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silence》第四十章

上瘾2019-11-17 16:47:33

“柯子......”胖子刚开口。


“辉哥、胖哥,你们回去吧....我、留下来陪他!”陈柯已经从绝望中慢慢走了出来,过了今晚人就没事儿,只要熬过今晚,陈柯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不是......柯子,你想留,哥、哥不拦着你,可是你这身上都是血.....”这会胖子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劝好,低头揉了揉眉心,小心翼翼的看向辉哥。


“胖子去附近酒店开个房,你带着柯子先过去洗个澡,叫下面的人送两套衣服过来,我和六先在这守着。”辉哥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放在鼻子底下用力吸了吸,脸上透露着疲惫。


陈柯没吭声,还和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原地,眼中了无生气。


“柯子....听话!”胖子伸手去搂陈柯的肩膀,然而......


“柯子.....这么说吧ICU里躺着的那位,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你是想现在把自己收拾干净了,还是想一步不离,让他醒了看见你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辉哥皱了下眉,开口的语气重了几分可是越看陈柯越是不忍心说下去。


辉哥有种错觉,病房里那位要是就这么挂了,他面前这兄弟,说不准,说不准就要跟着去了。


陈柯抬起手臂胡乱的擦了一把眼睛,脸上,血迹和眼泪模糊成一片,说他是在丧尸片里走出来一点都不为过。


“走!听辉哥的话,就你现在这德行,活人都能被吓死了。”胖子在一边敲着边鼓,终于陈柯迈开腿,跟着胖子走了出去。


人走了,漆黑的走廊只剩下一个人,辉哥扶着墙壁,走到座椅旁,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坐了下去。


不一会,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辉哥!”六姐的形象明显是几个人中最好的。


“坐!”辉哥吸着鼻子底下的烟卷有些困乏的说道。


“这人到底什么人,怎么突然间就冲过来了!!”


“之前在店里见过一面,来找小柯的,说是他数学老师。”六姐靠在椅背上,浑身酸疼,胳膊上几处明显的青紫色,忙前忙后的身体上的伤口都没来得及处理。


“你确定他是个老师???”辉哥就觉得陈柯的种种表现,实在是太亲这个人了。


“嗯,事后我和胖子派人查过,确实,小柯学校的数学老师,不过......”六姐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这事儿就算他不说,胖子也肯定得说出来,就胖子那猪脑袋,还是自己来说吧。


“不过什么?六,你是觉得今天这事儿还不够头疼是吧,打哑谜,有意思?”


“病房里躺着的那个喜欢男人!”


“啊?”辉哥打死都想不到,六姐接下来要说的是这句话。


“喜欢什么?”辉哥紧皱着一张脸,手里的烟卷都被揉弯了。


“喜欢男人,大哥!!”六姐没控制住喊出了声来。


“行行行,我没聋呢,喜欢男人??喜欢男人??难道????”辉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瞪大了眼睛看向六姐。


“你看我干什么......”六姐被看得有些紧张。


“我,从没见过柯子这么在乎一个人,魂都没了,他、难道他俩????”


“不知道!”六姐平静的摇了摇头。“我刚失恋现在不想提及和感情有关的任何话题。”


“得、你这情商和你说了也是白说。”辉哥摆摆手。


“行,那您和胖子说去。”六姐也没好气的说道。


“我.....”辉哥拍了几下胸口,被气的心中一堵,胖子还不如眼前这个呢。


不到半个小时,陈柯就出现在了医院里,换了衣服,身上的血迹也洗的干干净净.....不过依旧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ICU病房家属不让进,今儿晚上就在走廊里凑合一晚,明天如果转到普通病房,六都给安排好了,单人间,你陪着也方便。”辉哥拍着来人的肩膀,这小子够义气,晚上奋不顾身的给自己挡刀子,这小兄弟,他没白交。


“谢谢辉哥!”陈柯点头道谢。


“谢什么,要不是你,哎....现在里面躺着的就是我,我该谢你才对。”


“辉哥,安、安老师....如果让学校知道他参与到帮派.....”陈柯低着头,犹豫着后面的话要怎么说好。


“放心,他那工作丢不了,学校那边,我有办法,对了,我给你叫了两个兄弟,这几天他们会在暗处守着你们,我怕老六那孙子来阴的,这一仗,帮派是不得安宁了,这几天我就不过来看你了,这事儿还得平一平才行。”


“嗯,我明白!”


“行了,那我先走了!好好照顾着,不用担心钱,这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他救了我一条命,是我辉子的恩人。”


.......


辉哥带着六姐走了,胖子留下来陪着陈柯呆了一会儿,陈柯呆坐在椅子上,双眼空洞,话也不说,胖子呆了一会儿觉得尴尬,安慰了一番后也就走了。


走廊里静悄悄的,时不时有晚班的护士经过,陈柯就这样在椅子上坐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陈柯找到了安然的主治医生,医生在看过情况后宣布安然已经脱离危险期,不过人失血过多,可能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安然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单人间,一张大床,有电视,有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洗澡,环境挺不错。


安然静悄悄的平躺在床上,手上挂着点滴,脸色泛着白,失血过多是没跑了。陈柯小心翼翼的掀开被角,安然身上穿着病号服,手指掀开腰部的衣服,纱布包裹着的伤口,陈柯脑中不断闪现那把匕首插在肉里的画面,红色鲜血如同喷泉般涌现出来。


放下衣服,给安然塞好被子,出门管护士要了些棉签,打了一瓶温水,棉签蘸着温水,轻轻的涂抹在安然的嘴唇上,小心翼翼,如同抚摸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陈柯呆坐在病床前,双手伸到被子里握住安然的手,眼睛看着安然的脸,好像一眨眼病床上的人就会消失一般。


这期间六姐来了一次,给陈柯送了些吃的和生活用品,唠唠叨叨说着一些嘱咐的话,无意间看见陈柯伸进被子里的双手,六姐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什么也没问,默默的离开了。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晚上,陈柯趴在安然床边,浅浅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安然还是没有醒,医生来检查,还是那句话,危险期过了,失血过多,一时半会醒不了。


陈柯重复着前一天的事,小心翼翼的给安然喂水,打来热水,用毛巾帮安然擦拭手臂和腿部的肌肉。


天黑了,陈柯安静的趴在床边,侧脸轻轻的蹭了蹭安然的手臂,体温是暖的,熟悉的味道,陈柯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心安。


第三天,安然醒来了一次,嗓音沙哑的在念着水,陈柯大喜,给人喂了温水,又急忙的叫来了医生,不过....喝过水的安然再次昏迷了过去。


“急的不得....身子太虚弱了,得好好养养....”医生看完,说了两句便走出了病房。


陈柯心里高兴,哪怕就一分钟,安然是醒了,越来越好,总算也是有个盼头。


第三天晚上,深夜,陈柯感觉头顶上有什么东西晃来晃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抬起头就瞧见安然虚弱的晃动着手臂,虽然有些牵强,可是脸上明显的是笑容。


“安然?”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直到滴落在下方的手臂上,陈柯才真的反应过来。


“安然!”陈柯又叫了一声,他好怕、他怕安然再次睡过去,他怕安然生气,怕安然不理他,不,这些都不重要,他、害怕世界上再无安然这个人。


“哭、什么....爱哭鬼!”安然气息微弱,手指轻轻的点了下陈柯的额头,安然的瞳孔是黑色的,漆黑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般。


安然的一句话,陈柯的情绪一瞬间到达了临界点,眼泪喷涌而出,属于男人的,无声的哭泣。陈柯瞪着红肿的眼睛,眼泪还是在流,此刻他已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个人是他的,就算是死神也不能把人从他身边夺走,这是陈柯一直坚信的。


“爱哭鬼.....咳咳....“安然没有制止陈柯的哭泣,有些艰难的抬着手,用手背擦拭着陈柯脸上的泪痕,脸上满是宠溺。


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再也流不出眼泪,“安然,我喜欢你,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还有什么狗屁老师的身份,这些都不重要,我喜欢你,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死神也不行!”陈柯一边抽噎一边说道。


“我知道....”安然想尝试着坐起来,可是身体却没有半分力气。


“你知道什么?”陈柯一愣。


“知道,你喜欢我!哈哈哈哈.....”安然的笑声很轻,没什么力气,可是能感觉的出来,他是真的开心。


陈柯静静地看着安然笑,弯弯的如同月牙一样的眼睛,白皙的脖颈,随着身体的颤抖,若隐若现的锁骨,细长的手指正勾着他的手腕。


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也许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微信公众号:danmeigushi

微博@奎因

吃肉进群

qq群1:306936313 

qq群2:  565034910 



(未完,待续)


《诱拐兔子君》实体书出版

《脱下你的医师袍》实体书已出版


《先生来盒保险套》实体书已出版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