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年后后后后后八戒

鲸舟2021-10-11 07:15:11

春节前后长假,东拼西凑有一个月,从腊八开始,伙食愈来愈好,油辣牛羊,一肚肥肠,一脸大包。早晨没有,醒来只见当头正午,大吃一顿带点饱困,又须得补个午觉。作业不见,应酬不见,鱼肉狗友邀约必到,往各大舅舅家拜年领利是必到。丫的,一副油腻青年典范跃然纸上。


假日在汤圆节来临前戛然而止。有一夜,找了一碟花生米,刚开一瓶红酒,一个电话打过来,“明天早上八点半回来,不要迟到。”


我靠,忙赶回家睡觉。在楼下便利店借空气清新剂洒外衣内侧,买一包绿箭,五条一块嚼。我妈鼻子很灵,甚至可以分出我隔壁桌喝的百威还是青岛。有时候几近巫妖,对我说:“今晚的女孩子挺好的,淡薄荷香型,挺纯的。嗯?你嘴里咋一股薄荷味。”


上周有姑娘约见,本来已经定下来,一块去看《黑豹》,再坐下,做倾心之谈。当下在某大商城上厕所,洗手时窥镜,对面这逼是谁?头发可以养鸡,脑门油光锃亮,眼圈乌黑,随机生成的红肿大包满面,双下巴层叠,腹肌改装成腩肉。赶紧捧水洗把脸,即刻发信息回复姑娘——下周家族聚会,改日我约你。


必须要做点措施挽救一下了,自拟“八戒”,以防做下一个二师兄,在高老庄被猴打出去。

 

戒一,油腻。肘子不能吃了。奶奶炆的红烧肉香呐,闻闻就好了。煮牛腩必备的五香八角桂皮,全送邻居王叔了。能白水煮青菜就不下锅加蒜蓉了。买好几个牌子的几包榨菜,天天去饭堂打最多的饭。一寸换一寸,还我婀娜。

 

戒二,辣椒。老家在山里,路遥雾大,炒菜煮饭必放辣椒,穿堂风从山林里来的时候,腿肚子才能不抖。回城里,沿海温暖,阳光明媚,吃辣照旧,聚餐时常鄙视鸳鸯锅,微辣是最后的妥协。这下坏了,一吃就见功,上窜脸下跳肛,芦荟消不掉大包,王老吉保不住屁眼火辣。戒掉,憋着,回山里再吃吧。

 

戒三,牛。咖喱牛腩,牛筋软糯,配三大碗米饭。水煮牛肉,香辣兼备,搭两碗捞面条。USA西冷牛扒,黑椒汁浇上去,吱吱冒烟。打住。当下一时口腹爽,每每长包,屡尝屡丑。牛肉性热,我是根上的南方人,吃了受不住。同时很爱牛,从前在尼泊尔流浪,人人信佛,每当老黄牛在街上卧晒太阳,全城必然交通瘫痪,大家走着去该去的地方。

 

戒四,羊。胃里最舍不得羊。记得一年过冬,师兄弟们去老师家吃饭,吃老师冰箱里从内蒙空运来的,片儿羊肉。等不及解冻,把水煮开了,一块两斤往炉里放,煮散了捞起来吃,蘸韭花酱。喝点除夕剩下来的茅台,一人吃了三斤三。还是要戒,理同牛肉,吃了血热,长包,见不了姑娘。

 

戒五,不动。肉吃多了犯困,想瘫着,不动,睡过去。阳光太好,顶着太阳剧动,太像受刑,不动。夕阳落下去,绕着公园跑,穿过一个个广场舞队,遭小老太太白眼,城乡结合部音乐太响,更像受刑,不动。肥腻一圈圈堆上来,简直一群勤劳的屎壳郎。换上经典的红勾回力鞋,下午四五点,绕着区政府跑,人少、安静、没有危险,找不到借口不动,争取把小蛮腰找到。

 

戒六,迟眠。从前八九点肯定困的小伙子,现在八九点才算夜场开始。太多的去处可以消磨快活的时间,唱歌在丽歌宴,跳舞在迪斯厅,在街边吃重辣的串儿喝玻璃樽老青岛,七天速8大床房。在长辈们眼里,晚上不回家睡觉约等于一切暗面。在家看个电影,翻两页书,早点洗洗上床,代表乖巧与和平睡去。带着一张白净的素颜清醒,照耀四方。

 

戒七,妄语。说瞎话不好,又不是战国纵横家,吹牛讨不了好,经常坏事。吃饭跟老妈聊时政热门,常常不出半个小时,把自己最近干了什么坏事全交代了,过两天,需要欺瞒的时候,后悔莫及。和姑娘一起坐着也是,她对面原先明明坐着一个有理想的好小伙子,讲着讲着故事,就开始面目狰狞,匆匆找借口拎包逃离。捶胸顿足,决心戒断。

 

戒八,悟空。饱暖淫欲后,思想粘稠得像一条鼻涕,冻结在时间线上,浮现很多不明白。从哪来的?母腹还是空虚。要去哪?轮回或者天际。孙悟空煞气太重,从南天门砍到凌霄宝殿,法号悟空,要他想想不明不白的,不要整天沉溺于激素带来的幻象。生而为人,朝九晚五三点一线,本身就太容易看清楚真相,再要自证存在,搞统一俗世经验和规律的研究。还不如活在澳门或者拉斯维加斯,千金一掷不问缘由溺死红尘。爱因斯坦反复告诫热血青年,千千万万不要想什么终极问题,想想就会把自己绕进去。

 

八戒已定,等到好看点。再约好姑娘下个月看那场新出的电影,做倾心之谈。至于油辣牛羊、终日瘫睡、熬夜蹦迪、瞎吹怪力乱神、寻找终极意义,就等见完心里的姑娘之后,嗅见她那天的香味,是留兰香薄荷还是青苹果之后,再做决定。



原文成于三月初,投给某个大公众号,妄图小赚一笔添置一点器具玩意。不成。于是沉在文件夹里。今天好友日青姐姐来问,为什么最近没有文章看。于是推送。原题《年后八戒》,现在只能是年后后后后后八戒了。


习作如此,见笑,爱你。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