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大学生家长必读)为什么一个4人寝室,会变成1人独享的单间呢?

悟在中年2020-09-15 13:10:01

以下这篇短文,原标题为《没有室友的大学》,系北京某著名高校的大学生家长(妈妈)撰写。这个大学生家长,通过自己的观察与记录,用最纯朴的语言,倾情讲述了她的儿子所在的那间本科学生寝室,如何从“4人间”变成1人独享的“单间”。个中的种种变故,外人看来没啥了不起,对当事人而言却是惊心动魄。特此编发,以供天下“望子成龙”的大学生家长细读、深思。

—1—

儿子大三下了。这学期开学,他没有室友了。

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妈妈,我现在是‘博士生’待遇了,大概全校只有我一个,没有之一。就像楼上落下的最后一只靴子,我终于不用再等了。最后一位室友被退学了。从最开始的不忍,不相信,不接受,到最后已经麻木了。”

2015年大阅兵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全家怀着忐忑的心情,抵达北京,开启了儿子的大学生涯。说实话,儿子考到这所北京著名高校,我一点点也不惊喜和激动,相反,有些惴惴不安。我的孩子我了解,他更擅长文科,其次是理科,而他被录取的专业恰恰是他最不擅长的工科——飞行器设计。作为母亲,我了解自己的儿子,私下认为:哪怕是电子信息或者计算机之类的专业,也比儿子要上的这个工科专业好一些。

可是,大学录取没有如果。也许是地域差异,外省这个专业趋之若鹜,我们稀里糊涂地进了这所北京高校的王牌专业。入学后,儿子认识了他的三位优秀室友。为啥说室友优秀呢?因为他们都是高分。河南的小C,690,优秀学员;北京的小W,672,清华擦边。儿子是全寝室年龄最小、分数最低的一个。于是,我们压力山大。

第一学期,室友们的底子太厚了,儿子却遇到了“画法几何”和“工科数学分析”两座大山。他不是不学习,而是太认真了。我说,数分就是背会公式,考啥学啥,会应用就行。他说,我必须知道公式是咋推导出来的,否则我考试会紧张。天啊,数学教授也不一定都能推导出来啊!可想而知,他学得有多难。再说画法几何,他说,妈妈,为什么别人一看就会,我却不行,我不是没有空间想象能力,我是觉得看到的东西本身就是立体的,为啥还要画啊!我和他爸爸崩溃了,恨不得从单位寄几个零件让他画。他每天都很着急。我就劝他:你室友都不急,你急啥?他说:你不知道咱们来自老少边穷省吗?

好吧,天道酬勤。第一学期,儿子的成绩和室友们不相上下,中等偏上。

第二学期,“画法几何”进化成了“机械制图”,“大学物理”紧随其后。大学物理和数分一样,儿子穷根究底,非得要知道所有的公式从哪里来。我说,教授也要有方向啊!他们能把所有的声,光,电,力都学通吗?C语言做不出作业程序,他气得嗷嗷叫。他的室友们,却过得非常惬意。一个忙着社团活动,谈恋爱,减肥,跑马拉松,骑行;另一个悠然自得地沉迷于英雄联盟中。儿子从开始看人家打游戏,到上手玩儿两把,时间悄然而逝,期中考试,数分和制图一塌糊涂,儿子急眼了,暴跳如雷。我说:你怎么就不能跟室友学学淡定!儿子却说:别人学过画画,高中底子厚,各省选修不一样,参加过竞赛,C语言抄作业,你的孩子做不到啊!

好吧,幸亏儿子知耻而后勇,咧咧钩钩,成绩中等偏上。大一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底子厚的室友,英语四级弃考,机械制图,C语言挂了。要不是儿子心血来潮替他上课,暑假的课程也差点被挂掉了。

—2—

大二上学期又开始了。“基础物理实验”、“理论力学”等粉墨登场。

儿子和室友选的老师不一样,作息时间就不再同步了。唯一知道的是,儿子每晚都是伴着室友们的游戏声、主播声入睡。早上,儿子自己爬起来洗漱吃饭上课时,室友们还在冬眠。

儿子告诉我:他已经练就了一身有灯光有音效的睡觉本领。

儿子傻傻地以为,室友们都有考试通过的本事。

其实,付出与回报,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期末考试如约而至,儿子身边那三个底子厚的淡定的室友,已经没有任何老底可吃,结果可想而知,儿子已经张不开嘴问他们挂了几科。

大二下学期,材料力学,空气动力学,热工基础等等一系列专业基础课纷至沓来。儿子忙得昏天地暗,室友却补考不去,四六级不考,一个每天怡然自得地沉浸在虚拟世界,一个和系花进行着分分合合的偶像剧爱情,享受着天堂般的大学生活。

然后,期末考试,寝室搬家。一个外班的室友回归本班寝室,离开了。于是,儿子所在的四人寝室,变成了三人寝室。

好吧,少一个人,少了主播声音,儿子满怀期待以为,剩下的两个室友,该认真学习了吧!可是,他的想法太天真了——两年的时间已经荒废,从头再来谈何容易!

—3—

“大三”就在表面上的平静祥和中开始,注定不能在美没好愿景中度过。

儿子的那个北京籍室友,轰轰烈烈的爱情在热工白卷,五科全军覆没中戛然而止。现实世界的残酷,戳破了虚拟世界的美好。都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家长、辅导员、班主任轮番上阵,连儿子也磨破嘴皮,参与这场挽救失足青年的大行动中。然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好在这个北京室友的妈妈清醒明智,在孩子将被“劝退学”之前,果断地给孩子办理了休学。休学一年,总算能缓缓吧!但愿下一年,孩子明白过来,能把该补过的科目都补过。

就这样,儿子的3人寝室,变成了两人豪华标间。

儿子的另外一个底子厚的优秀室友,连休学的机会都没有了,因挂科太多,只能和学校签协议试读。如果本学期全过,以前的补过一科算一科。尽管学校网开一面,给了室友最后一次“翻盘”的机会。可是,你怎么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啊?!家长没收了室友的电脑,室友就到校外的网吧通宵上网玩游戏。这个室友选了最好通过的“人机环境专业”却不去上课,不考试,自我放弃。

最终,这个以高分考上这所北京著名高校的优秀青年,被劝退学,灰溜溜地卷起铺盖,滚回老家去了。

—4—

2018年3月3日,正月十六下午,儿子到校了。

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妈妈,太可怕了,室友的东西都不见了,寝室只有我一个人了。就像楼上的那只靴子,我一直在等它落下来,终于还是来了。我永远记得我们四个同学,满怀梦想兴高采烈地去军训,去撸串……英语分班考试,我们三个A,名副其实的学霸寝,第一节数分去晚了,没有位置,我们趴在窗台上记笔记……我做不出作业,他们安慰我;我过生日,他们给我买礼物……我要是再有一点点影响力,他们是不是就可以留下?”

我对儿子说:“儿子,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都无力改变别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大学,从来就不是天堂,也不是保险箱。考上所谓的好大学,只能代表十八岁以前的努力和家长学校老师的坚持没有白费。上大学以后的路,才是每个人自己走的足迹。作为学生家长,我只愿儿子690的优秀室友,能在回到那个高考大省的同时回到现实世界,重头再来。672的室友,虽然会因休学而晚毕业一年,也能顺利毕业。

作为家长,我清楚地看到:短短两年半的时间,有人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有人逆袭成功。儿子现在终于承认,就算来自老少边穷省,如果自己当初能分到学霸寝,并且足够努力,也一定会有机会保研,现在只能背水一战。好在,室友在时,就像活生生的镜子照着,儿子不敢懈怠;没有室友,儿子无从知道别人有多努力,更不能懈怠。

作为家长,我更清楚地知道:儿子两年半的辛苦努力得到了回报。他还是擅长文科,选的国际公法,票据法高分通过。他读了很多很多哲学历史,写的文章见解颇深。同时,他翻越了一座座自己设置的大山,选择并喜欢上了飞行器设计——流体力学。尽管前路漫漫,他失去了几个室友,注定要孤独前行,幸好,有书,有文,还有坚持和毅力相伴……

作为家长,我写下这篇文章,不是要说自己的孩子有多么好,只想警醒天下“望子成龙”的家长们:自古玩物多丧志,网络游戏和游戏人生的态度,毁了一个个优秀的孩子,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没有感知的行尸走肉。大学,可以迷茫,却不能迷失自我。

愿天下的学生家长们引以为戒!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