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两大美女校花竟为我争风吃醋,一个出500W,一个要以身相许…

女人要懂得那些事2020-09-15 16:50:15

第一章.你不配怀我的孩子

蓝馨站在医院走廊上,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远处,萧暮云正蹲下身一脸温柔的和韩梦雅说着什么,说完,在她额头上亲昵的落下一吻……

结婚三年,他从不曾这样对待自己。

蓝馨心头刺痛,控制不住的冲到那两人面前,“你们在做什么!”

拔高的声音听上去是那样尖利,像个妒妇。

萧暮云气定神闲的看着她,反问:“你跟踪我?”

“我没有!”蓝馨大声否认,一手指着韩梦雅,“还有,我倒要问你,你跟她卿卿我我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才是你的妻子!”

闻言,萧暮云挑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当初要不是你们蓝家耍手段,我娶的人怎么可能是你?”

蓝馨咬了咬唇,是啊,她怎么忘了,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是韩梦雅,当初要不是那件事,他也不会答应娶她。

韩梦雅楚楚可怜的坐在轮椅上,“蓝馨,你误会了,暮云哥只是顺道送我来检查,你放心,我现在真的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说着往后缩了缩,一副视蓝馨为洪水猛兽的样子。

好个顺道!

同一屋檐下,她晕倒在家几个钟头,无人过问,而他们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却说什么顺道送她来检查?

蓝馨红了眼眶……

萧暮云冷冷盯着她,“把手从小雅面前拿开!否则,我立刻让人剁下来,祭奠她的腿!”

“我说过,她的腿这样,不是我做的!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信?”

辩解的声音带着哭腔,蓝馨委屈至极。

萧暮云却面无表情的说:“的确不是你做的,因为是你找人做的。”说完,再不看蓝馨一眼,直接推着韩梦雅离开。

蓝馨死死攥紧拳头,眼泪夺眶而出,萧暮云冷硬的背影,在她眼中逐渐变得模糊……

这时,医生急急走过来,“蓝小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蓝馨重重抹了把泪,转身,“检查结果怎么样?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医生有些犹豫,“你家属……”

“不在,你就直接告诉我吧!”蓝馨倔强的道,带着浓浓鼻音。

医生皱了皱眉,简明扼要的说:“你脑部长了一个肿瘤,建议尽快手术。”

“你说什么?”蓝馨瞪大眼睛,脸上惨白一片,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要是不做手术呢?”

“乐观的估计最多一年,手术有三成机会,不过会产生一些并发症……”

五雷轰顶也不过如此。

医生后面的话,蓝馨已经听不清了,她双腿发软,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独自回了家……

家,不过是一栋空荡的别墅,有时候,蓝馨觉得这里更像一座坟墓,没有一丝人气,将她活活埋葬在此。

失魂落魄掏出手机,她想给萧暮云打电话,可直到电话自动断线,那头也始终没有人接。

蓝馨无力的滑坐在地上,抱着自己放声大哭……

她和萧暮云结婚三年,除了在床上,他们之间几乎零交流,甚至每次事后,他都要亲眼看着她把药服下,以至于三年过去了,她还一无所出。

他说:“蓝馨,你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蓝馨将手抚上小腹,神情落寂……

外面的天渐渐暗下来,蓝馨动了动僵硬的腿,突然听见外面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随后,门锁转动,萧暮云一身酒气出现在门口。

第二章.不要行不行?

“暮云……”

蓝馨急急迎上去,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她整个人向前栽倒,眼看就要扑到萧暮云身上——

萧暮云手一挥将她推开,十足的厌烦,“萧太太就算再贱,也不用一看见我就扑上来吧?”

蓝馨晃了晃,手肘重重撞上柜角,痛得她抱着手臂连连抽气。

萧暮云只当视而不见,径直越过她往里走。

“去倒杯水过来。”磁性的嗓音,命令式的口吻。

蓝馨鼻子微酸,深吸口气转身倒了杯水递给他。

萧暮云撩起狭长的眼眸,淡淡瞥了她一眼,语气嘲讽,“你说,蓝伯父要是看到你现在这幅伺候人的贱样,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

心口一窒,蓝馨定定望着萧暮云,不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口中而出。

她眼含泪水,“你恨我,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冒犯爸爸,他毕竟收养你一场……”

“够了!”

萧暮云手一挥,直接将她手中的水杯打翻在地,整个人阴鸷无比,“养我,又毁了我,难道要我感恩戴德?让他宝贝女儿活着赎罪,就已经是我仁至义尽了!”

蓝馨望着那一地狼藉,再也忍不住眼泪,她只有死死咬住嘴唇,才不至于呜咽出声。

三年,她原以为自己早就麻木了,但每次,她仍然被他伤得体无完肤。

萧暮云看着她,心头莫名烦躁,他冷哼一声,起身大步往楼上而去。

蓝馨立在原地,眼泪肆意流淌……

良久,她才蹲下身拾捡那些碎片,手指一度被划破,血从伤口泊泊冒出,但她脸上却没有丝毫痛楚。

对她而言最痛的是心,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收拾干净回到楼上,才刚进房,就被萧暮云拖进了浴室,大手几个拉扯,她身上的家居服瞬间在他手下变成碎布,里面姣好的躯体在灯光下莹白一片……

萧暮云目光深黯,喉结上下滚动。

蓝馨光身贴在冰凉的瓷砖上,忍不住瑟瑟发抖,“不要行不行?我今天不舒服……”

萧暮云覆在她后背,两人紧紧相贴,严丝合缝,他的体温让她不再瑟缩,但他的话却再度让她感到了透骨的寒意。

“我想上你,难道还要管你舒不舒服?你有什么资格?”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他狠狠的占有了她,那疼痛令人头皮发紧。

她实在疼得受不住,红着眼低低哀求,“暮云,你慢一点……”

男人不予理会,誓要将她生生撕裂一般。

蓝馨疼得直闭眼,一声声隐忍的闷哼无法抑制的溢出,她打着颤将双手揽上他颈项,尖瘦的下巴抵在他肩窝,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疼痛,才不会在欲/望的悬崖坠落……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怎么收都收不住。

萧暮云狠狠掐住她的脸扳向自己,“收起你该死的眼泪!”

蓝馨望着他,声音凄楚,“暮云,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

第三章.萧暮云,我们离婚吧!

“爱?”萧暮云脸上一片阴翳,眼神像两把刀子,“你也配?”

一个翻转,他不顾一切的将她压在浴缸里,眼中充满了恨意。

就是因为她爱他,他的人生才会如此糟糕,就是因为她爱他,小雅才会被害得那么惨……

萧暮云死死盯着身下泪眼涟涟的人,这个自私恶毒的女人,她可真会演啊!亲手毁掉别人一生,却还能心安理得扮无辜,扮深情……

该死!该死!该死!

“啊!”

男人疯狂的嘶吼,犹如困兽,无论怎样发泄也难消他心头的恨。

蓝馨在他身下瑟瑟发抖,后背在浴缸上来回磨蹭犹如着了火,身上背上无一处不疼痛,她咬紧牙关硬生生承受着,嘴里一片苦涩……

当初,为了让她如愿嫁给萧暮云,是爸爸设计让他们躺到了一张床上,她最后确实如愿以偿,可就在结婚前一晚,韩梦雅却中毒进了医院,虽然捡回一条命,但她的两条腿却从此没了知觉。

从此,萧暮云恨透了蓝馨,因为他认定,指使人下毒的是她。

新婚夜,他将她绑在大床上,用一根冷冰冰的鞭子,疯狂抽打……

“贱人,你满意了吗?啊?”他一下一下的挥舞鞭子,像个地狱而来的恶魔。

她死死抓着床单,一遍遍的求饶,直到她满身伤痕哭到力竭,他才冷笑着说:“这就是你的报应,你让人给小雅下毒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一天!”

她一再的解释,但他丝毫听不进去。

蓝馨不甘心,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过,明明那么爱,她以为能将他感化,以为他总有一天能看到自己的真心。

可三年过去了,他一如既往的恨她折磨她,她的委曲求全,她的全部努力都成了一场空。

如今,她脑子里长了东西,医生的诊断结果,让她再也没什么好期盼的了……

眼泪,不知是何时流干了,蓝馨眼神空洞的望着身上的人,“萧暮云,我们离婚吧。”

闻言,萧暮云所有的动作一顿,像是不认识似的望着她,“你说离婚?”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蓝馨用尽手段,就是为了和他在一起,现在竟然说要离婚?

蓝馨眼神空洞,“对,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不如分开吧?这些年,我也累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暮云一把掐住脖子提起来。

他死死瞪着她,“不可能!想结就结,想离就离,蓝馨,你把我萧暮云当成什么?”

蓝馨抓住他的手,在他身下费力挣扎,“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我都好,咳咳……”

“借口!”萧暮云怒道,手下的力道又加重几分,“我看你是别有用心,蓝馨,我告诉你,我绝不会让你如愿!”

男人目呲欲裂,一副恨不得要她命的架势。

很快,蓝馨脸色青紫,因为不能呼吸,她的挣扎也逐渐变得无力……

眼看她就要闭上双眼,萧暮云这才见鬼一般将她甩开。

“砰”的一声,蓝馨的头重重撞在浴缸边缘,留下一抹血红,瘦弱的身子蜷缩在浴缸里,半天没有动弹……

第四章.别在我面前装死!

见此,萧暮云心头竟无比烦乱,他抬脚踢了踢她,“起来,别在我面前装死!”

但蓝馨没有丝毫反应,苍白的脸庞在鲜血映衬下,犹如一朵开到荼靡的山茶,似乎只要伸手一触,就会随风逝去……

萧暮云神色一僵,旋即将她扶了起来,他晃了晃她,“你给我醒醒!”

蓝馨在他手中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任他怎么摇晃都没有反应,心头一阵揪紧——

“该死的!”

萧暮云低咒一声,扯过浴巾抱起人就冲了出去。

他以最快的速度直奔车库,在他怀里的人轻得令人心惊。

她什么时候这么瘦了?

萧暮云一面重重皱眉,一面发动车子,不知为何,钥匙拧了几次车子都没启动。眼角余光扫过副驾驶,蓝馨的脸色似乎更为苍白……

焦躁的情绪窜上心头,他重重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蓝馨,你TM敢死试试!”

他说得咬牙切齿,拧着钥匙的手却不停。

终于,车子发动,随即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

医院,急诊科。

萧暮云立在走廊上,手中的香烟已经快要燃尽。

站在一旁的护士有心提醒,碍于他现在的脸色,又不太敢上前,所以直到烟烧到手指,萧暮云才收回神。

捻灭烟头,抬手捏了捏眉心,先前那种失控的情绪,仍然在他胸中回荡……

他想不明白,当捧着奄奄一息的蓝馨时,自己为何会这么紧张?明明自己那么恨她,应该恨不得她死才对……

他这是,酒还没醒吧?一定是。

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边摘下口罩边走出来。

萧暮云插在西装裤口袋里的手紧了紧,尽量控制着语气问了句:“她怎么样了?”

医生回:“萧太太暂时没事了,只不过有点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

心头绷紧的那根弦一松,萧暮云轻呼出口气,竟连自己也未察觉。

“不过……”

医生皱了皱眉再度开口,也是这时,萧暮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神色微动,随即接起电话并走向一旁,医生只得就此打住。

“喂?”

接电话时,萧暮云不由自主将眼神落在抢救室方向,蓝馨已经被推出来,正转往病房,脸色如同她身上的床单,一片苍白。

萧暮云迅速扭过头,再不看第二眼。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焦急不堪。

“萧先生,不好了,小雅,小雅吃了安眠药……”

萧暮云脸色一沉,“你说什么?”转而又问:“人呢?”

“已经叫救护车送到医院了,医生说要洗胃……”

萧暮云放下电话,顺手抓过一名护士,“急诊科洗胃在哪边?”

护士浑身一颤,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楼下,“从左面楼梯下一层就是。”

闻言,萧暮云一把将人放开,快步往楼下而去……

他到了楼下,就见洗胃室门口的灯亮着,而韩素芬正搓着手急得团团乱转,看见他,赶忙迎上来——

“萧先生!”

萧暮云脸色冷硬,他向来对韩梦雅这个养母没什么好感,便直截了当的问:“白天还好好的,怎么会吃安眠药?”

“这,这……”韩素芬表情犹豫。

萧暮云冷冷一声,“说!”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