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老公给不了的,或许这种男人能给你!

书屋摆渡人2020-10-31 10:13:40


苏悦心倏然睁开眼睛,随即开始浑身颤抖。  

她牙关紧咬,但喉中还是发出令人齿酸的闷声,旁边马上响起了一个女声,“悦心,悦心,你怎么了?”  

怎么了?  

苏悦心牙齿打颤,她刚刚明明被绑在手术台上,眼睁睁的看着带着寒意的手术刀划破自己的胸口,她的血液汩汩流出……  

她被活生生的剜心,就为了给苏安心,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换上!  

她拼命挣扎,喉咙中发出令人闻之痛心的悲鸣,可却被按住,最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冰凉的手术刀刺入她的身体。  

她心中掀起滔天恨意,那恨意渗透骨髓,渗透心底!  

她恨!恨的心中带毒!  

但她也知道自己无力回天,只能带着永无休止的恨意,发誓自己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些欺骗她的人……  

最后她的泪水滑落一滴,但她却不肯瞑目,直勾勾的看着无影灯,直到失去意识……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苏悦心又颤抖了半天,才勉强止住,她的目光看向来人,却又被吓了一跳。  

这个女生是李婷婷,应该是两年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当初章永旭追求自己的时候,李婷婷似乎觉得不对劲……自己想约自己出去谈谈,可还没见面婷婷就出事了!  

现在想到自己那个好“未婚夫”,苏悦心就算再添置,也明白婷婷的车祸肯定是另有隐情!  

那么现在是因为自己死了,所以才会见到她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么?

她一把抱住李婷婷,开始呜咽,“婷婷,婷婷,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随即又握紧了拳头决定,哪怕变成了鬼,哪怕再艰难,只要她还有意识,她也要复仇。

可李婷婷却拍了拍她的后背,“要是实在累,就请假回去吧……我就说你不要为了赚钱连身体都不顾,这样下去你受不了的。”  

苏悦心听了李婷婷的话愣了愣,随即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在一个类似安全通道的地方。  

这地方有点眼熟。  

她有些疑惑,但心里却浮现出来一个让她不可置信的想法……  

她连忙开口,“婷婷,我们这是在哪啊。”  

李婷婷听她这么问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在中梁大酒店啊,今天这里有慈善晚宴,我们来兼职的啊。”  

听到李婷婷这么说,苏悦心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腕,尖锐的疼痛证实了她的猜测,她活过来了,确切说,她重生了!!!  

她眼中的目光带着浓重的恨意,这是老天有眼,让她能够狠狠的报复那些人!  

但是她也明白,凭自己现在的力量,想要报复这些人,难度不下于登天,但,只要她活着,无论付出什么,她都不会让这些人好过,她早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只是现在……  

中梁大酒店的慈善宴会她是记得的,因为苏家人就是在这里找到她!

她十八岁就被父亲和继母赶出了苏家,她那时候觉得自己已经成年,应该自己养活自己,就算苏家有再多财产她也不贪……  

可在她二十三岁的时候这两个人却找到自己,说他们之前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不学好偷了东西,后来这东西在佣人手里找到了,他们知道自己错了,让自己重回苏家。  

当时苏家那对夫妻就是在这里上演了好一出认错的戏码,她居然听信了他们的话!  

现在想想,苏悦心觉得自己简直傻得可笑!  

论起身份,她是苏家堂堂的大小姐,从自己家拿点东西居然叫偷?  

而且他们污蔑她偷的东西,还是她母亲遗留下来的首饰!  

但上辈子的她居然就这么跟人回去了,接着就上演了长达三年的欺骗,让自己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  

她发出呵呵的冷笑声,而一边的李婷婷担忧的看着她。  

因为悦心不舒服,自己才陪着她来这里透透气,结果悦心差点晕过去……她现在怎么都觉得悦心的状态不对。  

于是李婷婷开口,“要是真不舒服,就和领班请个假吧,你工作一直都很努力,她不会为难你的。”  

苏悦心却摇了摇头,不,她要回到大厅中,看看那对夫妻恶心的嘴脸,然后狠狠的拒绝他们!  

这样想着,她和李婷婷推开安全通道的门,一起走回了布满了香衣云鬓衣衫鬓影的宴会厅。  

一进去,李婷婷就被叫走了,但领班看苏悦心的脸色不好,低声开口,“你稍微休息一下,实在不行就回去。”  

苏悦心点了点头,轻轻的靠在了酒水台边。  

她虽然一再告诉自己要克制,但冲天的恨意却让她浑身颤抖着。  

她低垂着头,酒水台里的酒保看不到她眼中滔天的恨意,只觉得这个女孩子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抖得可怜,于是他调了杯酒递过去,“喝一点,希望能让你舒缓一点。”  

苏悦心没有拒绝,她接过来,手指紧紧的捏着水晶杯,用力到指尖发白,然后一口把鸡尾酒给灌了下去。  

酒意弥漫上来……苏悦心觉得自己的颤抖终于好了许多,但,迷蒙的感觉也出现在脑中。  

她呆呆的看向酒保,可酒保正忙着给别人调酒,还抽空给了她一个善意的微笑。  

她狠狠的晃了晃脑袋,知道问题不是出在酒上,而是出在自己身上。

她上辈子是个乖乖女,从来没喝过酒,居然不知道自己的耐受度这么惨!  

苏悦心脚步虚浮的朝着安全通道在一次走过去,同时努力的掏出手机给李婷婷发了个信息告诉她自己的去处。  

她知道自己不能留在这里,一旦自己醉倒,被苏家那对狼心狗肺的夫妻发现,一定会把她带走。  

自己如果进了苏家的虎口,想要再脱身,就是难上加难。  

而且苏家欠她那么多——她上辈子不在意钱财,却落得那样的下场,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并且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所以她绝对不能回去。  

她脚步越来越踉跄,但总算走到了刚刚那个走廊,她闭着眼睛把额头抵在冰冷的铁门上,希望这种感觉能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可下一瞬,就有一只手揽在了她的腰上,她被瞬间拽入一个散发着灼热气息的胸膛。  

苏悦心吓得想尖叫,可那个人仿佛知道她的打算一样,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苏悦心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感觉自己的后面抵上了一个带着热度的棍状体。  

这一瞬间苏悦心感觉到绝望,难道老天让她重生回来,就是为了这样戏弄她的么!  

不,她绝不能屈服,她还要报仇,她不甘心!  

可男女之间的力量差距实在是悬殊,而且她因为酒精浑身无力,只能任由男人把她拖进楼上的一个房间,扔在了大床之上。  

她还想反抗,可下一瞬男人的躯体就不由拒绝的压在了他的身上,她对上对方的眼睛,男人眼瞳沉黑如墨,目光中带着不耐烦,他灼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别动,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苏悦心看到男人的脸之后愣了一下,齐凌凯,这个男人是齐凌凯!  

苏家和章家在外人看来,已经算的上是家大业大,但加起来,都未必比得上齐凌凯率领的商业帝国。  

她以前陪章永旭出席过几次宴会,见到过对方几次,他一向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想去搭讪借机攀附的人都没有那个胆子!  

章永旭也想去讨好一下齐凌凯,可几次三番都没鼓起勇气。  

可此刻,这个男人居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齐凌凯的脸色明显不正常,他的额头还蒸腾着汗水,他身上坚硬的部分正抵着她!苏悦心当然不觉得自己的姿色能被齐凌凯看上,所以她很快的镇定下来,“你放开我,我帮你找医生。”  

齐凌凯的声音喑哑,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磁性和性感,“来不及了!”

他的手指一点一点的从苏悦心的脸颊上划过,用带着给人定罪的目光开口,“再说,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么?”  

苏悦心一愣,什么意思?他怀疑是自己给她下的药?  

她恍然间想起,上辈子的时候……齐凌凯身上气势太盛,没人敢靠近,但她们又不能不服务,最后是她战战兢兢的端了一杯酒给他!  

酒有问题?但是和她没有关系!  

“不……不是我……”她解释的话被齐凌凯的吻堵了回去。  

他的吻是带着狂热的激烈,苏悦心的感官瞬间就被侵占,浓重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从未经历过这些的苏悦心居然再一次的颤抖起来,甚至在酒精的作用下差点沉迷……  

但下一瞬她就清醒过来,为自己的表现而觉得羞愧,她想要挣扎,却被对方紧紧的禁锢住,根本不容她挣脱出去。  

她想狠狠的咬齐凌凯一口,让他清醒一点,可对方却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一样,瞬间吻的更加激烈,让她根本无法招架。  

而且对方已经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带着薄茧的手指摩挲着她柔嫩的肌肤,让她的颤栗加剧……  

她拼命的想要推开齐凌凯,可身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反而被对方纠缠的愈发应接不暇、几近沉沦。  

她恨老天让自己遭受这样的磨难,恨身上这个男人的手段刁钻。  

她最恨的是,自己居然再一次无能为力,身上最后的屏障被男人丢在地上,她的抵抗好似一场笑话,于是她咬紧牙关,告诉自己,这都是上天给自己的考验。  

起码,她活过来了。  

最差也不过是丢了贞洁,无所谓,她只要能复仇就好!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不专心,手段再一次的展开,她好似被拽入了惊涛骇浪之中,任由一叠又一叠的潮水将自己淹没,甚至发出了不知羞耻的各种声音,直到最后,她被男人不知疲倦的索取累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  

苏悦心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迷蒙中摸了半天的电话,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对。  

她骤然睁大了双眼,发现自己还在酒店里,而身上未着片缕。  

之前的回忆一点一点弥漫上来,让她脸上的神情变得难看,但身上开始泛红的肌肤却泄露了她心底的羞涩。  

她又注意到浴室里有水声传来……应该是齐凌凯在洗漱……  

苏悦心里觉得愤恨无比,身体也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她的清白就这么被毁掉了。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只能认栽,难道还能和对方讨回公道么?  

经历了上辈子,她不会那么天真的觉得真的可以人人平等,她现在是一个小小的女招待,而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  

更何况齐凌凯还认为那杯酒是自己端来的,不报复自己就不错了。  

就算自己解释了也不会有用,如果齐凌凯能信的话就不会发生刚刚那样的事情!  

所以自己现在最好赶快离开,并且祈祷着齐凌凯能自己找出在酒里做文章的幕后黑手,而自己只能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于是她连忙按掉了婷婷打过来的电话,捡起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衣服套在身上,然后蹑手蹑脚的想要离开这里。  

可当她经过浴室的时候,手机铃声又疯狂的响了起来,她手忙脚乱的想要挂掉,但浴室的门却在这一瞬间打开了,只围着一条浴巾的齐凌凯就这么出现在苏悦心的面前……  

他的头发没有擦干,水珠从上面滴落下来,落在他赤·裸的上半身。  

他的身材很好,不是那种肌肉纠结的好,而是看到他的线条就会觉得他浑身蕴满了力量,但又不会太夸张。  

想到刚刚自己被这样的一个人……  

呸呸呸,想什么呢?  

苏悦心连忙低下了头,不让自己盯着人家的胸口瞧。  

齐凌凯带着审视的凌厉目光落在苏悦心浮现出红晕的脸颊和耳根上。

他承认眼前的这一幕颇令人心动,但是……齐凌凯的唇角浮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这个女人出现的太过莫名其妙,希望她最好知道她做了什么!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神好像可以刺穿苏悦心一般的钉在她的身上,“谁派你来的?”

苏悦心蓦然抬头,“啊?”  

齐凌凯对她的装模作样很是不屑,“怎么?以为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就会相信你?”  

苏悦心简直想吐血,心里的怒气翻滚着,实在是有些压抑不住,“难道你还觉得自己吃亏了不成?我已经和你说那杯酒不关我的事儿,我只是拿给你而已,是你自己不听,你以为我愿意……”  

她的声音在齐凌凯愈发冷酷的目光下渐渐消音。  

“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也狡辩的口吻都是一模一样!”齐凌凯冷笑着讥讽道。  

苏悦心无力极了,她知道,像他这种男人,防备心重,他只会自以为是的相信眼前所见,她再怎么解释也只是白费口舌,索性就闭嘴不言了。  

齐凌凯眼睛微眯起,语带嘲弄,“怎么,不敢说话了?”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苏悦心懒得再理会他,她刚被他夺走清白,又被他压着做两回,整个人都疲惫不堪,实在是懒得再去理会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呵,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她低头,不再看齐凌凯,绕过他就要开门离去,胳膊却被男人用力拽住。  

苏悦心抬头,眼神闪过不悦,“你要……啊……”  

随着惊呼声,她被齐凌凯拽着用力撞向了墙壁,背部磕得发痛,她吃痛得闷哼了声。  

齐凌凯长臂一伸,将她困在墙壁和自己的臂弯之间,他低头,目带寒光得盯着苏悦心有些泛白的脸,沉声道:”话没说清楚之间,你以为你走得了?”  

苏悦心有些崩溃,愤怒得大吼,“你神经病啊!拜托,我才是那个被你强•奸的人!我要告你!”  

“强•奸?告我?”齐凌凯呵了声,伸出手指抬高她的下巴,看着她那因为愤怒而显得湿润的眼角,啧啧得两声,“刚不是还挺享受我带给你的刺激,现在倒是装得挺清纯!呵,女人!”  

苏悦心快被气炸了,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碰上了这么一个偏执狂,口气很冲的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齐凌凯手指微使力,用力捏紧了她的下巴,痛疼让苏悦心的身体不由自主得颤抖了起来。  

看着她小白兔一般的可怜模样,齐凌凯觉得可惜,换成往日,他或许还能多陪她玩玩,瞧这模样,多适合藏在家里好好疼惜,只可惜,她不过是别人手里拿过来要搭上他的棋子!  

“说吧,到底谁让你来的!”齐凌凯冷笑,“看在你身体吃起来这么美妙的份上,只要你说出后头的人,我就让你走!"  

苏悦心真的很想骂句脏话,他是智障吧,听不懂人话?  

她火大的直接就抬腿要踢他的档部,齐凌凯敏捷得往后一躲,趁着这会他放开自己的空档,苏悦心立即冲向了门口,拧开门把就要夺路而去。  

齐凌凯脸色阴睛,上前两步,伸手一扯,轻松得就拉住了苏悦心的长发,用力往后拽拉。  

苏悦心吃痛得往后仰头,头皮都在发麻,她在心里大骂了他是疯子,挣扎着让他放开自己。  

齐凌凯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很好,我就爱你这种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女人!”  

苏悦心知道自己彻底激怒他了,身体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听说他们这种贵公子哥们有很多玩弄女人的手段,下场一般都很凄凉!  

不,她还有仇没有报,不能就这样任这个疯子宰割!  

恰巧这时,她听到了推车的声音,有清洁工正往这边靠近,她又想起齐凌凯此刻只围了条浴巾,心里立即就有了脱身之计!  

她猛地一扭身,对准他腰际探手,直接就齐凌凯的浴巾拽掉了!  

齐凌凯只觉下•身微凉,下意识间就松了手,苏悦心赶紧撒腿就跑!  

齐凌凯正要追,见拐角有声音传来,低头看了眼自己那裸露在外的小•弟,脸色铁青得骂了句该死,退回房内,拾起地上的衣服就火速往身上套。  

系着皮带的时候,扭头,他愣住,他看到凌乱的被子下方压着一点血迹,他微皱眉,走上前将被子掀开,见床单上是抹刺眼的暗红色……

苏悦心冲进了电梯,见电梯门合上了,才靠着墙壁松了口气。  

她呼呼喘着气,身心疲惫,她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齐凌凯发生了这样的关系,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齐凌凯说她下的药,药?她猛地打了个激灵,难道是那杯酒,她喝下的那杯酒也有问题?  

她苦笑了声,现在追究这个也无事于补了,她都已经失了身了,唉,没想到重生后,发生的第一件事竟然会是这,要知道,上辈子,她可从来没有跟齐凌凯打过交道。  

下•体隐隐传来痛疼让她觉得难受,此刻只想赶紧回家好泡个热水澡睡上一觉。  

本来还想当众让那对夫妻出出糗,可现在自己这副鬼样子,也不适合出现在大众面前,何况,也没有那个精力了。  

电梯下到一楼,苏悦心跨步出去,正低头寻思要给李婷婷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走了两步,就听到拐角的另一边传来的男女对话声,那声音,如闪电一般击中了她的脑海,令她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永旭哥哥,我没事的,就是觉得里头有些闷。”  

“闷?那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走?”  

是章永旭和苏安心!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和腔调,苏悦心心中升起的无边的恨意!  

他也曾经用这样温柔的语调跟自己说话,可那都是假的,他真正的温柔只给了妹妹苏安心,甚至为了她,还挖了自个的心!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上辈子的事情……  

苏悦心被绑在手术台上,塞在她嘴里的布条被拿出去,她怕的不行,不明白为什么刚刚签了器官捐赠协议,就会被人绑住直接送进手术室。  

无影灯晃得她头晕眼花,她拼命的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这是犯法的!放开我!”  

绕着她做各种准备工作的医护人员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偶尔给她一个同情的目光。

苏悦心惊慌失措的看向周围,总算看到了陪自己来医院的未婚夫,她连忙求救,“永旭,这是怎么回事?快放开我……”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自己旁边还有一个手术台,那上面躺着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安心。  

此刻的苏安心正闭着眼睛,好似沉浸在美梦之中,显得一派安详,而章永旭正站在把,用满含爱意的眼神她。  

苏悦心心中一瞬间明了了很多事情,但她忍住了泪水,咬着牙开口,“章永旭,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章永旭的脸上扬起了一个得意中带着狠毒的笑容,“解释?解释就是安心需要换心手术,而只有你的心脏合适。”  

“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么?”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长按上方“二维码”或者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面精彩内容!!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