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人在囧途【十一】

C家记忆2021-10-11 16:34:48

今天度过了在上海

第一个不用加班的周六

然而并不愉快

具体发生的事在后面的囧途里会讲


洗了积攒很久的

脏的和干净的已经搞混的衣服

收拾了一个多月看不顺眼的头发

下雨不回家收衣服

却过家门而不入地

去了一家饭馆

吃得好满足

回家的路上自忖:

这一天

还缺一杯治愈的咖啡



        虽然吃了好吃的牛蛙,但吃得过程因为房间太逼仄而有些些的痛苦。饭盒根本摆不开,想坐下椅子也拉不出来……总之一顿饭吃完,我觉得对那个房间的考察和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我又翻了翻订房的软件,心里拨了拨算盘。最后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在这里住一周那么久。明天就搬回去!但之前住的商务大床房的确跟预算差太远了,换成特惠大床房吧。


        想跟曼哈顿的前台咨询如何办理提前退房,然而床头柜上的电话就是个摆设——你说你房间这么小,电话不能用干嘛不拿走呢?我披衣下楼,直奔前台。值班的服务员说,你跟携程达成一致就行,我们不管。


        于是致电携程的客服。对方说,即使此刻通知,明天一早就搬离,明天晚上的房费也会被扣掉。我问为什么。对方说预付的协议就是如此。我说,预付的协议明明是今晚不能准时入住的话扣掉今晚的钱。我今晚入住了,并没有爽约。提前一天跟你们打招呼,完全不会影响明晚房间的售卖。但他坚称协议是无论哪天搬走,都会被扣除当晚的房费。


        我当然知道这是赤裸裸的霸王条款,无耻至极。而且,我几乎可以猜到第二晚的房费应该一分都进不到酒店的账上。但我不想再耽误时间,最后说,OK。我只求赶紧离开。


         吸取了前一天被恶心出租车带着瞎绕的教训。我这次做好准备不管多累,也干脆自己拖着行李走回去算了。短短一公里的路,中间歇了无数次。


        重新住回原来的酒店,只是房间不再有窗。但其他一毛一样(我一个一天工作12小时的人,有没有窗对我来说有什么差别?)。我瘫倒在床上,深深地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离开曼哈顿之前,我在大约11点半扒拉了几口米饭——前一晚外卖没吃完的,还有麻婆豆腐。在曼哈顿住的仅有的那一个晚上,还预约了第二天下午的健身私教课。在我躺在特惠大床房眯了一觉之后,起身换上运动服运动鞋,出门健身去了。(我的确是个神经病!)


        我团购了3节私教课,那个健身工作室就在酒店门口拐过去大约20米的地方。小小的二层空间,简单却不简陋。二楼窗外是春天的树叶,把微暖的风吹进来。


        教练在询问了我的锻炼情况、基本资料等之后,给我做了一个教学计划,包括腹部核心训练,弹跳、拉筋之类的。我在开始跳了没两趟格子之后,觉得开始发晕。赶紧坐下休息,教练还给了我一块糖。休息得差不多,重新开始。当做了不到半组提着壶铃深蹲的训练后,我眼前发黑,出虚汗,四肢感觉一圈一圈地放射电波,变麻…… 教练赶紧给我拉了张垫子,让我躺下了。


        这种症状我并不陌生——从小学毕业那年暑假,我开始人生中第一次晕倒。之后的初中、高中、大学、工作后,这种情况不规律地发生。每次发作的时间不长,一般也就几分钟,但很吓人。而且,不发作的时候验血压血糖也全都正常。如果要说规律,只能说大姨妈的时候,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更高一些。


        反正一堂私教课被我搅得七零八落,教练的教学计划完全不敢继续实施。我后来又做了什么简单的动作自己也不记得了。下课后本来可以在那里淋浴,我也不大好意思,穿上外套就到一旁的福州路浪去了。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