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不能搞“单间”,看看两个副处级干部怎么“同居”一室?

不是官话2020-10-16 15:17:07


文 | 觋哥


今年上半年,执行八项规定回头看。本来整改过一次的办公用房标准,还是“显示”不标准,必须进一步整改,而且限时限刻。打这再整起,我就过上了“班”无定所的日子。怎么回事呢?还是从头说起。

 

这一次整改,主要是对照“副处”不能一个人一个办公室来的。原来我们局的副局长们因为办公室超面积,由机关管理局统一在超面积的办公室里拦腰隔断,办公坐里面,外面放个沙发,权作一个接待室,中午门一关,也能打个盹。当然,这样的整改,很“中国式”。形式上做到了面积缩小,但是实际上,原来多少面积还是多少面积,反倒是这一“隔”,隔了一大笔支出,据说每个隔断都在万元以上。

 

“回头看”看到了这问题。再整改,就明确了不只限制面积,还规定除了正处可以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其他副处职的领导不能搞“单间”。同时又规定,不能在现有办公室的规格上作任何的改造。于是,我就被分配到我们一位副局长的办公室里去分摊面积。

 

分摊面积也无所谓。让俺不舒服的是,之前做的隔断虽说也是统一做的,但有的隔断的门是跟办公室的进出的门在一个直线上,这个问题不大,偏偏安排去的那个办公室,隔断的门和办公室进出的门成对角线。这样一来,H局长坐在里面还好,我坐在外面,要么坐在进门一侧的墙角,要么就是直接坐在一进门的门口。考虑到还有两个柜子要放,不二的选择,就只能坐门口。画个示意图吧——

 


 

这门口一坐,自然就坐不安心了。

 

首先是心理上的不安定。夏天或者冬天开空调的时候关着门,还好一点,而不用开空调的日子,只要门开着,我就感觉自己像个门童。走廊上若有人走来走去看过来,我就一个看门的。这倒不是对门卫有什么歧视,毕竟坐在办公室,咱不是在看门,却硬生生被这“门”影响着,心怎么能够定得下来!反正我是感觉自己定力相当不够,一直分心。

 

其次是客观上的不安稳。被我分摊面积的H局长,分管了本局四个行政处室、一个下属事业单位的工作。由于其分管工作的涉及面比较广,坐在办公室的时候,不是这个处有人来请示,就是那个处有人来汇报,再不就是有电话沟通工作。这个时候,想想自己坐在那里做隔墙之耳(其实隔的还不是墙是一面透光的玻璃),换是谁也坐不住啊!

 

记得搬办公室那天,还没开始搬,H局那里已经有人候门等汇报了,一个上午一个接一个,基本被歇过。下午准备整理下书柜,又有找H局汇报的。我只能胡乱把书塞好,拿了几份材料在文印室找了个座。

 

在我深感不安心的同时,被硬塞了一个“同室”的领导自然也是很不自在。有时候因为我没有及时“脱身”离开办公室,H局长在接电话的时候,明显“嗯”啊“啊”的欲语还休,有时候是用家乡话与对方通话。这样的时候,如果我很明显的起身离开吧,我一方面怕让领导觉得会对我不好意思,另一方面,手里事情做到一半,也不容易来一个急刹车。真的是尴尬到少一个地洞钻下去。

 

鉴于这样的状况,现在一般情况下,一上班我就窜文印室或者局办有空座的地方去。按说领导出不出差,要不要开会是不用跟我打招呼的,估计也是H局长看我上班“居无定所”的样子,外出开会或出差总会提前跟我通个气。这样TA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就可以相对安心地坐自己的办公桌前,做点事情。但是,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我上班的常态,还将是居无定所。

 

用我一个同样处于尴尬境地的同事的话说:这样的安排是让我们不用上班了。不知道本意是不是如此。我不敢妄议。


(作者为副处级干部)


你的办公室怎么整的,

一起七嘴八舌吧!


官话君开辟第二阵地“不说官话”(bushuoguanhua),敬请惠存。想参与"不是官话"读书群的朋友,欢迎勾搭官话君:guanhuajun006


★来来来,您赐稿,我赠书!


不是官话邀您加入“官话君”的作者队伍。新近话题:“本单位一把手的奇葩怪癖”。只要您向“不是官话”发来诚意之作,就有机会获赠图书。一经采用,更是福利多多。本期赠书《避开错误决策的4个陷阱》,感谢后浪出版公司提供!(来稿请务必通过电邮,并附上真名详址手机号,我们将通过快递寄书。)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