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每个设计师都该了解北欧设计:神话还是现实?

BAT2020-10-30 15:20:58

起源


1951年,在伦敦的希尔斯(Heal’s)家具展厅举办了“北欧生活设计展”。(Halén 2005)虽然这次展览在全球范围看相当小,它却标志着北欧设计这个词首次被用来描述北欧国家的家具照明设计,从而有助于形成北欧设计的概念。接下来的几年里,大量以北欧设计冠名的国际展览以及对北欧产品的展示让北欧设计牢固地成为设计语汇。


1951年希尔斯“北欧生活设计展”海报原件。作者摄。


众多评论者讨论过北欧设计的概念,(有时被称为北欧风格),并开始成为推广北欧国家设计的一个营销工具。二战后工作在北欧或北欧国家的设计师似乎都有共同之处,不仅在地理上相互连接,而且在设计思路上主题也相关。正如尼尔森(2004)所说,“北欧设计这个词只有大约50年历史。”所谓上世纪50年代的“黄金时代”常常被誉为该设计运动的巅峰,当时从北欧国家涌现了一大批无可匹敌的国际设计符号。(Nelson 2004)在她《新北欧设计》一书的序言中,尼尔森提问说“是否存在北欧设计这样的东西?”她发现“在收集本书的材料过程中,在与百计的当代北欧设计师、馆长、政策制定者以及企业家聊天中最常提出的就是这个问题。(尼尔森 2004)北欧设计的“黄金时代”是范式改变的征兆吗?背后存在导致这种现象的一种方法论或哲学吗?抑或这只是一种营销工具?从没有发表过宣言、纲领或特性,而为什么这么多的北欧设计师和建筑师创造的作品却在主题上相互联系,或者这种联系能随意地赋予他们身上?若北欧设计一词有一个开始的时间,那么它的消亡也有一个时间吗,或者至今仍然存在吗?


北欧语境


北欧(Scandinavia)是位于欧洲上端延伸入北冰洋的几个国家,包括丹麦、瑞典和挪威,语言上有联系。芬兰和冰岛因其紧密的历史、政治及地理关系通常也被纳入北欧国家;给予所有这些国家一个总称“北欧”(Nordic)。就我的目的而言,我会称所有这些国家为北欧,如北欧设计通常指源自所有五国。北欧国家的国土总和比英国、法国和西班牙加起来还要大,生活的人口大约2400万,大部分居住在农业发达的南部,大多数大的乡镇所在地。这种地方性认同部分是因为大部分北欧国家和欧洲其他国家被波罗的海和波的尼亚湾分隔开来,保留着Gaynor(1987)所说的“[其]孤立性和文化统一性”。每个国家都有其独特的认同和景致,应该被分别视之,但是明显有一个集体认同。


Griffiths (2002)说:“尽管北欧人的起源被时间淹没了,而且一直是分歧和争议的主题,但是无疑从语言学的观点来看,丹麦人、瑞典人和挪威人是密切联系的;芬兰人完全不同。丹麦语、瑞典语和挪威语的相似性使得这些人群可以相互理解、相互合作。对芬兰人来说,任务会更加艰巨,即便他们决意和北欧的态度、价值观及政策相靠拢。”[v]直至上世纪20年代,所有受教育的芬兰人会说瑞典语,尽管在1917年独立后越来越多说芬兰语。


北欧艺术和设计的起源


16世纪30年代的宗教改革改变了北欧的路德教。(Steffensen 2007)从17世纪初开始,北欧的装饰风格基本处于外部文艺复兴的影响下,由旅行欧洲的年轻贵族带回到北欧,特别是丹麦。(Derry 1979)18世纪时,一股本土的北欧新古典主义开始发端,经由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1746-1792)的宫廷蔚然成风。它成为主要的家具风格,渗入到北欧社会,至今仍有影响(Morley 1999)。19世纪的比德迈风格、青年风格和维也纳分离派运动影响了北欧家具的演变,尤其是在丹麦和瑞典(Morley 1999)。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早期之间对北欧家具设计影响最大的是民族浪漫主义。在芬兰、挪威和冰岛这要归因于大众想要表达帝国及帝制霸权下受压制的本土的文化民族认同。丹麦和瑞典的民族浪漫主义兴起是由于其分别丢失了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和芬兰(Bony 2005)。这既和英国工艺美术运动交织在一起,也和北欧新古典主义重叠(Morley 1999),尽管着重点各有不同。


家居收藏中的Eliel Saarinen的椅子,1903。椅子取自芬兰卡累利阿艺术传统,成为民族浪漫主义汲取灵感的源头(Fiell 2002)。


何谓北欧设计


“当今的北欧设计研究,”Beer写道(1975):“是一门有着坚实的设计原则和可靠艺术品位的基础课程。它有全球性的吸引力,能够和其他时期及风格和谐相溶,并且适应当今生活。其核心在于坚持认为,有用的物品应该不仅结构坚固,而且形式美观。”


“传统上,北欧设计总是和设计简约不繁杂,重功能和民主做派联系在一起。这些特征必须要放在近来现代主义的研究中重新审视的。不管怎么样,北欧设计提供给我们一个范式以便理解现代世界的形成,而且我们认为这对全世界的人仍有意义。这个概念一直是过去50年学术讨论、启发展览活动以及确定议程的基本主题。(Halén 2005)


北欧设计概念可以被视为相当无定形、无定性的。“设计”这个词借自英语,1940年才进入瑞典语中。“设计”这个词融合了瑞典词语formgivning(给与形式)和slöjd(工艺),是一个包含工业产品到工艺的总括性概念(Jonsson 2005)。北欧设计常常被用来描述一种特定的设计类型,是Nelson (2004)认为的“黄金时代”以“功能性、稳重、平等、美观”为代表的。像墨菲所说的“社会责任感和解决伦理问题”也应该和移情特性一样被纳入北欧设计的特征中。设计师常常想以清教主义价值观[vi]关联的人文主义精神迎合大众需求,这可以追溯到路德教(Salamon 2005) (Bony 2005)。在用料上明显讲求灵活性和功效性。Gaynor (1987)说:“在资源相对稀少的土地上,简洁的解决方案是最好的。”有机的形式通常启发于自然,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像Fiell (2002)所说,这种亲和性趋向“自然世界而非机械世界,让Alvar Aalto 和 Arne Jacobson 到 Jens Quistgaard 和 Tapio Wirkkala等设计师去探索有机现代主义的概念,并成为北欧设计的主要课题。”


Tapio Wirkkala设计Marti Linndqvist制作的层压白桦盘,1951,集中反映了他对自然世界的敬意。


许多20世纪中期的北欧设计师都曾受过包豪斯流派发展的影响,但包豪斯的设计表现形式被认为太质朴,北欧设计师一般会把他们融合为一种功能主义形式,一种软性的现代主义的核心是人道主义价值观(Fiell 2002)。正如Falvey指出的:“与北欧设计同义的一个词是‘人文主义设计’;两相比较不仅是因为产品具有生活便利性而且因为背后的哲学是少自我、以实际方式让生活更美好。”北欧国家高水平的工艺部分可以归功于19世纪末相对晚近的工业化没有破坏手工艺技术的根基,以及手工艺行会的强烈传统。这种手工艺基础经由设计师和手工艺人的密切互动而有助于生产出适应工业生产的高质量产品。北欧设计概念的兴起部分经由手工艺传统的工业化过程,在汉斯·瓦格纳、Peter Hvidt & Orla Mølgaard-Niesen 以及 Kerttu Nurminen的作品中可见一斑。


汉斯·瓦格纳,551号模型,1949,由于1960年CBS与约翰·肯尼迪的总统辩论而被捧为“椅子”。这把椅子的形式取自手工艺做法和家具制造,是工艺使用成为北欧设计中心主题的典型。(Feill 2002)


“为了实现一个特定目的只对那些绝对必要的元素进行逻辑排列的本质主义设计思路——由于材料短缺而被北欧设计师和制作者实践的,成为北欧设计的一条重要原则,这在当代和最好的工业制造方法产生呼应。(Feill 2002)


设计涵盖许多领域包括应用艺术、工程及建筑。许多世界知名的北欧设计企业都是各自设计领域的先锋。这些公司包括沃尔沃、胡斯华纳、诺基亚、哈苏、Fiskars、伊莱克斯、Bang & Olufsen、Luxo、爱立信、乐高以及萨博,都是以其引人注目的产品和工业设计为导向的。许多这样的公司吸收了北欧设计中的概念。北欧设计“运动“完美体现在也常常被视为照明、室内陈设、室内设计、应用艺术以及(次要意义上的)建筑中的一个主题,北欧设计展览让这些产品得到展示。


各个国家的北欧设计思路


 Anker (1970)声称“今天这些国家如此相似以致于他们看起来是一个单一实体——至少从外人看来。他们的人民在族群构成、生活方式、宗教以及社会政治制度上拥有如此多的相似点,共性如此多,以致有人不无理由谈及北欧文化也“。

这种同质性的北欧文化的观点在内部不总是被接受的。Sommar(2003)指出“从北欧国家来看,各个国家之间的区别比共同点要大”。对北欧的一种外行看法,可能掩盖了北欧各个国家。这种掩盖可能部分要归因于他们的设计输出总是被集体评价,有选择性地描述其共同点,从而产生一种单一印象,即,其在某种意义上是存在的,但是这种夸大其词把迥然不同的国家潮流简单化了。商品生产的优势中心分布会体现在,丹麦的家具制造业、芬兰的玻璃制造业或瑞典的消费品产业“。诚如Fiell 所言。(2002)


冰岛和挪威工业、基础设施相对较少,直至相当晚近,他们的经济还是贫穷的、人口相对较少,(虽然冰岛和挪威现在拥有世界最高的人均GDP(Petterson 2008)),这使得这些国家在设计输出上无法与其他北欧国家匹敌。因此,北欧设计中只有很少的挪威特别是冰岛的作品代表。教育投资大、设计推广以及政府资助设计学生国际奖学金(2003)都为两个国家的目前设计环境注入了活力。


政治视角


北欧的其中一个制约因素在于共享的政治社会视角。Fiell (2002)评述道:“也许在过去500年间北欧地区最重要的统一性趋势是致力于远离专制建设一个个人的声音、欲望及努力越来越来扮演重要角色的社会世界——维持一个繁荣、现代、民主国家至关重要。”个人权利的重要性是北欧人政治运动的核心,从而形成明显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当下的社会民主自由主义的政治气候。现代的北欧在20世纪初期大约于1920年才开始形成。((Fiell 2002)),所有国家特别是芬兰、冰岛和挪威,都在参与民族建构和确立民族认同,其中设计扮演了主要角色。(Tägil 1995)这种政治视角被认为是现代世界中最进步和最具包容性的东西之一,影响了北欧社会、文化和设计形成的普遍背景。


这种政治观点反映在地区设计输出中,常常在其作品中包含强烈的社会情境。许多设计师工作其中的这种社会情境看起来并非来自于北欧设计师坚持的一套直接的教条,而更多是一种北欧气质的溶合。说这种泛北欧社会政治情境普遍适用于北欧设计或者蔓延于北欧历史当中是不对的,但是它的确对大批的北欧设计师产生了影响,且在所谓的北欧设计中很有影响力。这种政治背景在20世纪中期的设计中最明显,仍然存在于当今的设计作品中。Fiell(2002)如是说:“对大多数北欧人来说,设计不仅是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且是影响社会变革的一种手段。”


 Anne-Louise Sommer(2006)在评述兴起的政治发展相关联的设计认同时说,“设计作品的美学既包含了一种精炼的现代主义视角也集中体现了对不断增长的民主福利国家的北欧理想。”美好生活“的观念浸透在设计中。”人本视角“的理念对丹麦以及北欧国家的设计师都是必不可少的。


很有影响力的“北欧设计“展从1954年开始在美国巡展了三年。Anna Stenros说(1999)”这次展览与冷战的糟糕背景基本一致不是偶然的“,因为展览部分是以政治的方式来体现社会与文化方面北欧(特别是芬兰)都属于西方民主世界的国际社会。(Fiell 2002)


北欧设计的理论支撑


只有少数北欧作家和思想家在帮助确立20世纪北欧设计发展的界限上具有影响力。塑造20世纪北欧设计设计的最突出的评论家都是瑞典人;虽然所有的北欧国家都产生过智识上的讨论,部分来自于实践者和建筑师的作品,通常是由大学和学校来宣扬个人的思想脉络。除了世界大战时期,北欧国家尤其是其首都,整个二十世纪都得益于完善的交通网络,加上国家间语言近似,使得思想沟通便利。


许多思想植根于评论家们对其身边贫困状况的反应,这在世纪末及20世纪早期的北欧非常普遍。Griffiths (2004)在调查瑞典城市贫民的境况时说“对1895年斯德哥尔摩的城市工人的一项研究表明17%住在没有厨房的单间中,42%拥有一室一卫。多数斯德哥尔摩工人一天要工作12个小时“。


也许最重要的最常被提到的与北欧设计有关的作家和思想家是爱伦·凯(Ellen Key) 和格里戈尔•保罗森(Gregor Paulsson)。


爱伦•凯


爱伦•凯(1849-1926)是一位有影响力的瑞典伦理思想家和散文家,出版的作品涵盖社会改革、教育、个人主义和家居。“她的特殊观点“Gunnela Ivanov (2004)总结说”是宣称美和道德上的善之间有一种因果关系,理想的家居环境中有“美的宗教”作为基础,包括家具和厨卫。“在她1899年的文章Skönhet i Hemmet (”家中之美“)中,她谈到设计的本质以及设计师应当追求什么(Lengborn 1993)。在这篇文章中,与威廉·莫里斯相呼应,她提出这个广为流传的术语Skönhet för Alla(美为所有人),这成为许多北欧设计师一句战斗口号,他们致力于成产的家居产品能带来负担得起的美。如凯在”Skönhet i Hemmet“中所说的:”只有买不到丑的东西,美的东西和丑的一样便宜的时候,只有那时为所有人的美才能成为现实。“(尼尔森 2004)


格里戈尔•保罗森


格里戈尔•保罗森(瑞典,1899-1977),建筑师出身,成为有影响力的瑞典工业艺术协会的首脑,在1920-1934年这段关键的时期。Ivanov (2004) 评说:“保罗森的贡献在于他极端反对排他性的精英主义,努力让它适应于一种社会民主思潮,即,对工人和广泛大众来说平等消费。“格里戈尔•保罗森1999年出版的有影响力的小册子《Vackrare Vardagsvara》(日常使用的更美好的事物)中,鼓励制作者关注低收入者,把更好的设计美学融进实用产品中。(Jonsson 2005)


保罗森受到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瑞典民族浪漫主义以及德国德意志制造联盟的影响。他想要一种品位的提升,就像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倡导的那样,但与其不同之处在于他积极热情地接纳现代技术与工业,期待其能启发你的形式、类型或价廉质优大众消费的标准。Jönsson (2005)说:“工艺实践者拘泥于保留本源的成见,事实上整个之前的工艺运动都源自对工业的应对。“


保罗森想包容新技术使得所有人拥有更高生活标准成为可能,同时培育瑞典传统。“在不断增长的工业化环境下,尝试把艺术或形式与经济适用相融合。“(Ivanov 2004)今天的宜家可以认为是一个榜样公司,其哲学部分基于Vackrare Vardagsvara这个词语,并且仍在把它运用到其推广文案中。


北欧设计的早期代表人物


1899年,卡尔·拉尔森(1853-1919)出版了他最有影响的作品《Ett Hem》(一个家),内文是在瑞典Sundborn 的Lilla Hyttnäs他的家中所绘的24件水彩画,并配以文字。《一个家》和后来的著作描绘了理想的瑞典家居和家庭生活,标志着瑞典风格的诞生(Snodin, Stavenow-Hidemark 1997)。Snodin and Stavenow-Hidemark (1997)认为:“拉尔森式理想是朴实无华的以家庭为中心的,在一间简单装修的明亮屋子里就能实现,非常适合现代生活的需求和条件。同时,在Sundborn的真实住宅开始被评论家们重新审视,发现其中包含的许多实际理念和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主导瑞典设计的功能主义密切相关。随着20世纪60年代大批优秀设计制造商的出现,著名的宜家无疑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并从此经由其国际上的成功形成了一个世界市场。(Snodin, Stavenow-Hidemark 1997)


卡尔·拉尔森1898年的画“仓库命名日”,出自《一个家》。这幅画描绘的一种简洁美学已经被众多瑞典和北欧设计所采用。(Snodin & Stavenow-Hidemark)


北欧功能主义的诞生


功能主义或者在北欧称为的Funkis(Kristensen 2007)也许是贯穿北欧设计最重要的方法论,尽管功能主义起源自德国。功能主义的诞生与包豪斯学校紧密联系。1923年包豪斯的奠基人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说到他的学校的教学理念是“艺术与技术——新的统一“。(Fiedler 2000)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强烈影响下,艺术活动应该联系工业实践以获得合用的高质量产品。在1925年格罗皮乌斯说:”一件东西是由其本质界定的。为了设计它以达到好用——一件容器、一把椅子、一间房子——其本质必须首先要弄清楚;它应当完美地服务其用途,即,实现其实际的功能,而且要耐用、价廉且美观。“这段话说出来就是”对基于(实用)物品的功能主义最精当的表述“。(Heinz Hirdina, 2001)这种对“本质” 以及一件产品的功能性的理解成为北欧设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由包豪斯带来的理念相对于北欧气质也许在形式上过分拘泥于欧氏几何学,情感上过于冰冷。许多包豪斯设计通常强势并不迎合人的需求。Reyner Banham在1950年评论包豪斯说它是“一种非命定性的功能主义“。Fiell (2002)评论道:”由于执着于机械美学,现代运动从未能在北欧站稳根基,但是他们的设计师在其目标上是一致的,包括创造精心设计的民主的日用物品。包豪斯纯粹简化的功能主义所缺少的人文主义正是[一直是]北欧设计的关键特征。因此,可以理解正是北欧设计师首先给以世界一种更加亲和而不教条的现代主义形式,形式柔和,取材自然。[v](Fiell 2003)像Iziercich (1999)所言:“由于功能主义的影响开始渗透于北欧设计原则,设计师才有机会创造既有地方特色又国际化的作品,例如,独一无二的芬兰作品或显而易见的丹麦作品。”


1930年斯德哥尔摩展


主要由阿斯普朗德 (1885-1940)组织的吸引500万人参观的1930年斯德哥尔摩展解放了北欧的功能主义[vii]。(Jonsson 2005)Laursen[viii] (1999)谈到这次展览时说北欧设计史分为斯德哥尔摩展“前和后”。 Shand (1930)赞扬说:“瑞典已经有意背离她先前的成功领域[优雅的新古典主义]去开拓现代主义漩涡的未知潮流了。“


Erick Gunner Asplund,为北欧百货设计的模型号GA-2扶手椅,1931年(Feill 2002)


凯尔•柯林特( Kaare Klint)


在丹麦,凯尔·克林特的学说奠定了现代丹麦家具设计的哲学基础。他的许多学生包括Nanna Ditzel, Grete Jalk, Hans Wener, 和 Børge Mogensen,都成为丹麦现代家具设计的先锋人物。柯林特(1888-1954)先是学的美术,后来受到父亲创办Le Klint,照明公司事业的影响成为一名建筑师(Fiell 2002)。 1924年,在花费四年时间成为独立设计师后他在皇家哥本哈根美术学院做了一场演讲,并帮助创建了家具设计系。1944年,他成为建筑学教授并依然在家具设计系担任要职,直至去世。(Julier 1993)在20世纪20年代,他在人类测量学领域的开创性研究诞生了有关人体与家具关系的第一篇重要科学分析。(Fiell 2002)正如Anders Munch和Uffe Lentz (2003)指出的“这一科学方法关乎比例系统之形式主义研究中体现的新古典主义理念”。他设计的家具和学说推动了传统工艺技术,并且运用了以人为本的设计原则。这让大量北欧历史上重要的家具重新得到重新设计,这从他1933年的可折叠帆布椅中可以看出来。


凯尔·柯林特,人类测量学素描,20世纪20年代


凯尔·柯林特,为Rud Rasmussen设计的可折叠帆布椅,1933


他只有一件家具作品是工业制造的(Fiell 2002),他更青睐传统手工作坊制作。由于他高水平的手工技术知识,他的学生都扎根于传统家具制造。在他许多以前学生的专业作品中明显看出对作坊操作的深入理解,他们常常转变工艺技巧以适应现代大批量生产的要求,丹麦家具因而家喻户晓。工艺知识应用于大批量生产可以从受柯林特训练的Ole Wanscher and Peter Hvidt 和 Orla Mølgaard-Nielsen的作品中看出来。


凯尔·柯林特,Ole Wanscher, Model 110, 为France and Daverkosen设计的红木摇椅,大约1951年


Peter Hvidt & Orla Mølgaard-Nielsen, 为Fritz Hansen 设计的AX 椅, 1950年—— 第一次量产的丹麦椅子 (Fiell 2002)


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


“美是用途和形式的和谐统一。”


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1898-1976)常被认为是芬兰最伟大的现代主义建筑师和设计师。他和妻子阿依诺·玛赛奥·阿尔托(Aino Marsio Aalto 1894-1949)都是芬兰以及北欧现代功能主义的先行者。(Fiell, 2002)阿尔托因他的建筑获得了国家性的影响,并使他能够把设计作品推广到海外。他常常与阿依诺一起合作把他的设计活动延伸到家具、照明、玻璃以及纺织品领域,对此他评论说:“[……]他们对我来说都是同一棵建筑树干上的枝桠。” (Schidt 1985) 1927年,阿尔托把芬兰主流的建筑设计风格——或许是由最有影响的20世纪早期芬兰建筑师于20世纪第二个十年倡导的修正的新古典主义,转变为功能主义形式。这是以他设计的图尔库市图伦-萨诺玛特大厦(1927)为标志的,那时在托奈特建筑的启发下他开始尝试在自己的建筑中使用层压胶合板。(Fiell 2002)


阿尔托为1929年托奈特孟德斯建筑设计大赛设计的入场券(Tuukkanen 2002)


Englund & Schmidt (2003)说:“当阿尔瓦·阿尔托20世纪20年代晚期开始接触包豪斯的钢管家具时,他的回应是让包豪斯设计原则适应于一种更好符合芬兰传统和他自己的功能家具理念的制造过程。阿尔托的主要挑战在于像包豪斯建筑师和设计师弯曲钢材一样找到一种弯曲木材的方式。经过多次试验,阿尔托发明了一种用蒸汽热来弯曲和形塑木头的新技术——这种技术至今仍在使用。“对阿尔托而言,木头代表的是一种更加通人情、通感的材质;更民主的世界……他选择木材可以被看做是一种政治宣言,不仅是功能性选择(Englund & Schmidt 2003)。”阿尔托使用桦木的动机之一在于利用、增值芬兰富产的这种材料。


1935年,他和阿依诺、Marie Gullichsen创办了加工企业阿尔泰克(Artek)。据Fiell说(2002)“阿尔泰克家具完全就是现代北欧内饰的同义词”。阿尔托夫妇设计的大多数曲木家具都出现在1932年至1947年间,并且阿尔托设计的家具大部分比1951年北欧设计这个词语的诞生要早,但是现在都被追溯性地涵盖进来,并成为其一大主题。(Tuukkanen 2002)


阿尔托1937年舒适椅,阿尔泰克制造,把层压的扶手与交叉编织的皮坐垫模铸在一起(Tuukkanen 2002)。


阿尔托的灵感常常来自于芬兰的自然环境尤其是湖泊,芬兰的湖泊大约有55000个。通过对芬兰自然世界的抽象化,他把优美曲线的形式体现在他的设计中。杰克森(1998)称阿尔托的形式“非常令人满意的视觉解决方案把怯懦转变为不同的现代主义严谨面孔”。他在建筑上尤其在家具上的创新有助于“有机设计”的形成,北欧设计与此联系密切(Dempsey 2002)[ii]。北欧的“有机设计”成为芬兰人Tapio Wirkkala (1915-1985)、丹麦人Arne Jacobson (1902-1971)、芬兰人 Juhl (1912-1989)和维尔纳·潘通 (1926-1998)作品的主题,今天的芬兰人Teppo Asikainen (1968年前)也在实践之。阿尔托在曲木家具上的开拓奠定了芬兰人Ilmari Tapiovaara (1914-1999)、瑞典人 Carl-Axel Acking (1910-2001)、Bruno Mathsson (1907-1988) 以及丹麦人阿纳·雅各布森(Arne Jacobson)等人创作的基石。


阿尔托花瓶手绘,1939年


Iittala1939年设计的花瓶(Tuukkanen 2002)


阿尔托的影响有助于有机设计在全球的传播。20世纪30年代晚期,在埃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担任建筑系主任后,阿尔托在密歇根Cranbrook大学作了演讲。埃利尔和他的儿子艾诺·沙里宁(Eero Saarinen)以及查尔斯·伊姆斯(Charles Eames)都曾在那儿学习。艾诺•沙里宁和伊姆斯都直接受到阿尔托学说的影响,成为有机设计最伟大的提倡者(Demetrios 2001)。意大利人卡洛·莫里诺(Carlo Mollino,1905-73)、日裔美国人野口勇(Isamu Noguchi,1904 -1988)也都受过阿尔托的影响(Jackson 1998)。他们像艾诺•沙里宁和伊姆斯一样,证明了有机设计不仅限于北欧,但它已经成为北欧设计的特征之一,有机设计可以从北欧设计中剥离出来作为一个自给的概念,有其自身界限。(Demetrios 2002)


艾诺•沙里宁和伊姆斯1945、1946年设计的DCW椅是他们设计的第一批有机主义椅子之一。借鉴自阿尔托的形式理念已经应用于胶合板。伊姆斯在技术上的成就将被著名北欧设计师阿纳·雅各布森和Poul Kjærholm参照(Stungo 2000)。


卡洛·莫里诺设计的桌子,首次在1950年生产,原先是为G & A Rosselli Ponti House设计的,令人想起阿尔托的形式和伊姆斯的内涵。(Ferrari 2006)


阿尔托的遗产在于推广了北欧功能主义包括有机现代主义,从而产生了一种现在已经和芬兰和北欧紧密联系的独一无二的家具形式。Fiell(2002)说:“正是北欧设计师对有机设计的推广大大影响了过去50年现代主义的演变。”


和平岁月


二战后北欧设计获得了难以匹敌的国际影响力,那段时期被称为该词的“黄金时代”,这要归因于北欧设计师处于创造力的高峰设计出多元化的开创性的设计作品。(Nelson 2004)这段时期可以认为是从1951年左右开始的。希尔斯展获得的国际影响力不及1951年的米兰三年展,瑞典、丹麦和芬兰(挪威那一年宣称太“穷”而没参展)在展上获得了巨大的赞誉,(Sommar 2003)而且丹麦和芬兰还分别赢得了4项大奖(Bony2005)。Bony (2005)在谈到米兰三年展时说“北欧统治了其20年”。 Halén(2005)推测,这段时期开始于1951年这种看法和北欧设计最为一致。


1954年米兰三年展芬兰馆,展览由Tapoi Wirkkala设计(Stenros 1999)


主要倡导者


“黄金时代”产生的空前数量的国际知名作品强化了北欧设计的崛起,导致挑剔的大众需要做出情境化的评论。那些年人才的爆发式增长要部分归因于文化环境的教养,但是北欧看似更盛产这样的本土创新人才,类似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大量实践者中偶然性的作用一定也有。北欧设计的主要倡导者常常是跨设计领域的,因此很难把他们区分为特定的实践者类型。在北欧设计高峰期的设计师有,阿尔瓦·阿尔托、阿纳·雅各布森、Kaj Franck、Bruno Mathersson、Poul Kjærhom、Poul Henningsen、Nanna Ditzel、Kay Bojesen、Carl-Axel Acking、Finn Juhl、维尔纳·潘通、 Tapio Wirkkala、汉斯·瓦格纳、Ilmari Tapiovaara、Grete Jalk以及 Ingegerd Råman。


Kaj Franck, 为Nuutajärvi-Notsjö设计的玻璃板,大约1965年。北欧设计中在色彩的代表。(Fiell 2002)


Poul Henningsen,1957年为Louis Poulsen设计的PH洋蓟形灯。Poulsen 的灯具直接参照自然,结合了功能主义对如何分散光源的理解。(Fiell 2002)


Nanna Ditzel,为R. Wengler设计的蛋形吊椅,1957年。 (Møller 1998)




Poul Kjærhom,PK 33,凳子,1958年,(Harling 2001)。Kjærhom是黄金时代最有名的设计师之一。他反思了北欧设计精神,但他也许比同代人更多受到包豪斯美学的影响。


Anna Stenrons (1999)谈到这个时期时说:“从20世纪50年代初至60年代末,一种建筑和设计上的高国际化标准的现代主义已经确立在公共情境的环境创造和环境塑造中,而且塑造也明显出现于私人空间。在后来的文章和展览中被追捧的餐具、咖啡壶和椅子属于大多数人群的日常环境。”看似存在一种统一的设计形式。Munch & Lentz (2003)特别是就柯林特的学说谈及丹麦时说:“战后的丹麦设计行业存在一个单一范式,其具有共同的界限、理论、方法、价值观以及参照系。”


这也反映了功能主义的重心,就像如尼尔森(2004)所说那个时期,“以实际的人类需求观对新技术的一种接纳态度。”


阿纳•雅格布森(Arne Jacobson)


普遍认为阿纳·雅各布森(1902-1971)是战后丹麦最知名的建筑师和设计师。1927年从Kongelige Danske Kunstakademi建筑系毕业后,雅各布森很快以其现代主义的建筑视角得到认可,赢得1929年未来住宅设计奖。(Fiell 2002)就雅各布森设计的阿尔胡斯市政厅(the Århus Town Hall),Fiell (2002)说:“它的独特之处在于柔和、流畅的线条,不仅反映了明显的现代主义人文主义视角,而且预测了雅各布森后来作品的粗犷、有机的形式。”


查尔斯·伊姆斯和蕾·伊姆斯曾在二战期间为美国空军开发出双曲线热压胶合板,雅各布森受到这种创新的影响。1951年,雅各布森劝说丹麦家具公司Fritz Hansen(开始不情愿)生产了他设计的三腿可折叠模压成型胶合板椅。Laursen (1999)谈到这种著名的蚂蚁椅时说:“正是雅各布森的经济型设计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售出的Myren [蚂蚁]椅过百万。这种椅子是首批真实的工业家具,也是现代北欧设计的符号。” Tøjner & Vindum (1996)说:“蚂蚁椅标志着阿纳·雅各布森设计师事业的转折点,这种椅子使他背离了丹麦家具设计传统和家具工艺,以及极端的现代主义。(Tøjner & Vindum 1996)


阿纳·雅各布森,为Fritz Hansen设计的一套Modle no. 3100蚂蚁椅,1951年 (Fiell 2002)


哥本哈根标志性的SAS酒店(1956-60)让雅各布森进行了整体设计,负责每个细节,从建筑构造到家纺、灯光、玻璃制品、刀具以及内部家具、装饰。(Fiell 2002)SAS酒店的未来主义风格囊括了那个时代普遍的乐观主义。(Fiell 2002)为SAS酒店设计的蛋形椅和天鹅椅(1957)是对雅各布森设计设计风格的最好展示,也阐释了北欧设计美学。(Tøjner & Vindum 1996)


阿纳·雅各布森,哥本哈根SAS皇家酒店门廊处的天鹅椅,1955-1960(Feill 2002)


维尔纳•潘通(Verner Panton)


可以说北欧设计的同质性是被声望崛起的丹麦淘气鬼维尔纳·潘通打破的。潘通(1926-1998)1951年毕业于Kunstakademi建筑系。1951年,他在阿纳·雅各布森的工作室,参与包括蚂蚁椅的实验性家具项目(Fiell 2002)。潘通1955年在哥本哈根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探索了包括卡片屋(Cardboard House,1957年)、塑料屋(Plastic House,1960年)等创新性的建筑设计项目。Vegesack & Remmele (2000)指出这是:“无拘无束快乐的试验,可以被视作潘通作品的中心特点。“潘通1960年在Trondheim设计的Astoria饭店以其非同一般的形式令人想起弥漫于潘通生涯的欧普艺术(Op Art),使得Poul Heningsen评论Astoria饭店对北欧设计的影响时说”[Astoria 饭店]是一个圆孔中的方形钉子“。Vegesack & Remmele (2000)在评论潘通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的作品时,指出:”他对国际设计的方向和发展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Vegesack & Remmele 2000)


1962年,潘通移居巴塞尔后,创作了大量作品。为Vitra设计的潘通椅成为潘通的设计符号。潘通椅是首件单体、单一材质的悬臂椅,一次模压成型,使用新型材料聚氨酯硬泡沫。(Fiell 2002)潘通1995年尝试用胶合板为托奈特设计了S形椅。这种形式与1934年Gerrit Rietveld设计的Z形椅相互呼应,蕴含着北欧设计的有机特征。伴随着1965年的这件作品,北欧设计的精神被波普艺术感颠覆了,因为这种椅子是由一种塑料制造出的(Luran-S,一种聚苯乙烯热塑性塑料),这种材料体现了全球性的设计时代风潮。


维尔纳·潘通,潘通椅,1959-1960,Vitra制造。(Fiell 2002)


维尔纳·潘通,S椅,Model 275,为托奈特设计,1965年(Fiell 2002)


“以其对未来的独特色彩观和合成观,潘通拒绝了改良现存家具形态、使用自然材料的丹麦传统,但是同时坚守着北欧信仰,即设计最重要的是具有耐用性、统一性和完整性。“(Fiell 2002)


潘通最受颂扬的成就是在北欧之外取得的。潘通地理上的居住地从没使他脱离北欧设计师的万神殿。随着潘通的名气渐大,这反映了北欧设计的一种二元特征。潘通的作品展示了北欧设计与多元性国际化设计方法论的融合,反之,经由潘通这也被融合进北欧设计之中。潘通之后遗留下北欧设计的波普式玩法。在60年代70年代,像Jrjö Kukkapour (芬兰人) 和 Eero Aarnion (丹麦人) 这样的设计师以此为基础,破坏了这种纯洁性,撬开了通向后现代主义的大门。


Jrjö Kukkapour,为Haimi设计的旋转木马椅,1964-1965年(Feill 2002)


Eero Aarnio,为Asko设计的扶手椅,大约1967年(Feill 2002)


北欧设计怎么了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以Ettore Sottsass 和Memphis为代表的后现代设计的繁盛,标志着国际化理解的转变,较少关注北欧设计。(Julier 1993)(Halén 2005)谈到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这段时期,Englund & Schmidt (2003)说:“意大利继续诞生出大量具有创造性和令人激动的作品,而北欧设计看起来是过时了在情理之中的。“应对大众消费以及劳动力成本的增加,”黄金时代“北欧设计提倡小公司制作的工艺倾向不合时宜。(Nelson 2004) (Munch & Lentz 2003)北欧设计理念从未完全被后现代主义裹挟,而是与新趋势整合在一起,就像以宜家为代表的。(Nelson 2004) (Munch & Lentz 2003)


Jonas Bohlin,水泥椅(自制),1981年——Källemo重新发布(Fiell 2002)


20世纪80年代晚期90年代初期,北欧设计出现复苏。这段时期的北欧企业开始再造“经典设计作品“(Feill 2002)。这段时期,随着托马斯·埃里克森、 Pia Wellén、Björn Dahlström以及托马斯·桑德尔服务于国际知名制造商,像意大利家具企业卡佩里尼(Cappellini),新的一波北欧设计师开始获得国际认可。 (Englund & Schmidt 2003)



托马斯·埃里克森,为卡佩里尼设计的Progetto 9208红酒医疗箱(Feill 2002)


21世纪的北欧设计


当下涌现了一批新的人才,包括Mathias Bengtsson、Christian Flindt、 Norway Says 和 Louise Campbell。北欧设计的文化遗产被重估;部分是在与新环境关注相关的视野下。(尼尔森 2004)在20世纪90年代的极简主义的范围内,出现了新的表现形式,像装饰。(尼尔森 2004)Laursen (2004)评论道:“功能主义眼下只是关注点之一。这个过程中仍在某些地方存在,然而却不是最重要的。更看重的是概念的部分。“这种变化主要反映了前些年的社会规则已经很少和当代的实践者相关了。


Louise Campbell,为Bahnsen2003 收藏品设计的椅子之间(尼尔森 2004)

 

Christian Flindt,2005,部分彩虹,Flindt设计制作(Gura 2007)


就当下的北欧设计,Gura(2007)说:“尽管北欧的文化联系依然很强,但是这些国家生产的家具不再那么容易从那么长期联系的传统设计特征中辨识出来。金属和塑料现在比木头更常见,活泼的颜色随处可见,轮廓多样令人耳目一新,设计师更加自由地运用曲线和非对称形式。”



Mathias Bengtsson,薄片椅,2002年(尼尔森2004)


结语


 1980年,一群奥斯陆设计师为北欧设计这个词语举办了一场模拟葬礼。(Halén 2005)


“丹麦设计的标志被其他设计师篡夺了,根据北欧最大设计工作室Desgnit的大卫·费勒的说法。例如,苹果的ipod是一件看似从丹麦设计汲取灵感的产品,融合了美学的外壳和功能性。”(Denmark.DK)


多亏同类的漫画家,才可以说北欧设计的精髓就在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间北欧产出的作品。困惑的是,却不限于这些时期,其开端常被认为是1930年的斯德哥尔摩展[iii]直至当下,这个领域的评论者一直对此概念模糊,以至于不仅混淆了这个术语的含义也没有明确的描述,只有一堆笼统、交缠的言论。毫无疑问,北欧设计的确存在。其变化的范围可以视作任何艺术或设计运动的表征。核心价值观可以从战后许多著名设计师的作品中看到。


当谈到斯堪的纳维亚设计(或北欧设计)时,主要谈的是丹麦、瑞典和芬兰,其中存在不同的设计重点。挪威特别是冰岛的贡献仅限于二战后更晚近的发展,那时,北欧设计功能主义的统一性开始消散。因此,北欧设计这个词不是一种地区设计认同的代表,更多是一种有用的联合推广地理上近似国家却掩盖设计国别差异和声望的方式。总有北欧之外的设计师,查尔斯·伊姆斯、蕾伊姆斯(美国)、罗宾·戴依、露西亚·戴依(英国)、Geo Pointi 的作品中存在和北欧设计类似的特征。这不是说保罗森流露出的社会价值观以及凯尔·保罗森的学说一直并仍然主要对瑞典设计师有着强大的影响,尽管他的学说已经国际性地被吸收了,影响到其他像Hugh Casson 组织英国节日。回想起来,保罗森的著作好像对大多数北欧制造商很少有影响,他们仍然主要看重给富有客户制造产品。产生了一个肤浅的印象是北欧设计北欧设计关注实用主义,因其价格亲民:公民意识隐含在北欧设计巨头宜家的阴影下。保罗森和凯尔的金玉良言被消化了,但是北欧设计的重心却从中层偏向高收入消费者。


北欧制造商严重偏向生产穷人消费不起的产品,如果没有宜家的平衡做法,保罗森和凯尔想说的低收入者的困境看似就被严重忽视了。Fiell (2002)说:“阿依诺·阿尔托和阿尔瓦·阿尔托针对家庭市场设计的廉价家具可以视作那个时代朴素的直接反应。”[v]阿尔托的E60凳是本着实用主义的理念为“小人物”设计的,阿尔泰克制造出来后在英国的零售价是117英镑。阿尔泰克因其制造品质、价格幅度成为众多北欧企业的代表,这是许多北欧设计如何精英化的一个清楚范例,穷人排除在外,他们只能买起宜家的仿品。经由宜家保罗森和凯尔的理念得以传播。因此可以把北欧设计看成一种现实,但是它拥有神话内涵。



宜家Frosta凳零售价7.99英镑


阿尔托E60凳,阿尔泰克,Scandium零售价117欧元



你竟然看完全文还没睡着!



来源:译言网 | 翻译:微冷火焰 | 作者:Pelham Davey


戳我 ▽

这才叫会做饭的女友,你那顶多是过家家

设计师如何进入BAT等一线互联网公司

一张图看懂腾讯和阿里的企业文化

致每一位远离家乡来到大城市的人

没有美术功底的学渣竟然在腾讯阿里做设计


回复阿里查看《讲真!千万不要来阿里工作》

回复薪资查看《这可能是北半球薪资福利最好的公司:腾讯》完整版

回复腾讯查看《一分钟看懂腾讯公司最牛逼的群体:设计师》

回复一张图查看《一张图看懂在腾讯和阿里工作的区别完整版》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B哥设计作品




腾  讯  和  阿  里  高  级  设  计  师  创  办

长  按  二  维  码  关  注  最  新  鲜  资  讯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