尬。

“时间不早了,可以做一些成人之后该做的事情了。”霍景延故意低下了头,贴近她耳边声音温柔了几分,这个小女孩儿对他来说,很有意思。

“我不要!”

叶子萱忽然间反应很强烈,想要逃跑却被他轻易地摁在墙上,嘴角的那一抹笑意里满是邪恶:“难道你今晚主动送上门,是来跟我谈论国家大事的?你既然敢来,就应该想到今天晚上会发生些什么。”

那种语气嘲讽而略带一些火药味儿,虽然叶子萱来之前是准备好了的,也预料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了爸爸,她可以牺牲自己!

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离这里!

霍景延身上所传的那件一尘不染的衬衫衣领,轻轻擦过她的脸庞,这样的气氛太危险了!好像随时随刻都有可能会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情。

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味道,再不逃,她觉得自己一定会被逼疯的!

“霍先生!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来找您了,您放过我吧,别这样……”

叶子萱差点都给他跪下了,被他的这种气场压迫得好难受啊。

“唔……唔唔!”

下一刻,霍景延低头扣住了她的脑袋,吻上了她那粉嫩的双唇,吻,缠绵而温柔,很温柔。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叶子萱大脑里一片空白,浑身有种被触电的感觉,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想要推开,却怎么也推不开,而且已经感觉到他的手探入了自己的裙底……

“来不及了。”

房间又进入了一片黑暗,黑暗中霍景延的声音变得有些性感沙哑,而某个傻瓜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便被淹没了这片漆黑当中,只剩下了那惨淡的月光照进落地窗内,见证着今晚所发生的一切。

········
第002章 凌晨四点半
········

凌晨四点半。

霍景延站在落地窗前,身上的那件白衬衫干净到令人想要珍藏起来,他的脸上似乎并没有激情过后的疲惫,还是那样冷静淡定。

滴滴——滴滴——

手机响起,他拿起手机瞥了一眼,划开屏幕放在耳边,电话里立刻传来助理的声音:“霍总,您有什么吩咐吗?”

“给我查叶家最近发生了哪些事。”

“好的!”

挂断了电话之后,他回眸看向了床上睡得香甜的叶子萱,以及那雪白的床单上一抹遮掩不住的殷红,低声自语道:“笨蛋,现在你才算是真正的长大了。”

滴滴——

电话再次响起,霍景延看了一眼来电,放在了耳边:“妈,现在是凌晨四点半。”

“我知道啊,可是我现在不在国内啊,我这里可是夕阳无限好啊,怎么样,找到心仪的女孩子了吗?”

电话的另一头贵妇一般优雅的声音,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宝贝儿子的婚姻大事。

霍景延依旧冷淡的嗓音中似乎有一些无奈:“凌晨四点半,打国际长途来逼婚,嗯……不错,很有创意。”

……

身后的叶子萱睡得跟婴儿一样安稳,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从出事那天开始,她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家也没了,舒服的床也没有了。

她一瞬间从天堂到了地狱,从千金大小姐过上了贫民的生活,还要到处去求人救自己的父亲,受尽屈辱,苦不堪言,然而也没有人认为她会撑得下去。

真的太累太累了,她真想什么都不用管,一觉睡到天荒地老。

叶子萱温柔的长发如泼墨一般散在床单上,如婴儿般单纯无害的睡颜,是个男人都会想要将她疯狂的蹂躏一番。

当叶子萱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是被窗外的阳光叫醒的,看清了这里的环境之后,才猛地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些什么。

她立刻如泼了一盆冷水般清醒,坐起了身子,低头看了一眼裹在胸前的棉被里面,果然!一丝不挂!

昨晚的那些记忆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还有身体上的那股疼痛感都在提醒着她那不是梦,是真的发生过了。

曾经自己最不屑,并且引以为耻的事情,现在也去做了。这些天叶子萱已经将自己曾经认为这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全部都做了一遍,忽然间有些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哪些屈辱在等待着她。

叶子萱屈膝抱着自己,让那有些刺眼的阳光肆意地照耀着她,然后不小心地看到了那柔滑地床单上那一抹殷红。

她感到心痛而无奈,故作轻松地安慰着自己:“算了,至少第一次还没有太惨,至少是霍景延……”

至少不是那些油腻腻的恶心到让人想吐的猥琐中年男人,至少不是。

啪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一个清洁工大妈拿着一个精致的包装盒,走了进来,吓得她将棉被裹得更严实了。

“小姐,这是霍先生吩咐过的,送给你的衣服,霍先生还说了,他的私人电话已经输入了你的手机里面,有事联系他。至于,你的事情,他会处理。”

清洁工大妈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叶子萱也松了一口气,他决定插手这件事情了?太好了!那爸爸就有救了!爸爸本来就是被陷害的!

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先告诉爸爸!

赶紧起身拿过了那个Dior标志的包装盒,是Dior春夏新品,一件裸粉色中长款外套,以及一件白色的无袖连衣裙,裁剪精致,很漂亮很漂亮。

但现在却无心去欣赏了,换上了这套衣服之后,一刻也不想多停留的离开了酒店,直接去了监狱,正好这个月的探视她还没用。

监狱,探视厅内。

叶子萱等了很久终于到她了,坐在了玻璃窗前,看到爸爸被狱警押着出来的时候,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她发誓!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看到爸爸穿着囚服,也是第一次看到爸爸这么狼狈!戴着手铐缓缓走来,看到叶子萱之后表情有些尴尬,似乎一点也不想在这里与自己的女儿会面。

叶子萱拿起了电话,迫不及待的向爸爸汇报情况:“爸!你有救了!我找到人了!他说他可以处理这件事情!”

叶铭看到女儿这才几天时间变得和以前都有些不同了,以前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儿,现在突然间好像长大了。

其实他希望宝贝女儿永远都别长大,一直活在那个童话故事里面。

“萱萱,我跟你讲,不要再折腾了,不要管我了!你那点钱早晚给你折腾完,你快点拿着那些钱去国外投奔你姑妈!不要再管我了,没用的!”

隔着监狱探视厅的玻璃和父亲说话,你有体会过这种绝望的感觉吗?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爸爸在里面受苦,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不!你明明就是被那个混蛋陷害的!我才不相信你会肇事逃逸,还毁尸灭迹!”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强呢,说不听!我都跟你说了,不要管不要管!你一个小屁孩儿,你能管得了吗!”

叶铭真是要被自己这个女儿气死了,激动地差点站起来,又被狱警按了下去。

小屁孩儿!

又是小屁孩儿!

为什么所有人都把她当做一个幼稚不懂事的小屁孩儿!

叶子萱讨厌这样!很讨厌这样!

“我已经找人帮你打点过了,你就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吧,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不放弃!你明明没有错!”

说完,她直接挂掉了电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探视厅,剩下叶铭任凭在玻璃后面怎么喊,怎么骂,她都不回头看一眼。

离开监狱后,叶子萱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心不在焉的,满脑子都在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都已经努力到这一步了,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她只能够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霍景延的身上。

“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诺。”

这些天的经历,让叶子萱对这个世界快要失望透顶,原来现实是这么的现实。

········
第003章 不会再错过
········

——霍彼茨集团总部大楼,总裁办公室。

奢华而高调的装修风格与他那阴郁的性格倒是不成比例,整整一面墙的落地窗却被窗帘捂得严严实实,他似乎很享受一片漆黑的感觉。

那张造型有些独特的办公桌旁站着一只木雕的麋鹿,是荷兰的一位雕刻家的限量版作品,选材特别,栩栩如生,浑然天成是他作品的特征,天衣无缝的完美。

这时,总裁办公室的门被刘助理推开,一边还在说着:“好的,霍总,我现在就去办。”

然后霍景延走进了办公室,现在上班时间的他穿着一套阿玛尼的黑色西装,裁剪完美到仿佛为他量身定做,雪白的衬衫衣领下是一条黑白相间的斜条纹领带,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和傲慢始终都萦绕在他的周围。

“叶家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霍景延表情冷淡地走到了办公桌前,看着堆放了一摞的文件夹,随手拿起其中一个打开瞥了一眼,又扔回了桌面。

“是这样的,叶家这几天经历的事情不少,叶铭似乎在一夜之间公司的股份全部挪到了他最信赖的一个下属名下,然后他又因为肇事逃逸,毁尸灭迹,故意杀人罪被逮捕,据说没几天就该审判了。而且听说,叶铭肇事逃逸,毁尸灭迹的罪证还是他最相信的那个下属举报的。”

刘助理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查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霍景延微微眯起了眼眸,嗤之以鼻:“商场混了这么多年,一点长进也没有,相信一个外人。”

“就是说呢,这次那个人可是把他给害惨了,但是外界都传最近叶家的那个女儿,叶子萱可是受了不少屈辱了,为了自己的父亲到处奔波求人,想要救他父亲,但是都被拒绝了,小女孩儿还挺坚强,据说还在找。”

刘助理恐怕死也想不到就在昨晚,叶子萱已经找到了霍景延这里。

刘助理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听说叶子萱好像当初还很喜欢那个男人呢,现在恐怕也是受刺激受大了,自己所喜欢的人,害的自己家破人亡。”

突然,办公室里的气氛骤降,变得冰冷如霜。

霍景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危险,喜欢……

刘助理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嗅到了那危险的气息,赶紧说:“那个,霍总没事我先出去工作了。”

啪的一声关门声之后,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平静。

霍景延走到了那巨大的落地窗前,双臂猛地推开了紧闭的窗帘,俯视着这座城市的车水马龙,以及那天空中的的一片阴霾,似乎快要下雨了。

他漆黑的眼眸中倒映着玻璃上悄悄出现的雨滴,缓缓合上眼眸,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了昨晚初见她时的画面。

如小鹿受惊一般的表情,用手遮掩着自己的眼睛,可偏偏就是那双眼睛直击他胸腔内的心脏!

刺激到了他浑身的每一根神经!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在他的脑海里渐渐地跟另外一个人重叠在了一起,他的嘴角染上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低沉性感的嗓音缓缓响起……

“这次,不会再错过,你永远都是我的。”

……

叶子萱不知不觉的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家,才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远远地看着自己的家,想起了平时在家中的点点滴滴。

轻叹一声,想要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男声。

“萱萱,想家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叶子萱就浑身僵硬,垂落在身体两侧的粉拳紧握,眼眸中满是恨意。

接着,那男人的脚步声朝着她走来:“可惜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家了。”

叶子萱再也忍无可忍的回过身子,冲着他一顿大骂出口:“严佑磊!你一定不得好死!你一定不得好死!”

“呵,不得好死?现在到底是谁不得好死,显而易见。家破人亡的是你,即将以故意杀人罪判刑的是你父亲。”

“你!混蛋!”

叶子萱根本说不过他,气急了,忍不住想去一耳光打过去,可惜被严佑磊死死抓住:“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吗?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落魄千金,呃不,落汤鸡!”

“严佑磊!你有没有良心,枉费我爸爸对你那么好!那么相信你!你居然这样害他!我们简直瞎了眼!”

想起那些年严佑磊在父亲身旁多么的忠诚乖巧,真是觉得反胃恶心!

演技这么厉害,奥斯卡简直欠他一座奖杯!

严佑磊却笑的那样狼心狗肺:“没良心?我告诉你叶子萱!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这一切也本来就该是我的!现在说我没良心了,谁当初喜欢我喜欢的死去活来?”

“是猪!是猪!是我脑子进了水!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渣!”叶子萱费力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手腕都被他捏红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过来,那屁股都快扭掉了。

“佑磊,你在干什么呢。”

严佑磊这才松开了她的手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搂住了那个女人:“介绍一下,我的女人,艾达。”

叶子萱揉着自己的手腕,不屑地冷笑一声:“艾达?哼,我看你是该挨打了!”

“小丫头找死啊!”

严佑磊却拦下了怀中的女人发怒,看着她这身价格不菲的衣服,语气中满是嫌恶:“听说叶家小姐最近在不停跟男人上床?你觉得你求他们有用吗?他们会管你吗?20岁生日都过了,还是如此的不成熟,你现在最该求的人就是我,或许,我一开心还会让你再住进这个房子呢。”

“你做梦!我就算是跪下求一条狗,也不会来求你!你不过就是我爸旁边的一条狗而已,永远都是!”

“啪——”

大庭广众之下,严佑磊就这样一耳光甩在了她白皙的脸上,那细皮嫩肉的皮肤上迅速的出现了一个红印,甚至都可以感觉到渐渐肿胀,火辣辣的疼。

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被人打耳光,第一次……

········
第004章 受辱
········

“都到今天这步了,还在使你的大小姐性子,我告诉你别再激怒我,你现在只有吃亏的份儿!” 

严佑磊看到她被打得侧过去的脸上迅速肿胀,他的心也跟着肿胀了起来,但是在看到叶子萱脖子上浅浅的吻痕之后,他的厌恶油然而生,看来传言都是真的!下贱!

“佑磊,别生气了,犯不着跟这种穷人生气,我们回家吧,我做好吃的给你吃!” 

叶子萱满脸恨意的看着他们离开,朝着自己的家走去,恨不能杀了严佑磊! 

在心里暗暗发誓:严佑磊!你记住,今天在你这里受到的屈辱,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双倍奉还!

“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跟夜风一样的声音,心碎的很好听……” 

她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唱着周杰伦的那首《夜曲》,凄凉悲哀。 

调整了一下心情,忘记脸上的疼痛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她唯一的好朋友兼闺蜜‘陈曦’打来的。 

“喂?萱萱,快点过来,我在那个度假酒店,就是小爱她们家开的那个,过来放松一下,你这几天一定累死了。” 

“我……还是不去了吧……” 

以前她是不喜欢去那种地方,现在不想去了,去了也只会被她们嘲笑而已。 

但是陈曦却说:“不是啊,萱萱,我有个朋友她爸爸是咱们这的监狱长,我想着你们认识一下,或许可以再给叶叔叔疏通一下监狱里面,少受点苦啊!” 

真的感动有这么为自己着想的闺蜜,叶子萱只好答应了:“好吧,我待会儿就过来。” 

…… 

天禧度假酒店。 

叶子萱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这度假酒店当中,在更衣室中为自己围好了那条简单的浴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又后悔了。 

早知道她们在这里就泡温泉,打死也不过来了,她的脖子上,胸前还有一些浅浅的吻痕,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女人的注意力总是很奇怪。 

她努力的用头发遮掩了一下,然后朝着室内的温泉走去,里面雾气缭绕。 

陈曦一眼就看到她,朝着她招手:“萱萱!萱萱!这边!” 

她尴尬的笑了一下,很不情愿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走进了温泉当中,将身子浸泡在了温泉当中,坐在了陈曦的身旁。 

说真的,很舒服,缓解了她浑身的酸痛感和疲惫感。 

这些天,她整个人都快累垮了,然而谁也帮不了她,唯有陈曦一直都站在她这边,相信她说的话,就连搞到霍景延房间的那张房卡的钱,也是向陈曦借的。 

叶子萱觉得自己欠这个闺蜜的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两个人是多年好友,父母也都是故交。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闺蜜,叶子萱,你们听说过吧,青腾电影学院的第一校花。”陈曦说起这件事情,好像很骄傲似的。 

叶子萱觉得好难为情啊,不禁拉了拉她的胳膊:“你干嘛说这个!” 

“哦~当然知道,我们学校都不停地在讨论这个导演系的大美女呢,比网上投票的那些照片还要漂亮啊。” 

也有人酸溜溜的飘来一句:“最近你爸爸的事让你憔悴了不少啊。” 

陈曦刚想开口说什么,身后服务员喊了一句:“陈曦小姐,您的电话。” 

“萱萱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个电话,你们先聊啊。” 

陈曦临走前,还不忘在她耳边说:“看最左边那个,她爸就是监狱长,跟她聊聊!” 

然后陈曦披上浴袍离开了,剩下叶子萱一个人在这里更尴尬了,而且对面的这几个女人似乎都恨不得将她撕烂啊。 

“叶小姐啊,听说爬上了不少男人的床啊,有用吗?”其中一个女人玩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边问。 

一下子就点燃了叶子萱的火苗:“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爬上了不少男人的床!” 

“别装了,装什么啊?有你那么个窝囊废爸爸,你可不就得用这招嘛。” 

叶子萱突然站起了身子,水花溅得很高:“你们胡说八道什么!你爸爸才是窝囊废!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爸爸!”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气势还真有点吓到了那几个女人,但那几个人也迅速站了起来,将她围在中间。 

“你还有脾气了?都成了穷鬼了,还有脾气了?你冲谁发脾气呢!” 

“去外面把陈曦哄走,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这个小贱人!脖子上的吻痕都还在留着呢,还在这里装!” 

吻痕? 

一提到吻痕,叶子萱像被戳中了死穴一样,满脸惊慌的摸向了自己的颈部,该死的!那张精致的小脸此刻变得有些脆弱,脸颊上带沾着几滴水珠,光洁白净地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就像是漫画中走出的少女一般令人感到怜惜。 

“啊……” 

突然,她一声惊叫,不知道谁抓住了她的长发,将她狠狠地摁进了水下,似乎想要置她于死地! 

“小贱人!我让你狂!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耍你的大小姐性子!” 

“噗通……啊!你们放开我!!” 

叶子萱挣扎着逃出水面,可又被她们再次摁进了水里面,感觉到快要窒息了,体会到了那种濒死体验的感觉。 

难道她就这样要死了吗?怎么感觉越来越没有力气了,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哈哈……看看这狼狈的样子,还是那个所有男人都追捧的第一校花吗?就是第一笑话!” 

“小雅,可以了吧,别把她整死了,那我们可就玩大了,她好像昏过去了!” 

“胆小鬼!” 

终于,叶子萱的头从温泉里被拉了起来,但是她们却将她身上唯一的那件浴巾给扯掉带走了。 

“我们走,就让叶大小姐一个人好好在这里享受一下吧,恐怕以后当了穷人的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享受这些奢侈的东西了。” 

说完,她们一行人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声离开了这里,并且还关上了门。 

叶子萱靠在温泉旁的石壁上,不停地喘息着,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 

刚才差一点就真的死过去了,她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 

脸色惨白的她缓了好久才有了一些血色,可是自己没有浴巾,出不去啊!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