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多.久.同.房一次对女.人最好,看完你就知道了!

教你扎头发技巧2021-01-08 14:32:58

第1章 男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酒店的大床剧烈的摇晃着,男人掐着女人的腰,从身后狠狠驰骋在女人的身体里。

粗沉的低喘混合着婉转的哼吟,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男人已经激战了整整三个小时,浴室、厨房、阳台、卧室……

意识渐渐清明,当叶绾绾发现正在跟自己翻云覆雨的人是谁时,惊得灵魂差点飞出天外。

霍北霆!怎么会是他?

霍北霆发现她变得清明的目光,眼睛微微眯起,动作却丝毫未停。

灯光下,他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深邃,好看得近乎完美。

叶绾绾心脏一阵惊悸颤抖,身下的电流一波波冲击着大脑。

这是她曾经深爱,现在依然爱着的男人。

可是,他马上就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

他们现在只是雇佣关系,她是霍家的私人医生,而霍北霆只是她的雇主,仅此而已……

叶绾绾深吸一口气,用仅剩的力气,抵住他的胸膛:“霍先生,不,不要……”

听到她喊他霍先生,男人瞳孔微缩,唇角勾起一抹讥讽,这个称呼还真是生疏!

他猛地一个挺身,狠狠撞在她的最深处:“不要?刚才是谁饥渴难耐的求着让我上她的?”

“……”叶绾绾用力咬着唇瓣,舌根轻颤。

早知道他恨她,可是亲口听到他冰冷的嘲讽,心还是不可遏制的一阵揪痛。

霍北霆邪魅勾唇,淡淡冷嘲:“想被我艹说一声就是了,何必吃了春-药再来勾引我这么麻烦!”

“我没有,唔……”她刚要开口辩解,便被男人凶狠的动作撞成破碎的嘤咛。

“还装?”霍北霆冷笑一声,捏着她的下颌,迫使她看向试衣镜里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叶绾绾,看看你有多放荡,当年你是不是也是用这样的方法勾引到秦君浩的,嗯?”

他故意放慢动作,让她看的更清晰。

看到镜子里浪荡不堪的自己,叶绾绾只觉得羞愧欲死,呜咽道:“我没有,我跟秦少什么都没有……”

秦少?呵!叫的可真亲切!叫他倒是一口一个霍先生。

霍北霆用力掰过她苍白的小脸,目光幽寒:“没有?那你告诉我,我们在一起时,我从来没碰过你,你的那层膜是怎么破的?早就不是处的你,又回来找我,不是为了钱还能是为了什么?”

叶绾绾拼命的摇头。

不是这样的,她没有跟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她的第一次在她十七岁那年就被他疯狂夺去……

她回到他身边,宁愿遭受众人的白眼也要留下来,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她爱他啊。

可是,梗在喉间的话却说不出口,他要结婚了,马上就成了她的妹夫,再解释还有什么意义。

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已经不是她,她的爱在他眼中也只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叶绾绾咬着唇,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狠狠砸在地上,没入地毯。

霍北霆怒火烧的更旺,看着她娇媚动人的模样,他立刻联想到她被别的男人肆意占有的画面……

怒火熊熊燃起,心里仿佛有一头野兽横冲直撞。

他恨她,恨不得毁了她。

霍北霆粗暴的掰过她的身体,再次将她贯穿,捏着的她的双肩一阵猛烈的冲刺……

第2章 不知廉耻的贱人

激情过后,霍北霆毫不犹豫的抽离,像丢弃破烂一样随手把她丢在一边。

他重新整理好衣服,冷冷道:“下周是我和雨柔的婚礼,你最好别去招惹她。”

他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砸在她的心上……

顿顿的痛处从心脏处蔓延开来。

她心如刀割,睫毛颤抖的厉害。

明明刚刚他们才做了那么亲密的事,他怎么能冷酷至此。

她手指暗暗揪紧身下的裙摆,颤声问:“那我呢?你又当我是什么?”

“你?你想被我上不就是为了钱吗?”霍北霆拿出一张黑卡,施舍似得甩给她,“这里有五百万。”

苍白的小脸被银行卡坚硬的棱角刮到,火辣辣的疼。

她到心剧烈的抽搐着,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钱,他竟然以为她是为了钱……

她不是出来卖的……

难道在他心里她就是个妓女吗?

可她自始至终都只爱他一人,只跟他一个人发生过关系啊!

叶绾绾鼓起勇气通红着眼眶道:“霍北霆,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你的未婚妻叶雨柔让人给我下的药,如果不是我奋力挣脱,现在很可能已经被那群流氓给……”

霍北霆冷嗤一声:“叶绾绾,没想到你已经恶毒至此,连自己的妹妹都要诬蔑!你若敢招惹她,我要你好看!”

叶绾绾心痛了一下,他向来说到做到,为了叶雨柔,他连她都会下狠手吗?

霍北霆像是一分钟都不愿多待,拿起外套便出了门。

……

叶绾绾忍着身体的酸痛,整理了下衣服。

忽然,门砰得一声被推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房间。

“贱人,你竟然敢勾引我未婚夫!”叶雨柔一脸凶狠的冲上前来,扬手就甩了叶绾绾一巴掌。

叶绾绾本就体力消耗过度,猝不及防,被打的跌倒在地。

叶雨柔一脚踩在她的手上,伸手揪住她的头发,眼中妒火熊熊:“叶绾绾,你刚才跟霍北霆干了什么!”

剧痛袭来,叶绾绾只觉得头皮都快被扯掉了。

叶雨柔瞥见她身上欢爱后的青紫痕迹,眸光几乎要喷出火来:“你果然跟他上了床,贱人!贱人!”

叶雨柔对着叶绾绾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完全不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

“够了,”一个穿着奢华的贵妇人走上前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叶绾绾,面无表情的对叶雨柔道,“别把人打死了。”

叶雨柔气愤难平:“妈,这个小贱人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住我们的,我们还白白养着她那个植物人的妈,她不过就是叶家养的一条狗,凭什么跟我抢男人!”

叶母冷冷扫向叶绾绾:“绾绾,你再怎么缺男人也不能勾引自己的妹夫啊,这次确实是你不对,你自己消失吧,永远别回江城了。”

第3章 手指被掰断

永远别回江城……

要她永远不见霍北霆么?

叶绾绾觉得可悲又可笑,这就是她的养母,世人眼中所谓的大慈善家。

她七岁被收养,八岁就开始给叶家当佣人,十四岁开始打工挣钱,十八岁被迫辍学……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叶家的养女,叶家对她跟重如山,却不知道她在叶家跟狗同吃同睡,甚至连狗都不如,至少狗不会动不动就挨一顿毒打。

叶雨柔为了让她断了对霍北霆的念头,强行给她灌下春药,找了一群地痞流氓要跟她发生关系,却不想被她逃了出来。

现在又说她勾-引霍北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叶绾绾眸中闪过一丝倔强:“我不能离开,霍老夫人的病还需要我继续治疗。”

叶雨柔顿时怒从中来,气得用鞋跟狠狠碾她的手指:“你以为你是谁啊,华佗在世不成,霍家那么多名医,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还真特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唔……”叶绾绾疼的牙关都在颤。

叶雨柔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嫉妒的火苗似要从眼睛里喷出。

叶绾绾的母亲出身中医世家,有着一手好医术,叶绾绾自小聪慧,在母亲耳濡目染的熏陶下四岁就学习中医。

虽然母亲后来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但叶绾绾一直谨遵母亲教会,没把医术落下。

她经常给穷人免费问诊,不知不觉间医术竟有了卓越的进步。

霍老夫人因为上了年纪,经常偏头疼,还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看遍了所有大型医院专家门诊都不管用。

最后却是叶绾绾的针灸起了效果,霍老夫人在叶绾绾的治疗和照料下渐渐好了起来。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叶绾绾才成了霍家的私人医生,名正言顺的留在了霍家。

可是她的心思,叶雨柔一眼就看穿了。

她根本就是对霍北霆不死心。

虽然霍北霆现在恨叶绾绾恨的要死,叶雨柔却也不能就此放心的让她待在霍北霆的眼皮子底下。

恶意丛生,叶雨柔忽然抓起叶绾绾那只漂亮白皙的小手,狰狞道:“贱人,我看你没了这双手还怎么留在霍家勾引霍北霆!”

说着,咔嚓一声,叶雨柔将叶绾绾的手指生生掰断了,叶绾绾惨烈的痛呼,痛苦的蜷缩在地上,手指扭曲成诡异的角度。

叶雨柔眼中闪过报复性的快感。

她虽然是叶家的千金,却样样不如叶绾绾,学习没她好,人缘没她好,连交的男朋友都不如她。

不过是个低贱的下人而已,凭什么得到霍北霆的疼爱。

……

面对叶雨柔的狠毒,叶母一句嗔怪的话都没有,看着叶绾绾的目光仿佛在看任人宰杀的阿猫阿狗。

良久,她才淡淡道:“绾绾,既然你已受到惩罚,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你应该明白你和你母亲欠叶家的,今天的事说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明白吗?”

叶绾绾痛苦的咬着唇,泪水簌簌而下。

叶雨柔嫉妒她学习好,所以她高中就被迫辍学。

叶雨柔嫉妒她漂亮,所以她从不打扮自己。

叶家需要保姆,所以她辞掉工作回家当专职保姆。

医术是她唯一的骄傲,是她可能和霍北霆并肩而立的唯一资本。

可是手指被掰断了,就算重新接好,她也再也无法给别人把脉,无法施针,她有再好的医术也等于废了。

今后还有什么理由留在霍北霆身边……

第4章 下贱无耻的女人

转眼到了给霍老夫人例行治疗的日子,叶绾绾却称自己身体不适没有去。

霍北霆听到原因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以为爬上了他的床就可以拿乔了是不是?

他气愤不已,直接驱车来到他给叶绾绾安排的住所,砰得一声踹开门。

却见叶绾绾穿着白色长裙,抱着膝盖坐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上,静静的望着外面的天空。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近乎透明的小脸上,仿佛一碰就碎。

霍北霆不由愣了一下,心像是什么咬了一口,酥酥麻麻的疼。

往日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曾经在他最艰难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每天都盼着一回家能看到她像现在这样坐在沙发上等他。

可是他却一次次失望,每次满心期待的推开这道门,又被无尽的失望淹没。

每一次的每一次,房间里都是空无一人。

他永远不会忘记,三年前,霍家最困难的时候,她却弃他而去。

当时霍氏濒临破产,霍父也因为牵涉经济案件被警察抓走,霍老爷子气得心脏病突发去世,霍老夫人承受不住一个又一个的打击住进了医院。

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霍北霆身上。

公司的老家伙们没一个服他,外面的压力更是铺天盖地让人喘不过气。

霍氏欠债十亿,如果不能再一个月内还清就要被宣告破产。

霍父会以经济诈骗被判处无期徒刑。

霍北霆会成为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在他最需要鼓励和支持的时候,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在他被竞争对手陷害关进警局的时候,他最爱的女人竟一声不吭的弃他而去。

他曾经给她找了无数种理由。

他以为她只是承受不住打击暂时离开了他。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

他等了她三年,最后等来的确实她和秦家少爷早就同居的消息。

如果不是叶雨柔跪在叶正秋面前三天三夜,求叶家倾力融资十个亿,霍家早就家破人亡了。

呵,好个情深不悔。

是谁说无论他贫穷还是富有都会对他不离不弃的。

是谁说这辈子非君不嫁的。

本以为他们永远不会再有交集了,可谁知,霍氏重新成为六大豪门之首时,叶绾绾竟然又回来找他了,还说一直爱着他,死缠烂打千方百计,最后利用给他奶奶治病的由头留在了霍家。

只可惜,她再也不是他心中纯洁无暇的白月光,她只是个为了钱能出卖一切的无耻女人罢了。

想到过去,霍北霆胸膛里像塞满了棉花,憋闷的怒意横冲直撞。

他用力握紧拳头,指关节握得咯吱咯吱响。

“叶绾绾!”他大步上前,一把将她扯下沙发。

看到她手上缠着重重叠叠的绷带,霍北霆瞳眸微微眯起。

如果不是叶雨柔之前在电话里不小心说出叶绾绾的手是被纸张划破了,他还真以为她是受了多重的伤!

装腔作势的女人,最讨厌!

叶绾绾惊愕的看向他,刚才有些走神竟没发现他什么时候来的。

霍北霆阴鸷的黑眸迎上她微愕的目光,带着无尽的嘲讽。

叶绾绾看着那张俊美如铸的脸,有一瞬间,现在的他和过去那个温柔的他重合。

被掰断手指的委屈瞬间如洪水般袭来。

多想,扑进他的怀里大哭一场。

可一无是处的她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如此优秀的他面前。

霍北霆看着她渐渐红了眼眶,心莫名的隐隐作痛。

该死,又想用这种柔弱不堪的模样勾引他!他发过誓不会再被她柔弱虚伪的外表欺骗。

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她领口处,斑驳的吻痕映入眼帘,昨晚的画面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回放。

浑身莫名的燥热,一股邪火从小腹处窜起。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