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我在产房的4hrs+2

花花咚啦个咚2020-10-16 16:56:42


哈哈

第1个個故事

The first story

1


我在产房的4hrs+2

老娘终于卸货了,呼,今天是产后第10天,感叹没有一次生产是可以计划的,用生命在生娃&喂奶。

 

整个二胎孕期,总被说肚子不大,但天知道,我比怀老大的时候腰要算几倍,晚上翻身也是X16倍慢速播放。4月6日,朋友圈摄影展进行时,我陪着老大在家里玩过家家,大概块10点的时候上厕所,发现貌似是见红了,一个从来没有发动过的产妇,立马求助百度确认是否真见红以及what it means,度娘说24小时内可能有发动的可能性,接着我淡定的洗完澡,犹豫着该不该吃个中饭再去医院,心里想着总不会下午就开了我这么快吧,11点多吃了中饭,嗑了贫血药,东西理一理,在孩子他爹和我爹的护送下上医院了。因为是法定假期,医院从来没那么安静过,整个门诊都关了,只剩下住院部和急诊。我们挂了个急诊号就去产房那层楼了。产房因为家属是没法陪同的,我一个人进了产房,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后来听产房医生说,很多产妇都不想正清明来医院,憋了一天才来挂的急诊,所以那天忙疯了。我在门口的诊室坐了一会儿,打了铃,等着医生来接待我,接着就是胎心监护,护士还是按常规给我查了宫口,我一直说肚子不痛,挺好的,已经约了xx医生下周三手术了。然并卵,胎心监护应该是好的,但我还是被收监了,而且是直接收在了产房,和一群准备顺产的妈们待在一块儿,医生说要观察我一阵子,fine!

 

我被安排在走廊上的一个病床上,因为肚子实在一点都没有痛的意思,只有一阵阵的假性宫缩,医生每次来摸我的肚子都在发硬,让他们怀疑我是不是已经发动了,不过我还是坚持否认的了。12点半进产房观察,只听到旁边待产室里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但倒没看到有产妇被推进手术室半路开掉,几个宫口开的比较大的,就找家属进来陪产。令我惊讶的是,原来魔都的医院是可以选择自己处理胎盘的,当时让我选择,我犹豫了一刻,还是选择了放弃自行处理,要吃自己的胎盘,好像怎么想都有点恶。大概两点左右,我心想,今天估计是剖不了了,准备回我的22号病房带着吧,争取撑到周一,还可以多补两天血,这个时候门口的急诊有开始着急打铃了,被推进来一个15岁的产妇,从来没做过产检,一进来宫口全开,护士们一推进待产室,10分钟就生了个娃出来,准备找家属签字和看娃的时候,叫半天都没人认领,据说男友17岁,送过来可能就撤了。

 

产房的时间过的真的超慢,我一直靠手机远程遥控张博,听说wuli公婆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如果今天不生,那岂不是有些尴尬。肚子仍然没有痛的意思,我本来就是不动产剖宫产,应该就是不痛的吧。大概3点左右,隐约听到一个产房医生正在打电话确认要不要把我开了,原话大概的意思就是相比半夜突然发动开掉,还不如现在开掉算了,反正都是落到急诊医生头上的任务。Oh no,我可是挂了n久的VIP号,找了个自以为靠谱的副主任医生约了手术,plus待产包我自己都没怎么检查过,最糟糕的是,今天是急诊,没有镇痛泵!Anyway,我怎么可能说的算,接着就让我签了一堆东西,又拿出去给老张签了一堆,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术前准备,一直待宰的羊准备好了。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是谁,只记得办公室出来了两个年轻医生,勾肩搭背的告诉我,走手术去,Let’s go!我说:“我也要去吗?”“当然,不然给谁开?” 就这样,我们仨勾肩搭背的进了那扇自动门。

 

我乖乖的爬上手术台,比我印象中的手术室稍微没那么冰冷一些,大家开始忙碌起来,其中一个医生给我插了导尿管,再一会儿,就进来了好多年轻医生or护士,然后还有一个30出头的男麻醉师。此男动作尤其迅速,给我打好留置针,血压器,很快就开始打麻药,感觉医生们都没准备好。因为是第二次挨刀子了,大概心中有数是个什么程序,当天鼻炎严重,我祈祷别呼吸不上就行。也是一瞬间,估计我的肚子就开了,然后医生就开始聊天,“哎哟,粘连这么厉害啊,都粘在一起了,这个剪掉,这里,还有这里……”。这和挨第一刀的时候可不一样,记得当时医生就说我皮下脂肪少,娃一下就出来了。就这样,开子宫之前大概就搞了半个小时左右,期间麻醉师还站起来看看,我心想:是不是连他都觉得慢。“再接着,娃就出来了,”哎呦,这么多肉啊,胖的来。“我听着,娃的哭声不算太响亮,听上去像是嘴里还含了不少羊水的哭声,好了,赶紧给我缝合吧。其中一个胖胖医生应该主要负责婴儿,洗干净,给我看了下小jj,确认性别,然后亲了一下,比起再一次做娘的感动,我的内心真正的os是:快点给我缝合,老娘贫血啊。等娃出去以后,又开始了更为漫长的缝合过程,以为这次肯定能把我的囊肿拿掉了,没想到子宫关上以后,俩医生在我肚子里拨来拨去,最终结论是:啥也没有。对了,我的补液盐水没了,居然是我提醒的麻醉师,怪怪。就大概在检查囊肿之后,我突然开始觉得胃难受,恶心想吐,就和麻醉师说:”我想吐怎么办?“”吐啊,随便吐,头侧过去吐就行。“接着我就开始干呕,除了上身呕以外,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动,天啊,到底手术结束没。医生解释说,原来是给我术中打了一支缩宫水,反应比较大,属于正常,gosh!看我呕了好几次,医生觉得有必要赶紧关舱门了。最终俩医生闲聊结扎的事儿,”就这肚子,再扎输卵管,肯定落下一堆病,你就千万别怀孕了,意外怀孕也不行。“真是想哭,老娘下辈子投胎做条狗好了。在我确认了n次还有多久的基础上,基本好了,最后一道工序就是订钉子,我就听到那个订皮机咔嚓咔嚓的,”这里来一下,那里,还有这里。“估计有个20几下咔嚓生,大功告成。期间医生们还接了个外卖小哥送餐的电话。

 

我被推出了手术室,又来到了那个走廊里的床位留观俩小时,俩小时里,给我挂了催产素,感谢麻药,在没有镇痛泵的情况下,如果在麻药退了以后给我挂催产素,估计我会想死。Even麻药没有怎么退,我都能感受到宫缩的痛。慢慢的,我的脚能动了,肚皮上不是麻麻的了,仰天躺着,默默继续听着产房医护人员们的对话,太淡定了。大约7点半,我被推出去了,麻药也退的差不多了,推进普通病房一看,居然是一张比手术台还窄的加床,更不用说再加放一个娃了,实在不行,我们临时换到了单人间,虽然奢侈了一点,但庆幸这天还是法定假期,临时还能有房吧。安顿结束后,等待我的是两天痛得要命的宫缩,以及执意要纯母乳,导致宫缩更厉害的本娘。

 

今天已是第10天,痛的感觉也快忘了,肚子上的钉子也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被硬拔掉了,我和多乐在月子中心相互为伴,到现在他还是乖乖的只是睡觉、喝奶、大便。仅以此文,纪念此生最后一次生产,每个有勇气当妈的女人都是战士,Salute!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