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愚翁:《精神的单间》

深山愚翁2020-05-22 12:21:48


写给妻子的情书

 

我一刻不停地向往着春天

向往着,偏远山村的窑洞、伙伴

还有井边的那块菜园

 

如果你愿意,一起回去

平地,下种

用撅头捣碎那湿黄的土块

 

我们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

洗脸。把水倾倒在与阳光同色的土坡

把毛巾搭在生锈的铁绳上

 

如果你难耐寂寞,可以下山

我也陪你下去

别担心,菜园有老父亲打理

 

天热了,可再回来

那时,玉米吐着红缨,南瓜花笑得金黄

深绿的土豆丛中,大黄蜂嗡嗡的鸣唱

 

如果你还想着下山,也可以

你去历尽沧桑

我会在此等你,直到秋果飘香

 

2018111日早

 

 

 

 

春回

 

蓝天高远,阳光

与这枯草同色

 

鹳雀缓缓而落,稍稍用力

将踩碎这冰封的河面

 

河边的融水里,浮起

几只灰黑的野鸭

 

沿着汾河,我俩

谈论着春天

 

缴械的河风,不再刺人。我解开衣扣

他脱掉外套,扎在腰间

 

风中的垂柳有些生硬,他说:

“再过几天,会看见,雾一样的鹅黄”

 

201826

 

 

 

深冬的山村

 

天空醉蓝,阳光撑开了

浅黄的翅膀

 

树木瘦了,背阴处的雪

固定着几只足印

 

虫蚊没了,鸟鸣也没了

一只跛足的流浪狗,寻找着有人的家户

 

静如铁,寒冷是一只无形的手

挥舞着一株无形的枣刺

 

201822

 

 

 

画作《山村的清晨》

 

岁月留白。枯黄

还掩饰着春天

 

教授的画笔

弄丟了太阳

 

在身后狂吠着,那条跛足的

流浪狗对着胆怯,

 

今天是正月十二

静,是这幅画作的底色

 

2018227


 

我想把冬摁进西北的山坳

 

为了让枯草间的绿芽尽快萌发

我想把冬摁在西北的山坳

 

这个总把寒冷风吹进穷人屋子的家伙

如今已强弩之末

 

多病的老太敢走出屋了,尽管鸟在归途

背阴处还有些脏污的残雪

 

也只有此刻,我才敢想象

那高举的树枝上,挂满绿蝶

 

也才敢想象,这大地之下

数以万计,正在涌动的蝶蛹

 

201832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