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镜花水月(二)

麻城微文学2021-01-11 13:12:01

镜花水月(二)


  小梦就这样睁着双眼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等待着天明。天终于蒙蒙亮了,小梦转过身去,和王林脸对着脸。这时候的王林呼吸均匀,轮廓鲜明的脸让小梦觉得既可爱又可怜。王林有着一张令女人着迷的脸,却活得这么卑微。小梦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想抚摸一下这个男人的脸。正在这时,王林突然睁开了眼,因为没有心理准备,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了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王林努力回忆着说。

你昨晚喝得烂醉,我没有办法送你回家,只好带你到宿舍了。小梦尴尬地说。

……那昨晚我对你没有做什么……什么不敬的举动吧?

没有,你昨晚睡得像个死猪呢。小梦说着,脸颊上飞起了两朵红霞。

小梦揉了揉酸麻的胳膊,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王林,王林把小梦付的酒菜钱给了小梦,连声感谢。

小梦说:大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嫂子不定会怎么着急呢。不过,你还是考虑一下,看怎么自圆其说。

王林梳理了一下头发,整了整发皱的衣服,走出了小梦的宿舍。

早晨的空气真是新鲜,操场上,看门的李大爷正在早锻炼,他看见王林从女教师宿舍里走出来,有些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吃惊地张大了嘴。

王林买好妻子女儿喜欢吃的早点,回到了家。女儿爸爸长爸爸短的叫,佳实铁青着脸坐在沙发上,对王林说:快说,昨晚和哪个狐狸精住在一起?王林忙陪着笑脸说:我哪有那个胆,昨晚喝多了,住在学校了。佳实愤愤地说:以后放学给我早点回来,老实在家呆着。要是还有下次,看我不休了你!

日子就这样平淡着,转眼,小梦在学校又过了三个星期了。这三个星期里,王林耐心地引导小梦上好每一节课,王林的帮助,让小梦很是感激,从心底对王林油然而生敬意。那次宿舍里一张床同住一夜,小梦时常想起来,心里竟然有些甜蜜。

一天早上,王林到班里转了转,没有看见小梦。要是平时,小梦早就带着学生早读了。小梦干什么去了?不会是睡过头了吧?王林来到小梦的宿舍前,探头向里面张望。看见小梦闭着眼躺在床上,王林喊了两声,小梦还是一动不动。

他的手触到了她额头,滚烫滚烫的。王林忙找来了退烧药,化开来喂了她喝。她烧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王林近在眼前的脸,突然地就泪流不止。

王林又找来湿毛巾,敷在小梦的额头上。满是关切地对小梦说:小梦,我送你去医院吧。

小梦抓紧王林的手,拼命摇头:大哥,我不去,我不去医院。”25岁的她,竟然对医院有着莫名的恐惧。

王林买来水果,牛奶,天天来照顾她。小梦看着王林熟练地削着苹果,心里充满了感激,她用异样的眼光望着他,心里竟突发奇想,要是自己的烧永远不退该多好。

在王林的照顾下,小梦的烧终于退了。可王林哪里知道,小梦身体的烧退了,她心里却从此发起烧来。

走出小梦的宿舍,周围是莫名其妙的眼神,因为看门的李大爷的那张破嘴里正播着评书,满天飞的谣言正在学校里以光的速度传播着。

王林走进语文组办公室,语文组那个色色的王老师咽着口水说:你小子,哈,看不出来,还有老牛吃嫩草这一癖好。

王林尴尬地走出语文组办公室,转角处,小梦波光流转地看着他,两人心照不宣。

星期三的早上,学校办公室李主任来通知王林,学校决定让王林参加市区语文教学骨干培训,时间是一个星期。

   王林回去准备行李,把要出去培训的事情告诉了老婆佳实,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佳实撇着大嘴说:一个破教师,钱拿不多,破事真不少,要求真是多。年年培训,培训出个啥?还不是一样教那破书,还真看成是出国留学呀。去吧,去吧,没有你我一个人在家还落得个清静。

王林来到学校叮嘱小梦上好课,就坐车来到了市区。

一个星期的培训转眼就要结束了,在这几天里,每天晚上,小梦都要给他发信息,告诉他班里学生的情况。两个人利用手机聊得很晚,很投机。其实,王林很喜欢小梦的美丽大方,善解人意。在王林的心目中,自己有家有室,根本配不上她,但,他也能感觉到小梦对他的感情。

培训结束前的一天傍晚,王林走出旅馆的大门,想到街上转一转,刚走出旅馆的大门,小梦笑眯眯地站在他面前,亲热地叫着王大哥。王林很诧异,说:你怎么来了?小梦歪着脑袋看着王林怎么,不欢迎?我怎么就不能来?我想你了。王林尴尬地笑了笑,眼睛盯着别处,不敢看小梦一眼。今晚,我要住在你房间。王林连忙说:不可,不可以,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床怕什么?我们不是在一张床上住过一夜么?可惜,那一夜你睡得像猪一样。今天晚上,我们再复习一下王林的脸涨得通红,忙躲开小梦炽热的眼神,笨拙地说:不行,不行!小梦哈哈地笑着:看你急的,我和你开个玩笑,本姑娘可不是那么轻浮的人。不过,我今晚没有地方去,你帮我开个房间吧。王林来到服务台,在他的隔壁为小梦开了一个单人间。

晚上,小梦来到王林的房间,两个人面对面交谈着,从王林的嘴里,小梦知道了王林的生活。佳实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一点也不珍惜他,动不动就对他歇斯底里。有一次,他偷偷接济住在乡下的父母,被佳实知道了,大闹一场,佳实还打了他两个耳光。还有一次,因为上面要视导检查,王林加班整资料回来晚,佳实把门从里面反锁,王林叫了半天门,她也没有开。王林只好回学校和同事一起住,让同事笑话了一个星期。一日三餐,通常都是王林做,王林知道佳实忙着挣钱,所以一有时间就做家务,无怨无悔。但佳实认为,这些都是应该的,谁让他平时不能赚钱。有一次,一家三口正在吃饭,王林接到学校的电话,让他到学校有急事。临走的时候,王林对老婆说,等她和孩子吃完,把碗放在盆里,等他回家刷。可等下午王林回到家的时候,盘子、筷子、碗都被佳实扔到了垃圾堆里。他曾想过离婚,但因为孩子,勉强地凑合着过。小梦听了王林的诉说,暗暗为眼前这个男人难过,但自己又能为这个男人做什么呢?

小梦叹了口气,沉默良久,突然说:大哥,我可以抱抱你吗?王林忙说不可。小梦又说:妹妹不可以抱抱哥哥吗?王林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小梦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她陶醉了,闭上了眼睛。王林抱着小梦,吮吸着年轻女性身上散发出的青春的香,竟有些心猿意马。佳人在抱,温香软玉,呼吸如兰,王林情不自禁地把双唇凑了上去,小梦突然睁开眼,笑着说:坏哥哥,你想干吗?王林突然惊醒,满脸通红,正想松开双手,房间的门突然洞开,闯进来几个扛着摄像机的彪形大汉,为首的一个大声说:把手放到头上,到外面接受调查。

王林和小梦被推搡着走出门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厅里的墙角处,蹲满了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原来,这是一次扫黄行动。小梦早已花容失色,王林心里暗暗叫苦。

  中国的警察平时处理别的事务出警的速度忒慢,但是抓这 些失足女被公认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警察。王林和小梦出示了身份证,解释了半天,那个严肃的警官还是半信不疑,带到警局做了笔录,方才放回。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言不发地坐上回家的车。

小城电视台,正播放小城新闻:昨晚,我市警方开展了扫黄春雷行动,抓获了百多名****的男女。王林和小梦抱着头赫然出现在他们中间。

早上,佳实照例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城新闻,看着看着,她怒气冲天……

两个小时后,王林和小梦下了车,王林拿着行李直接回家,小梦拎着包回学校。

刚走到学校门口,小梦被两个凶神一样的女人拦住了,是佳实和她的妹妹。佳实二话不说,冲过来就给了小梦两个耳光。 小梦意识到今天的事情不妙,赶紧用手去拦挡她又袭击过来的巴掌,头往后躲闪想避开她那要落在脸上的巴掌,想尽快逃离这是非之地,头发却被佳实的妹妹从后面一把抓个正着,因为没有防备,小梦被拉扯得双脚失去重心仰面重重摔倒在地上……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