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古代妃子为了取悦圣上,她们经常在房里偷偷……

N多漫言2021-01-11 06:36:30

 



 

那天我特意向幼儿园园长请假,提前回家庆祝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当我推开房门,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席卷了我的心脏。


我呆呆地望着床上两具纠缠的身体,耳畔是何依莱压抑的低吟,压在她身上不断律动的人,正是我结婚刚三周年的丈夫宁向远。


“啊!”何依莱忽然尖叫出声。


我回过神,指尖传来的痛意扯着心脏。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床上的两人同时攀向愉悦的高峰。


那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快乐。


我生来是一个石女,无法和男人行房事,也无法生孩子,但这并不是所意愿的。


宁向远从床上下来,这才看见站在门口的我,我没有说话,等着他先开口。


只见他皱了皱眉,若无其事地穿上衣服,经过我身边时,完全把我当作了空气。


我终于忍不住拽住了他的袖子,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稳,“你不该给我个解释么?”


“既然看到了,还要什么解释?”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眼底的冷漠让我心生寒意。


我下意识地别开了目光,看向了床上的女人。


何依莱不紧不慢地穿着衣服,小一号的保姆服紧紧包裹着她妖冶的身体,看见我的目光也不躲,而是不要脸地打着招呼,“哟,太太回来了。”


尽管她嘴上还叫着我为太太,但嘲讽的笑意早已出卖她内心的不屑。


只见她扭着水蛇腰朝着宁向远走来,缠上了他的身体。


宁向远也不拒绝,反而在她大腿上拧了一把。


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密,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真是婊子和狗配一脸!”我气到全身颤抖,忍不住冲上去将两人分开。


还没靠近,我就被宁向远一把推向了门边,手背撞在门框上,淤青了一片。


“你这个怪物!你想干什么?别碰我!”何依莱一声娇呼,躲在宁向远的身后。


我顾不上手背的疼痛,耳边回荡着她刺耳的声音。


怪物?


从小到大,每一次听见这两个字,我的内心都仿佛尖刀凌迟了一万遍。


其实我生的并不丑,只是生理上的缺陷,一直让我陷入深深的自卑。


因为这个缺陷,我嫁入宁家三年备受冷眼,却依旧甘愿忍气吞声处处讨好着宁向远。


本以为这样就能保住我的婚姻和爱情,没想到现实狠狠地扇了我一耳光。


我无力地垂下头,双唇颤抖着,声音小到我自己都听不清,“你们……”


“我们?”何依莱双手环着宁向远的脖子,趾高气扬地看向我,得意地炫耀道,“我们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回了!两年前?不,三年前,你嫁入宁家的那天,就在一起了。”


看着她不知廉耻的笑容,我只觉着脑袋中有什么轰然炸开。


难怪新婚之夜,宁向远不在我身边,三年间的记忆瞬间纷纷涌入我脑海。


他们早就有迹可循,我却一直蒙在鼓里,像一个天大的傻逼!


我冷眼看向宁向远,这个我爱了三年的男人,用尽全力才问出那句。


“既然你喜欢的人是她,当初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谁知他的回答那样简单,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娶你?还不是看上了你那张脸。”


他的理所当然让我无言以对,又听见他

说,“行了,你有什么好在意的,至少每次我睡别的女人时,还能想到你。”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能把这样龌龊下流的话,说的这样理直气壮?


我再也忍不住,尖声质问道,“我有什么好在意的?你说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他没回答,倒是何依莱那个婊子开始煽风点火,“唉,这可怪不得别人,向远也是正常男人,你一个连男人都伺候不好的女人,哦不!”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掩嘴一笑,“我忘记了你根本就不是女人。”


我就知道她又要拿这说事,恨不得上去撕碎她的嘴巴。


抬手就扇了她一耳光,“你一个万人唾骂的小三,凭什么在这里数落我?”


也许是我眼中的恨意吓到了她,她明显地退缩了一下。


谁知宁向远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冰冷的气息吐在我的脸上,“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既不能生孩子,又不能满足我的欲望,娶你回来就是当花瓶摆看的。”


“听见了么?你不能生!我不但能满足向远,更能为他生下一个孩子!”


何依莱明艳动人的笑容深深刺痛了我的心,偏偏我还说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我突然觉着这样吵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艰难地开口说道,“离婚吧。”


宁向远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嗤笑道,“离婚?萧以宁我没听错吧?你一个小幼师,没有我,你拿什么来养活自己?”


我承认,宁向远是有点小钱,在生活上也从来没有亏待过我,但这样的婚姻让我压抑至极,我没理由守着这有名无实的婚姻,被别人戳着脊梁骨耻笑!


“我们离婚。”我又重复了一遍。


宁向远皱了皱眉,“我现在正是事业关键期,你这时候提离婚是想害死我吗?”


知道他这是怕现在离婚影响他的仕途,我更是心凉彻底,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宁向远见我不说话,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只要你现在能帮我瞒过去,财产分割上我不会亏待你。”


“收起你的假仁假义,婚内出轨的人是你,该净身出户的人也是你!”我冷笑道。


“砰——”宁向远一把扯住了我的头发,将我狠狠撞向墙壁,“臭女人,别给脸不要脸!”
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额头流下,我愣住了,不敢相信他会对我动手。


当初我就是看上他文质彬彬,谦谦君子,没想到现在竟然面目可憎的像一个魔鬼。


“向远,这女人在向家好吃好喝三年,现在竟然要你净身出户!谁知道她会不会把我们的事抖出去,在外面大肆宣扬,要是公司里的人知道……”何依莱又在一旁煽风点火。


宁向远听了她的话,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没同意离婚,你就乖乖守好自己的本分!”


“你休想!”我拿起地上的包转身就要走人,没想到宁向远一把将我扯了回去。


抡起一耳光招呼在我脸上,火辣辣的痛意让我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我吐出一口血,用手格挡着他的耳光,“疯子,你这个疯子,我要报警……”


“向远,别把她打死了,否则警察要真的找上门了!”何依莱看似好心的提醒着。


宁向远一脚狠狠踹在我肚子上,我立刻捂着肚子,躬身痉挛起来,“好痛……”


“哼,痛就对了,以后你就待在宁家,哪都别想去!”


宁向远像扔垃圾一样把我丢在地上,走到何依莱身边圈住她。


反手把她推倒在床上,解着衬衫扣子,“宝贝,再来。”


不多时,何依莱便在宁向远身下叫得卖力。
我望着这一幕,身上很痛,但心中更痛!这种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床上交叠在一起的男女连拍下数张照片。


没想到拍照声不慎惊动了床上的人,我咬牙攥紧手机,猛的爬起来逃出了卧室。


“向远,她跑了!”何依莱反应过来,急忙推开宁向远,“快,快抓住她!”


我慌忙打开大门,对面的门也正好打开。


我一头撞在对面男人的身上,那是一股浓烈又清冷的危险气息。


抬起头,瞬间愣住。


这个男人耀眼的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求你,救我。”


“为什么?”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目光不经意地朝我身后看去。


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邻居,又撞见了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并不想求助于他。


只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愣住,回头看去,宁向远已经追了出来,一脸不把我打死就不善罢甘休的表情。


下意识地躲在男人的身后,我小声地哀求道,“求你帮我。”


下一秒,整个身子悬空,我被他抱在怀里往电梯口走去。


“谢谢。”在没看见宁向远的地方时,我轻松了一口气,从他怀中挣脱出来,没想到他忽然一把将我拽了回去,低沉而清冷的声音,透着危险的气息。


“怎么?利用完我就想扔掉?”


“你?”我有几分错愕,看不懂他。


男人却并未给我说完的机会,语气淡淡的打断了我,“上车。”


我本能地想要拒绝,毕竟我和他不熟。


但顺着他的目光,我又看见了追下楼的宁向远,一咬牙,就坐在了男人的车上。


只见后视镜里一闪而过宁向远扭曲的脸,车就绝尘而去了。


车上,我的心砰砰乱跳。


我用余光打量着男人的侧脸,不知为何,我总觉着男人看自我的眼神过于热切,又怕错觉,干脆别开目光看向窗外,却惊讶地发现,他带我去的路段越发陌生。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有些心慌,脸上也多了几分警惕,怕自己碰上人贩子。


尽管是一个长得好看的人贩子。


“回家。”他语气自然,像是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我不去!”我立刻反驳他。


记忆中这个男人上个月才搬到我的对门,算上这次,我们见面的次数也不过一只手。


男人只是玩味地看了我一眼,“大姐,是你求我带你离开的。”


只是一眼,我就收回了自己放在车门上的手。


其实这个男人并不是那种气场张扬的人,相反还十分内敛。


但不知为何,我始终都能感觉到来自于身边的压迫,低调沉稳的气质中,隐隐还藏着那么几分逼人。


我紧张到冷汗岑岑,直觉这个男人很危险,“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叶赟枫。”男人淡淡开口,我翻遍了记忆,他就单纯是个不认识的陌生邻居。


思前想后,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叶先生,我已婚,厌恶小三。”


叶赟枫眸色暗沉,淡淡说道,“别自作多情,我对你没兴趣。”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尽管现在这个点我无处可去,但依旧坚定地说道。


“那就请你放我下车。”


“嘶——”刺耳的刹车声后,我又对上了男人清冷而危险的眼睛。


他幽深的眼眸中,似乎闪过片刻的迷思。


我顾不上看清,趁着这个空档,拉开车门就朝着远处跑去,


听见身后的轰鸣,我心中一惊,发现声音逐渐远去,才松了一口气。


三十分钟的车程,我足足走了三个小时,躺在酒店的床上,我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


一夜无眠,我哭干了自己所有的眼泪。


恍惚着回到自己的家,没想到推开门,却看见一地狼藉。


我瞬间惊醒了,家里像是刚刚经过一场浩劫,所有家具都不翼而飞,除了地上的垃圾,只有空荡荡的房子和我自己。


腿一软,我一屁股坐在卧室的地板上,那张昨天还布满了欢爱痕迹的大床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后,我确定这并不是一场梦境。


慌乱的感觉,瞬间就占满我整颗心。


就在我彷徨无措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拍门的声音。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我面对着黑压压的一片人,顿时有些心惊,这是什么情况?


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立刻涌上心头,那就是宁向远卷钱带着小三跑路,却留我在这里给他背锅!


来不及多想,门外的那些人显然已经等的不耐烦,叫嚣着就要硬闯,“你要是没钱,就趁早滚出这里!”


我揉了揉胀痛的脑袋,软言问道,“你们有话好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没人给我解释,乌压压的一群人就涌入门内。


我紧贴着门边,看着那些人像是强盗一样进入家中,心中七上八下的。


“砰——”


不知道是谁不小心带上了门。


门关上的那一瞬,我抬起头,突然看见了对门的男人。


他依旧是那样耀眼,脸上面无表情,幽深的眼眸似寒冰覆盖,透着让人心生寒意的冷漠。


世界有过片刻的寂静,接着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再也没有时间去探究那道清冷的目光后,究竟藏着怎样的情绪涌动。


顶着周围人在瞬间发生变化的目光,这样的目光让我如芒刺背,冷汗直流。


“这间房子里只有她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大叫了出来。


我看着那些猥琐而油腻的目光,本能地想要拉门而逃,又怕我的动作刺激到那些人早已激发的兽性。


“没钱就肉偿,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道理。”

我只觉着背后一阵大力,紧接着就跌入了一个恶心的怀抱。


周围如狼似虎的目光让我不由自主地打着寒颤,男人的淫声笑语瞬间淹没了整个房间。


“嘶——”衣料破碎的声音让我再也控制不住的尖声叫了起来。


我拼尽全力的反抗着,在一群被欲望诱惑的男人面前无疑是杯水车薪,“放开我!”


“这小娘们生的真不错,让我来看看……”腿被人强行拉开,羞愤在瞬间吞噬了所有的感觉,我整个人都剧烈颤抖着。


“你们这些禽兽!放开我!”我双腿用力的踢踹着,但在男人的禁锢下也不过是无力的挣扎,裤子脱下的瞬间,冰凉的空气袭来。


我大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我绝望而嘶哑的尖叫着,“叶赟枫!救我!”

 

“砰——”


门板碎裂的声音让房间再一次陷入寂静。


一股强烈的寒流袭来,我瞬间感受到来自地狱的威胁。


叶赟枫冰刀般的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的目光最后定格在我身上,伸手扯下了西装外套扔在我半裸的身上。


叶赟枫转回视线的同时,四目相对,他眼神中包含着让我难以读懂的复杂情绪。


“叶……”尽管隔着一道外套,我还是觉得特别羞耻。


他没有理会我,门开门关后,只留给我一道清冷的背影。


我突然觉着咽喉像是被什么掐住,那句谢谢横生生堵在胸口,让我喘不过气。


触目可及是他几乎让鲜血染透的白色衬衫,痛意牵连着我的心。


这个男人,太奇怪。


我拿出手机想给宁向远打电话,几次都没打通后,我接到了园长的电话。


“不上班就滚!以后也不用来了!”


短短一句话,我在失去了家庭之后,又失去了工作。


我这才知道,昨天在我走后,一个孩子从滑梯上摔下,尽管是件小事,但不依不饶的家长还是抓着不肯放。


我怕那些要钱的人再度找来,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那座空壳。


四顾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宁向远的电话关机,我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我只能先回娘家,没想到在街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是我妈!


她刚从公交车上下来,瘦弱的身体在寒风中颤颤巍巍,朝着医院的大门走去。


我心中咯噔一声,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刚想叫她,却还是闭上了嘴巴。


我妈身体一向不好,但每次生病也会告诉我,这次瞒着我来医院看病,难道是?


眼看着我妈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医院的大楼里,我立刻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


“对……对不起。”我跑的气喘吁吁,一不小心就在楼梯的拐角处撞上了一个人。


我顾不上看清,撞的是谁,只是匆匆道歉后,就朝着我妈的背影追去。


医生办公室。


我紧紧拽着医生的白大褂,哭求道,“求求您了,就告诉我她生的到底是什么病。”


他还是冰冷的拒绝道,“小姐,这是病人的隐私,我们无权告诉任何人她的病情。”


“我是她的女儿啊,她是这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了,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我脸色惨白,哽咽着声音乞求道,就差给他下跪了。


我不敢去刺激病床上的母亲,甚至也没让她知道我已经跟来了这里。


“你说你是她的女儿,但她生病这么久,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你。”他职业化的笑容和冰冷的语气让我心生寒意,“你妨碍到我工作了,请你出去。”


听见这句话,我膝盖一弯,差一点就要跪下去。


“告诉她。”简短的三个字,周围的嘈杂声瞬间安静。


循着声音,看到叶赟枫推门而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邻居真闲?


“你……你是谁?”


做医生的并非没见过那些盛气凌人的权贵,也自有一套办法与之相处,大抵是从没见过这样的人,语气淡淡,却暗藏着不容拒绝的压迫,让人完全拿捏不准他的实力。


“叶赟枫。”叶赟枫平静开口,脸上看不出任何一丝怒意。


其实他的气场并不张扬,但越是克制,越是能让人感受到其中隐藏着逼人的寒意。


我很奇怪医生的反应。


因为他听见这个名字后,既没有展现出不屑一顾,也没有一脸堆笑的迎上来。


而是一脸惊恐的后退。


很快,上至院长下至主任的所有领导都出现在了这间办公室里,原本偌大的办公室瞬间显得有些拥挤,但每个人都与那名医生的反应如出一辙。


最终还是院长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知叶总大驾光临,多有得罪……”


我没想到看起来阅人无数的院长,居然在一个后辈面前毕恭毕敬,对叶赟枫的认识再一次刷新。


我拦在叶赟枫面前抢先开口,“我是病人萧岚的女儿,我只是想了解她的病情而已。”


我看到包括叶赟枫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院长立刻反应过来,指着医生骂道,“你难道不知道病人家属有知情权么!还不赶紧把萧……这位小姐母亲的病历拿过来。”


房间内的气氛回暖,院长抹了抹他稀疏的白发,一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叶赟枫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带着人赶紧滚下去。


原本还人山人海的办公室瞬间就空了下来。

走廊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喧闹,原本因为气氛压抑而不敢说话的人立刻炸开了锅。


“你知道么?叶氏家族富可敌国,刚才的叶总是他们家族唯一继承人呢。”


“传说中他不是一个丑男工作狂么?我的天,没想到竟然长的比明星还好看!”


“我听说啊,刚接管叶氏集团时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中间几经波折,就连他老婆都弃他而去,但他却用不到半年的时间,让大家看见了他的成绩……”


 

外面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悉数听入了我的耳中。


抬头疑惑的看了叶赟枫一眼后,我的注意力就被手中的病历吸引过去。


看见诊断书上胃炎十年,胃癌三年那句话,我再也没空去想那些关于叶赟枫的八卦,内疚和自责瞬间席卷了整颗心。


三年前,三年前正是我嫁给宁向远的时候。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母亲为了不影响我的幸福,竟然独自承受了三年的病痛折磨。


我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泪如决堤。


“小姐你也别太难过,胃癌和其他癌症不太一样,并不会立刻导致病人的死亡。”


医生走到了我面前,看的出他对叶赟枫还是心有余悸,对我耐心解释道,“你母亲年纪不大,只要手术切除的干净,饮食上再配合治疗,完全可以延长十到二十年的寿命。”


宣泄过后,我也渐渐平静下来,暂时没有理会医生,而是先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他确实一如初见的耀眼,他的能力也确实一次次超出我的想象。


但即使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富可敌国,那也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弯下腰,连同以前欠他的一起,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声,“谢谢。”


没等他反应,我又抬头认真地说道,“谢谢你的帮助,但我想和医生单独谈一谈,”


叶赟枫抬眸,目光冰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他西装笔挺的背影,我的内心不知为何有些钝痛。


房间内的温度一下就冷了下来,医生面色尴尬地看着我。


或许明眼人都能看出想叶赟枫有要留下帮助我的意思,而我却这么的白痴,还拒人千里之外?


我知道,这个男人惹不得,想从他那种人身上得到好处,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但我不知道,那时的想法,直接应了我和他纠缠不清的余生。


我也顾不上医生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朝着他客气地问道,“我想知道具体的办法和费用。”


他回答也算是细心,听完他的话,我面色沉重地走去了我妈病房。


轻轻地握住她瘦削苍老的手,生怕自己的动作太大弄醒她。


看着病床上面黄肌瘦的母亲,我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深知我妈的病早治疗完全可以痊愈,但她舍不得花钱,这才越拖越重。


如果我早点知道这件事,求一求宁向远,还能拿出这些钱,现在……


别说是后续治疗的上百万我拿不出来,就是眼前手术的三十万我都负担不起!


但我知道,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赶紧再找一份工作。


我细心地替母亲掖好被子,朝着医院外走去。


寒风呼啸,我站在大街上,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寒颤,却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西装革履,看起来十分干练。


“萧小姐,我们总裁请你去旁边咖啡厅一见。”男人对着我摆出了请的手势。


我朝着旁边看去,果然透过玻璃窗看见了叶赟枫的身影。


他并未看向这边,只是胸有成竹地盯着手中的咖啡。


“我和他没什么好谈的。”我果断摇了摇头,下意识转身就走。


这个男人太优秀,优秀到一看见他,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


“如果这是欲擒故纵,那你成功了。”


我只觉着耳边落下了一道冰冷的声音,胳膊就让人拽住。

“如果叶总对我有所企图,我希望您可以明说。”既然他那样坦白,那我也开门见山。


叶赟枫的表情明显一怔,看见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但我明显低估了对手的实力,叶赟枫脸色在短瞬变为正常,淡淡说道,“我知道你缺钱,所以我打算包养你。”


包养?


分明是最具色彩的话,从他口里说出,却完全是两个模样。


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一丝感情,像是说着最平淡无奇的事情。


我顿在原地,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紧接着,又听见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反正你老公也在外面玩女人,你何不也搞个外遇,正好可以报复他。”


我没有接话,继续探究捕捉着男人脸上的细微变化。


或许,像他这样一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自认凭着他的手段与谈判能力,对付我这样一个遭遇丈夫出轨并家暴,还忍气吞声的家庭妇女绰绰有余。


但,我只是安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一个笑话。


我不明白面前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又一次陷入了迷思。


明明是盯着我的脸,我却感觉他有意在我身上寻找别人的影子。


我生性心思细腻,身为幼师更是认真研读过心理,他的行为太反常了。


萍水相逢,他一再出现和帮助,硬是把我和他那样两个世界的人搅和在一起。


其中肯定有必然链接的因素。


不等我继续揣摩,我头顶忽然倾泻下一片阴影。


他突然上前,一把拽住了我的领子在耳边厉声质问,“你……”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叶赟枫,瞬间被他威胁的气息所吓到。


叶赟枫似有察觉到我的恐惧,口中的话戛然而止,唇边很快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


“你可以考虑考虑我,无论床上床下,我哪方面都比那人渣强百倍。”


我面色彤红,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我等来的竟然是这样一句简单粗俗的话。


“我不是那种女人!就算掉在了狼窝里,也不会与畜生为伍!”


说完这句话,我甩手直接离开。

 

我知道自己会再次见到他,却没想到见面来的那样快。


我看着对面沙发上的男人,心中微微一愣。

明明我已经避开了叶氏旗下的所有公司,没想到还是遇上了叶赟枫。


“叶总还真是阴魂不散。”我已经放弃了面试的所有礼仪,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当初求我帮你的时候,语气可是低三下四,现在麻烦解决了,就翻脸不认人?”


“我……”我一时有些语塞,这个男人确实对我有恩。


我也自认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声气,“我真的很感谢你,只是……”


“既然感谢,就要拿出诚意,而不是嘴上说说。”他打断了我的话。


我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沉稳的语气,像是谈着一场交易。


我摇了摇头,拒绝道,“叶总想要的东西我给不起,而且你说过对我没有兴趣。”


叶赟枫大抵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用这句话塞回给他,不由轻笑出声。


见他收了一身逼人的寒意,我却并未放下心,目光中仍是充满警惕。


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照片,轻轻推到我面前,淡淡开口,“我需要你的帮忙。”


“啊?”我觉着有些奇怪,他并不像是那种会轻易开口求人帮忙的男人。


更何况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可以帮上他的地方。


只是当我的目光落在照片上时,眼中的疑惑完全变成了震惊,“这……这是?”


“我妻子,前妻。”叶赟枫语气沉稳而平静。


“她……她在哪里?”我不可置信的盯着照片上的女人,有一瞬间几乎把照片上的人错认成我自己。


但那个女人身上高贵冷艳的气质,一看就像是上流社会的名门淑女,和我这样出身贫寒的小幼师,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并未回答我的问题,目光沉默地看着照片上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在医院听见的八卦,心中微微一顿,“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叶赟枫淡淡一笑,“传闻是真的,但我现在要它变成假的。”


“叶总的意思是?”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样耀眼的男人会出现在我对门,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帮助我,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有备而来。


我抬眸冷笑,“所以你是想让我成为另一个女人的替身?”


“三百万,我尊重你的选择。”


叶赟枫语气一如既往的沉稳,坦荡的目光,让我有些心惊。


我抬头看向他,唇上勾起一抹冷笑,心中却不敢有笑意,“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答应你?”


这个男人能给我的,不过是表面奢华的生活,而他看上的只是我这张相似的脸。


“恕我直言,叶总您这样的行为与您口中的人渣,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盯着面前的男人,原本以为他会愤怒,会像所有人一样骂我不识好歹。


我确实不识好歹,但凡我识趣一点,就不会和宁向远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想到叶赟枫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这样的克制让我有些心虚。


“忘了告诉你,那个人渣怕你把事情搞大,不仅卖了房子,还以你的名义借了一笔巨额的高利贷,现在已经带着小三携款逃走了。”


叶赟枫用最漫不经心的语气,将最残酷的事实摆在了我面前。


“什么?”尽管早有预感,但亲耳听见这个消息,我还是惊到全身颤抖。


“你当然可以坚持你的清高,如果你认为那比人命更重要。”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叶赟枫说的没有错,我的清高在我妈的生命面前一钱不值。


而面前的男人和宁向远那个人渣最大的区别,在于他的坦荡。


我低下头,终于认清了现实。


叶赟枫忽然勾起我的下巴,逼迫我看着他的眼睛,“三天后我有个商业性质的家庭聚会,如果你同意,我会让池旭来接你。”


“好。”我想到病床上的母亲,迅速地抬头说道,“但是……”


“钱会打到你卡上。”叶赟枫轻描淡写地说着,转身离开后,只给我一个清冷的背影。


望着钱已到账的短信,我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他刚才的话上。


商业性质的……家庭聚会?


看来这个男人面临的处境也不见得就有多好。


我嗤笑着,试图用这样的暗示掩饰内心的忐忑。


如果是家庭聚会的话,那我要怎样才能不露出马脚?


我揉了揉脑袋,本想着随便应付了事,但钱我已经收了,事就要给人家办好,我来到图书馆,研习了整整三天上流社会的礼仪,想着到时候千万不能给他丢脸。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尽管我是以叶赟枫妻子的名义出现在叶家的聚会上,却并未受到相应的礼遇。


非但没有礼遇,叶家人对我的出现,简直可以用冷漠来形容。


我穿着一袭高定碧绿长裙,摇曳着走在叶赟枫的身边,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但背后依旧有人指指点点。


我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像?”


“不,你做的很好。”


“那他们……”我没有说下去。


突然意识到周围人的冷漠,并非是对我的不满,而是对我所扮演的那个女人的不屑。


这样的发现却并未让我觉着庆幸。


很快我就看见一个打扮妖娆,妆容精致的女人,气势汹汹地朝这里走来。


我下意识地想要给她让路,只是……


“啪——”我还未反应过来,就觉着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意。


又听见她尖酸刻薄的声音,“冯安然!你这个贱女人!还有脸回来!”


我一脸茫然地看向叶赟枫,不知道他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这样一闹,我们立刻成为了众人目光的中心。


但让我意外的是,叶赟枫似乎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完全没有要帮我的意思。


我看着周围人如刀般的目光,听着他们议论纷纷的声音,额头上顿时布满冷汗。


我发现自己完全搞不懂面前的男人了,他竟然眼睁睁地看着我被人打还无动于衷?


“怎么?你以前不是很厉害么?现在说不出话了?”


我的不反抗,显然换来了那个女人的更加咄咄逼人。


眼看她气焰嚣张的又要朝着我扑过来,嘴上还叫嚣着今天要狠狠教训我。


我下意识就想躲进叶赟枫怀中,抬头时却看见他冷漠无比的目光。


我心中一颤,拿起桌上斟满酒的酒杯,就朝着女人脸上狠狠泼去,“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愿意回来!”






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