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我妈陪我过年

文学爱好者之润笔阁2019-11-12 14:58:46

我妈陪我过年

儿子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朋友圈子,过年咋叫都不来。他不来,老婆得照顾他,也来不了,只剩下孤零零的我,在外地过年。我妈心疼我,一把年纪了,坐车来武汉,陪我过年。看来,不论人到了多大的岁数,在妈的眼里,都是孩子,没人疼的时候,最靠得住的,还是妈。有道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一点不假!

我妈在老家照顾我弟的儿子,来武汉,就得带着。计划好的时间,武汉却冷的飘雪花,地面白茫茫的一片子,走个路,一滑一拐,鞋子都被盖了。我一再电话说来的时候穿暖和,这儿冷,最好别来了。我妈好像是铁了心,哪怕天上下刀子,都要来,那坚定的步子,是挡不住的。

我妹给买了高铁票,本来是下午四点到,可陕西河南湖北比赛着下雪,很少晚点的高铁也晚点了。我开车早早到武汉站,在外等。去看公告,是晚点,时间不定,打电话,我妈说才到信阳,我叮嘱吃饭,别饿着,她说车里暖和,不饿。我急得团团转,在站外的广场上很无聊,不停在雪地上踩各种图案玩。那天很冷,可我心里很暖和,身子骨就不冷,过一会就去车站看看。老车站出站口一个,站外边准能等到。如今的高铁站,十来个出站口,一个车,就有南北两个出站口,从那里出来,谁也说不清。而且那两个口距离远,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我就两边跑。

眼看着白天变成了黑天,路灯亮了,车还没到,在公布栏看,可能是晚点太多,那个车次都不显示了。我不敢怠慢,不停的两边转悠。每当一个车来,那个出站口人就稠的成了一疙瘩,我眼睛一扫,就能看出我妈来了没。还好,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七点半的时候,我终于在一个出站口找到了我妈。她手里提了一个大包,身后背了一个大包,另一只手领着我弟五岁的娃,娃另一只手拉着皮箱,也在找我。人群像有了墙,但我眼睛能穿过去,一眼就看到。

我妈已经老了,她说列车员很好,不停关心她,没到站提醒她别下车,到站提醒她下车,还告诉她下车了走楼梯下楼,别走错。我接过行李问冷不冷,又摸摸孩子手看热不热。出站坐上车,满眼的雪,白花花的,夜里路灯一照,满世界的靓丽,不黑。我开了暖风,车里很暖和,我妈说关了,太热。

回家后我做了麻食,天气冷,那饭热乎,能暖身子。我妈本来说不冷也不饿,饭好了,吃了两碗,小孩也吃的带劲,显然,她们说不饿不冷,是假的。早上出门,晚上才到,一路没吃,咋能不冷不饿。完后我妈打开带的行李,苹果是自家的,辣椒面是她种的碾的,豆食是她做的,好多,都不值钱,但她为了来,准备了长时间,费了好大的劲,好像儿子在武汉没吃没喝,经受了多大的苦!

我妈来后,天就不下了,开始消雪,更冷。地上雪水混着,她说鞋底老湿,看了是鞋底断了。我说买个好的,她不让,说家里有好多,浪费。就去农贸市场买了几十元的,凑合一下。农民么,什么时候都是实用主意,怕花钱,怕花儿子的钱。

随后买菜,给过年准备。我妈去菜市场转了,说菜价高,可马路上有人开车卖菜,一车一个品种,价格便宜,就天天出门看,今天买十斤红萝卜,明天买十斤大白菜。不久我一个空荡荡的房子,就被塞满了各种菜,摆了一地,跟备战备荒一样。

接下来,我妈就天天做各种菜。老家有讲究,腊月二十三祭灶,二十四二十五蒸馍,二十六二十七烂肉,二十八二十九炒哨子。我说别蒸馍了,人少吃不了几个,也没亲戚,不用走不用带。肉哨子少弄点,人少就吃得少。可我妈就变着花样做。他老是闲不下,这里干一点,那里弄一点,我每回回家,总能闻到香味,家里的氛围就回到了我小时候,也对过年有了一点盼头。

接着洗洗涮涮,全部弄停当了,又开始洗衣服洗床单洗被罩,一年了,都得弄干净么。她要是不来,我都懒得干,我妈一来,就有了年味,我也天天念叨时间,盼大年三十又盼大年初一,又是扫房顶墙缝的蜘蛛网,又是擦窗户玻璃。

等人,等一年了都没有见到的亲人,也是过年不可或少的心结。以前在老家,我是小孩,就看谁家的谁谁回来了,跟后边,人家就给我个糖吃。这几年都在武汉自个独过,这些年味都记着,却感受不到,以为不再有了,离我远了。可我妈一来,这气氛就来了。我弟的娃来了,我弟夫妻就要来,我没事就不由自主的翻看地图,看铁路咋绕弯,算了又算,成都到武汉咋走,绕的多不多,远不远,买的哪趟车,时间多长,有西安到武汉远吗?得知坐车十多小时,就算得买多少吃的带上。我天天掐日子,盼时间,年也有滋有味了。

接到我弟夫妻俩,屋子人气旺了,两个房子两个大床,不够用,得想办法。年也就到了,外边尽管没有鞭炮声,也没有村里难得一见的人们赶回家的脚步,可一家人坐房子里头,厨房里煎炸爆炒声音不断,不时有油烟串到客厅,各种味道呼呼的来,人就心里暖和。离家已经几十年了,村里头的事情很少听见,我弟也一样,好多人都忘了,我们围在我妈边,她就说,谁家的老人咋走的,谁家的孩子干啥了。哪家过的好,哪家过的恓惶,苦熬日月。农村已经没多少人了,我家那条街,谁家关门了没人,谁家有人咋过的。以前老是觉得东家长西家短,都是老头老太太的无聊话题,今天听了,却很暖和,有种久违的亲近感。我心里时而高兴时而悲凉。后来又谈到亲戚,谈到我家的牛邻家的马隔壁的骡子对门的驴,说到八十年代,我家当年在热炕上养鸡,死了几十。我喂鸡时候,把料搁成一堆,鸡娃挤着吃,下边的压死好几个。我拉土给猪垫圈,不注意,架子车碾死好几个。我在地里拔了好多春树,后院插了,没想到活了,一年就长到一人高,插得密密麻麻,树就长的密不透风,跟森林一样,后来那些树几丈长,截下来,两个柯杈一撑,靠门口的墙上,冬天晒被子,用了好多年。

三十我上夜班,初一早上回家,饺子出锅,一家人吃完,我就开车全部坐上去长江大桥。那桥是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现在依旧承担汽车火车的过江重担,也成了武汉一道风景,旅游的人很多。可如今的城市,一到过年,人就稀了,路也很好走,不论走哪,都不堵车。平时桥下的临江大道,人稠的挤疙瘩,车也排长队,那天竟然瞬间蒸发了,空荡荡的,我把车停江边,都没人管,交警也不来查不来贴条子。太阳很好,暖洋洋的,江水不大,运货的船停了,只有火车不断的轰隆隆过。我跟一家人到江边照相。一站台阶上,都想起几十年前我小舅的照片,就是这角度。那是八十年代,我小舅武汉上学,给我家寄的照片,我那时没出过省,更是向往武汉,没想到几十年后,也生活在了武汉。我妈说她站台阶,叫我给她照相,跟我舅一样的角度。随后我们上到桥上,我妈看这看那,觉得很自豪很开心,儿子都走的远,也不好也好,要不她怎么可能来武汉,住儿子家,有吃有住的,气长么!

后来我们又坐船去汉口,然后返回。我妈说这么大的船,拉了一百多人,漂水上过,一人才一块五,不贵!这是她来武汉后,第一次说不贵!之后几天我带我妈坐船去了天兴洲,还是一块五,那么大的船,才拉了我们两个人,我妈心疼的说公家就是好,要是私人的,早都不开了。

我弟夫妻两去万达看电影,我叫带上我妈。回来后我妈说,电影院很漂亮,地上铺了地毯软的不敢走。人多,都是年轻人,没见到她这年龄的。一纸筒爆米花几十块,死贵。买票不要人,一个大屏幕,在地上放着,手一点,就变来变去的,然后手机拍照说是给钱了。要是她一个人去看电影,都不会买票。她还说她们这些老年人,已经淘汰了,社会太好变化快,跟不上时代。我问电影咋样?她说不敢看,电影上的人杀杀打打的,那刀明晃晃的就奔她来了,一直戳到眼前,吓得她赶紧闭眼睛。我弟说看的“捉妖记”,是3D电影。显然农村生活了几十年,没法子接触这些,与当今的科技离太远了,什么3D,没听过没见过更没体会过,今个算是亲眼看了体会了。

后来不几天我弟夫妻两回成都,我就试探的说去看电影,我妈爽快的说走。其实是我死脑子没想开,我妈说她不敢看,其实更想看,对那玩意好奇,人说老小老小,都有份对未知世界的好奇感,想知道想了解。我就在家手机买好票,晚上开车去了,看的仍然是3D电影,还是打打杀杀的,只不过是机枪手枪迫击炮。我妈那个年龄,当年看这些电影很多,司空见惯了,可全新的画面,逼真的感受,现代化的装备和轰隆隆的音响,她是没感受的。好在这次她没有闭眼睛,看的很开心!

我借的书到期了,要去图书馆换书,就带上我妈同去。车停地下室,坐电梯上了二楼,还书借书,都是自助,一扫就完成了。我妈看的仔细,角角落落都去了,说条件太好了,那些人看书,有凳子有灯,渴了有开水,书多的一眼看不到边。问我要钱不?我说不要钱,免费。我妈就感到不可思议,这得花多少钱?小时候我老去新华书店,镇上的才一间房大,书也不多,可没钱买。现在这么多书,条件又好,还不要钱,国家确实好多了。我能看出她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

有同事说去看看东湖灯会,我给我妈说了,她说不去。以前的人,过年就是看灯会猜灯谜、看秦腔看社火,哪有如今的电视电影好!

我明白我妈的意思,带她去了东湖,去了博物馆美术馆,老人是要开眼福的!后来又去了青山公园,看樱花,她都说好,可时间过得很快,开学的时间到了,他在老家带我弟的孩子,该回家让娃娃上学了。

我在手机上买票,很奇怪,来时候有杨凌到武汉的高铁,回时候却没有,只有早上上车晚上到的火车,我说买卧铺,我妈说硬座就行了,白天坐车,又不睡觉,看外头风景,卧铺浪费了!她给儿子省钱的心没变。

我妈一回,我房子就空了,一点人气都没有,心里恓惶的很!

粗人

2018/3/12

欢迎扫码关注: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