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狠心前夫搅黄我和现任的婚礼,还逼迫我捐献眼角膜,给他最爱的女人!

唯爱精品小说2020-05-22 13:43:04


第1章 就是因为钱


顾悦从小就觉得父母就算不是对自己恩重如山,也还算可以,爷爷更是疼爱自己有加,没想到紧要关头还是把自己卖了。

自从知道父母和爷爷为了钱财把自己许给御家那个傻子二少后,她就心灰意冷,气得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

原想着经过自己的严重反对后,一向爱自己入心坎的爷爷会改变主意,没想到一周过去,她那80岁了还生龙活虎的爷爷半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

为了钱就可以把自己的亲孙女嫁给一个白痴傻子?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没良心的长辈么?

夜半时分,顾悦已经是颇有几分醉意了,她眨巴着迷离的血丝眼望向对座的杨串串,有些忧心重重道:“串串,你说男人怎么都是那么自私?”

她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叫封辰,是后妈跟前夫的儿子,后妈嫁入顾家那天带他一起过来的。顾悦突然多了一个哥哥,他们彼此相爱,彼此信任,在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封辰突然抛下她出国了。

三年来毫无音讯。

她的哥哥,既是这般的残忍,这般的绝情!

哥哥……为什么不是亲的,如果是亲的,她就不会傻傻爱上,不会这么痛苦了。

串串拍着她的手劝慰:“悦悦,既然愿意嫁他,就把自己交给他吧。”

串串口中的他不是封辰,是她的第二任男友蓝本,一个有几分帅气,几分聪明,却也有几分自私的男人。

只因为顾悦传统观念比较强烈一直不肯跟他有进一步的接触,就认定她并不爱他,始终不愿许诺她想要的婚姻。

“串串,你出的主意到底行不行啊。”串串的双胞胎姐姐杨双双忧心重重道。

“肯定没问题,到时悦悦直接到1201房等他,让蓝本那家伙看看她的诚意,看他还有什么话好说,还有什么理由拒婚。”杨串串说着给两人倒满杯里的红酒,眼眸中闪出精湛狡黠的光茫。

“一定要这样么?”顾悦端起桌面上的红酒摇曳,杯内翻起的小小巨浪映在郁郁寡欢的脸上,让人看着就心疼。

杨串串继续安慰:“悦悦你放心吧,蓝本少爷除了自私点其它还是不错的,家里又那么有钱,也不比御家差多少,到时你爷爷肯定高兴。”

钱,是的,就是因为钱。

因为钱她必须要嫁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痴呆儿,钱真是个万能的东西啊!

顾悦又是一杯红酒,脸上的臊热比不上心里的,她感觉自己就要燃烧起来了。

“可蓝本这人有点闷诶。”杨双双说。

自始至终都是杨家姐妹在讨论,顾悦只有听的份。不,她连听都懒得去听了,可不去听不去想,事情就可以完美解决了么?不能,她知道的。

“那也比嫁个傻子强,而且还是个患有怪病,又失踪过五个老婆的傻子。”

“那倒是。”杨双双释然了,不管蓝本是什么样的人,至少不会是个傻子,这一点已经好太多了。




 


第2章 猎婚计划


怕顾悦不放心,杨串串又说:“蓝本这人平时不爱到处泡夜店玩女人,心里眼里只有他的家族企业,对人也是温文尔雅,温柔体贴的,和悦悦是绝配,真的。”

绝配……顾悦端起酒杯又是一杯。

因红酒喝多了,顾悦这会更觉得口干舌躁,全身发热,像有一团火在向五脏六府漫延一般。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说:“我有些不行了,去洗手间醒个酒。”

“诶……!”杨串串慌忙起身拽住她的手臂:“和蓝本约定好的时间到了,到房间去醒吧。”

“还是……再等等吧……。”顾悦不自在地摇头,虽然做这个决定已经考虑过两天两夜,也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了,可到了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她还是想逃。

和封辰在一起的时候她幻想过无数次两人结婚时洞房花烛夜的场景,房间里一定要铺满了鲜艳的玫瑰花朵,一定要点上至少五十根蜡烛以上,她要在浪漫中成为他的女人。

她梦想中的绝对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为了讨好一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心不甘情不愿地献出自己。

“还等什么?不是说好十一点准时上去的吗?”

“可是……。”

“别可是了,这后半生是死是活全靠你自己了!”杨串串二话不说就将她拽进电梯,离开之前不忘吩咐杨双双到地下车库接应蓝本上来。

电梯很宽敞,四面都是镜子,顾悦微眯着双眼看镜中自己狼狈的模样,唇角微掀,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

这样的自己,真丑。

电梯直上十二楼,杨串串半拉半扶着她熟门熟路地走到1201号门前。

客房里面显示已经有人了,杨串串对顾悦做了个鼓励的手势,安抚道:“你就当是和未来老公提前把洞房过了,一定不能退缩,相信我,蓝本是个很好的男人,嫁给他绝对比嫁给一个傻子强千万倍的。”

说完,她不等顾悦有任何反映,纤细的手指在门铃上摁了一下后迅速地躲到走廊尽头的楼梯间。

顾悦看到杨串串离开,差一点也跟着她跑了,但一想到好不容易才设计好的猎婚计划就抬不起脚步了。她心脏怦怦跳动得越来越利害,在门口等了大约有一分钟后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拉开。

赫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精壮,只在腰间系了条大浴巾的绝美男人。即便这男人是背着光的,但仍然能让人一眼就感觉到他的绝美。

顾悦很没出息地呆愣住,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蓝本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看的。

这样优秀的男人,她还在犹豫什么?

她突然不那么后悔听从杨家姐妹的猎婚计划了。

比起嫁给一个白痴,能嫁给这样帅气的一个男人,哪怕他平时再闷也值。

换成是以往,顾悦绝对不会那么花痴地对着一个男人傻笑的,可是今晚……她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心里有一股立刻把蓝本扑倒的强烈欲望!

绝美男人的眉毛皱起,语气不悦:“有什么事吗?”




 


第3章 完了完了


“我……。”顾悦双眼迷离地冲他一笑,上前,伸出纤长的双臂勾住他的颈项:“我愿意……。”

“我不需要,出去!”美男一把将她从身上拽了下来。

顾悦被他强行甩在地上,臂部传来一阵痛楚,心想还说这男人有多儒雅呢,想来平时都是装的。

这不是他要的么?此刻又在装什么纯情?

即便此刻她的大脑已经昏沉得快要无法思考了,但还是可以想起自己被迫嫁给一个傻子的悲惨命运。

串串说得对,后半生的幸福就要靠自己争取了!

想到这里,顾悦就强迫自己把该死的自尊放在一边,起身,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身用勾魅人心的声音说:“可是你说你需要一个愿意贡献全部的女人……。”

说话间还不忘往他身上贴,清凉的手指划过他的背部,笑得格外妖娆:“我愿意的……我愿意……因为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啊……!”

下一秒,顾悦已经被抛在雪白的大床上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具重型身躯便很不温柔地压了上来。

他来了,她却还是怕了。

她出于本能地想要拒绝,可是脑子里强烈的念头却迫使她将拳头化成掌,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身,笨拙的回应着他如暴雨般的吻……

这样讨来的婚姻,能长久吗?

她不知道,被酒精折腾得头昏脑涨的她,此刻也无法去思考这个问题了,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浮浮沉沉。

躲在楼梯间的杨串串看到顾悦进入房间后,心满意足地拍拍手掌下楼了,事情一如计划中成功,她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杨串串心情愉悦地在自助区吃了一碟牛扒,喝了一杯果汁才回到KTV包房,进门看到杨双双正在心急如火地拔电话,看到串串进来,忙迎上来问道:“你上哪去了?电话也不带,悦悦呢?”

“放心吧,我已经把她扔进去套房去啦!”杨串串端起桌面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脸上尽显愉悦。

“啊?你把她送去哪间了?”杨双双急得跳脚。

“1201啊,怎么了?”杨串串严肃了不少。

“我不是告诉过你,等我响过你电话后才送的么?蓝本那鸟人临时放鸽子了,说公司有事。”

“啊?”杨串串跟着跳脚:“不对啊,我明明看到有人给悦悦开门的,看地上的倒影就是个男人,我还在想蓝本怎么到得那么快呢。”

“完了完了,悦悦完蛋了!”杨双双急得在原地打转,转了几圈后回过头来:“那药你让她吃了多少?”

“一包全吃光了。”

“完了完了……。”杨双双急得只会在原地打转。

“那……那怎么办?”杨串串也开始急了,又急又气:“那个蓝本太不是东西了!居然临时放我们鸽子,回头我一定收拾死他!”

“现在不是指责蓝本的时候,想想怎么把悦悦救出来吧。”

“我们赶紧上去。”

姐妹俩心急火燎地往电梯方向冲去,等她们冲到1201号房的时候,房内间的地板上散落着顾悦的衣衫,而床上只剩下顾悦一个人裹着被子呼呼大睡。

看到这副光景,杨家姐妹顿时愧疚得直想撞墙……




 


第4章 御家确实有钱


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如此好的天气却无法让一个如疯子般的女子消气降火。

怒火攻心的顾悦已经打砸了一个早晨的套房物品了,房内被子枕头满天飞,就连电话水杯茶壶那些易碎物品也被砸得遍地都是。她此刻的形象更是活像一个受了重大刺激的泼妇,发丝蓬乱,衣衫不整,双眼血红如火。

而双双串串姐妹俩自进屋前就像两只被罚站的小学生,耸拉着脑袋站在门边一声不敢吱。

被一个完全不认识,还吃干抹净就闪的男人夺去了宝贵的初次,这对顾悦来说确实是个重大的刺激,如是她发疯了。

好不容易砸够了,也骂够了,顾悦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双双串串相视一眼,好一翻推拉后最终由双双踌躇上前,坐在她身边小心翼翼地安慰道:“悦悦,你别这样……。”

“真没想到蓝本那家伙会临时放鸽子,不过你放心,今晚我们再照计划行事,绝对不会再出问题的。”串串也走上来好声安慰加保证。

还要再来一次?嫌她被吃得不够干净是吧?顾悦气得浑身颤抖,半晌才爆出一句河东狮吼:“我要跟你们断绝关系!”

“……”姐妹俩再次耸拉下脑袋不吱声。

猎婚没猎成,逃婚自然也无望了,顾悦在东躲西藏了一个星期后,最终还是被英明的顾老爷子逮回了家待嫁。

出嫁前夜,顾老头子将她单独叫入房间,语重心长又深情款款地拉着她的手老泪纵横道:“悦悦啊,别怪爷爷心狠,爷爷是为了你好呀,嫁入御家你就是御家二少夫人了,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明明就是你自己贪图人家的钱!”顾悦甩开他的手,平生头一次用嫌恶的语气对80高龄的爷爷说话。

顾老头子唉叹着拘了一把伤心泪,摇头呢喃:“你现在不明白,以后就会明白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爷爷这片苦心的。”

“我一辈子都会记住是你逼我嫁给一个傻子当老婆的!”顾悦冷冷地说完这句甩手走了出去,差点和躲在门外偷听的父母撞个正着,她用同样仇视的目光扫了父母一眼。

顾悦知道母亲爱贪小便宜,视钱如命,却没想到爷爷和父亲更贪,为了钱居然舍得卖孙卖女,这让她怎能不恨他们一辈子?

婚礼是在御家大宅里面举行的,场面比顾悦想象得要壮观些,这点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原以为御家二老给傻儿子娶了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媳妇只会随便弄弄,不会上心。

看来御家确实有钱。

踏入婚礼现场,顾悦一眼就看到她的新婚丈夫——那位传说中只有五六岁智商,娶过五个老婆的御家二少爷御思。此刻他正被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抓在手中,两只手上和嘴上都沾满着巧克力糖浆。

御思正挥舞着双手挣扎,显然不舍得放弃他的巧克力。

这个男人……顾悦心头一窒,如此貌美的男子她平生头一次遇见。



 


第5章 婚礼


一直以来,她自主地认为封辰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男子,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一个找不到任何词去形容完美的男人,居然会是个傻子,老天果然是公平的。

只是不知为何,看着他健硕掀长的身形,既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顾悦坚信自己今天是头一次见他。至于这层熟悉感从何而一,她眼下没心思去细想。

御思这个时候也看到了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的那一刻,顾悦恍惚间可以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讶然。只是这抹讶然来去匆匆,很快就被欣喜的神情替代了。

顾悦暗暗地吸了口气,稍稍从他身上挪开视线。

御思却越发的兴奋,挣扎着要往她这边跑,嘴里嚷嚷:“二妈,我要亲新娘子,爸说见到新娘子要亲她的啦……。”

人群中暴发出一阵阵窃笑。

御夫人心急,紧紧地拽住他的手臂压低声音说:“好好站着,现在不能亲,呆会叫你亲的时候再亲。”

“可是我怕新娘子等下就走了。”御思嘟起嘴,像个孩子般委屈巴巴的。

御夫人好脾气地安慰:“不会,新娘子以后就是你的老婆了,永远都不会走的。”

“真的?”

看到御夫人点头,御思快乐地继续吃他的巧克力去了。

看着这一切,顾悦在心底流下泪来。

这就是她今天要嫁的男人!她下半生的依靠!

依靠……。

天那!

“看吧,多帅气的老公,爷爷会害你么?”顾爸爸用手肘在顾悦的手臂上顶了一记,顾悦轻咬着下唇一语不发,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哭出来。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从来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更别提做顾老爷子的孙女了。

整个婚礼顾悦都是在媒婆的指点下走行式的,而她那位帅老公只在看见她的那一刻脸上流露出惊讶和欢喜,随后全程都在跟他那帮小姐妹玩,高兴得已经忘记有她这个新娘子的存在了。

好不容易挨到宾客散尽,天色也已经黑尽了,顾悦吃着佣人送上来的莲子粥,莲子粥是甜的,含在嘴里却是苦的,苦得她没法下咽。

大大的卧房豪华而陌生,每一个细节都是她讨厌的浅灰色系。

顾悦放下碗,起身将贴在门上的大红双喜整块揭下,撕成好几块扔进垃圾桶。

积在心底的情绪是极需要发泄的,只是撕掉这个双喜字,她和御思的关系就能跟着被撕毁吗?顾悦知道不能,所以连床头上的第二个双喜她都懒得去撕了。

这一天的行程走下来,她已经累得麻木,脸颊也笑僵了,不管往后的日子如何发展,这会她只想在不被人打扰的情况下好好睡一觉。

因为太累,顾悦刚挨着大床便睡熟过去,梦里全是她那个傻子老公的画面,他那傻傻的,捧着巧克力猛吃的样子,他被那帮小姐妹们故意逼着喝酒的样子。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隐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眼前拂动。顾悦难受地转过身去,谁知那酥酥麻麻的感觉紧随而至,逼得她不得不睁开双眼。




 


第6章 把你扔出去!


当她睁开双眼时,赫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放大的,帅气的,鼓起腮帮子的笑脸。

“喂!你在干嘛!”在被一个陌生男子吃过后,顾悦对不熟悉的男人有着莫大的抵触。而会在半夜鼓着腮帮子往别人脸上吹气,又笑得那样天真无邪的人,除了她那位只有五岁智商的老公大人还会有谁?

这家伙,刚不是还跟他那些小姐妹们玩得起劲么?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既然快半夜一点钟了,睡了整整两个小时。

既然可以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睡得这样熟,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了。

“顾妹妹,你怎么睡得那么早啊?”御思少爷继续展现自己天真无邪的笑脸。

顾妹妹……顾悦秀眉皱起,能叫得贴合自己一点么?被一个只有五岁智商的人叫妹妹,她实在是无法接受。

“叫我顾姐姐。”顾总注视着他因酒精而陀红的帅脸下令。

而御二少爷显然是个特别好说话的人,想也不想地改口:“顾姐姐你为什么睡得那么早啊?”

“累了就睡了。”

“二妈说今天是我们的新房……。”

“新你个头啊!”顾悦一脚将他从踹到床下,对他横眉竖眼:“我警告你啊,我是不会和你睡一张床的,睡地板睡沙发你自己选,如果半夜敢碰我一下或者再往我脸上吹气打扰我,我扔你出去。”

御思委屈巴巴地坐在地板上,眼泪都快出来了,小声嗫嚅道:“这是我的……。”

“现在我来了就是我的,赶紧滚过去!”顾悦才不管他是不是御家二少爷,一个劲地宣泄着心底积存已久的火气,而二少爷显然是个很好的宣泄对象。

仅仅是一场婚礼她就已经看出来了,宅子里的主子们轻视他,佣人们无视他。这样一个毫无地位和威信的小傻子,亏爷爷还一个劲地保证嫁了他会幸福。

幸福,顾悦实在是无法从他身上看到幸福的希望。

她是被逼嫁的,和御思又是头一次见面,要她在这个时候跟一个毫无感情的傻男人躺在一张床上,她怕自己会做出一些更加不理智的行为来,如果倒头又睡。

又一次睡着,又一次醒来,这次是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扰醒来的。

陌生的地方总能使人异常警惕,顾悦猛地睁开双眼,扭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处。就着夜晚昏暗的光线,隐隐间可以看到地板上蜷缩着一个掀长的人影,那人影双手抱头,正在颤抖,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呼。

这是她和御思的新房,这里除了她也就只有御思有可能在了,而那痛苦的身影怎么看都是她的新婚老公。

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虽然不爱这个傻子,甚至讨厌至极,可看着他那痛苦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忍心置之不理。

顾悦壮大胆子下床走近,打量着他小心翼翼问:“你怎么了?”

接下来的一幕使她瞬间被惊吓住了……




 


第7章 新婚大礼


暗夜中,听到声音的御思突然僵了一下,然后幽幽地抬起头颅,原本痛苦的表情一点点地退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直达眼底的凶狠。

那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瞪住顾悦,仿佛一头正在猎杀的黑豹在沈视自己的猎物。

顾悦还没有来得及看懂他,眼前一黑,这个身强体壮的男人直挺挺地向她扑来。脖子也在下一刻失去自由,生生地被他掐在掌间。

“啊——!”

顾悦本能地尖叫。

御思却仿佛失去自控能力般,一边掐着她的脖子一边低吼:“把药给我!药!给我……!”

药?什么药?他到底要什么药?到底哪里不舒服?

“我……我……去找……。”顾悦一张脸因为缺痒憋得通红,颈间的手劲是那么的强大,她感觉自己的脖子就要被掐断了。真没有想到这个小傻子还有这么疯狂的一面,真没想到……。

御思此刻的神智是不受自控的,头颅内侧传来的阵阵剧痛一点点地吞噬着他的神经。

“啊……!”他的嘴里发出一声低吼,反手将顾悦甩到一侧的沙发处,顾悦一头撞上桌角,痛彻心扉!

而御思在将她推开后,也跟着一头撞在沙发脚下,双手抱住头颅一下一下地撞着,似乎只有这样自虐才能减轻脑袋上不断传来的痛楚。

看着他残忍自虐,顾悦突然想起传闻中提到御家二少不仅痴呆,还患有怪病。是什么怪病没有人知道,顾悦自然也不清楚,如今看到御思这样反常,她终于相信传闻不仅仅是传闻了。

原来他真的不仅痴,还患有怪病!

顾悦眼看着他又要往自己身上扑来,顾不得额角的痛楚迅速地爬起身子往门的方向跑。她拉开房门,光脚奔跑在空荡荡的回廊里,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空空的回廊,仿佛永无尽头般怎么跑也跑不完,御思痛苦的低吼不绝于耳,她心急如焚,却连个佣人的身影都找不到。

因为是第一天过门,她对房子的结构还不是很了解,跑着跑着既也给她找到下楼的旋梯,她一脚就跨了下去。

“二少夫人,发生什么事?”

顾悦定眼一看,一位老佣人站在一楼定定地注视她,干瘦的脸上毫无表情。

好不容易才遇到个人,顾悦顾不得理数,急急地开口:“二少爷不知怎么了,你们快上去看看他。”

谁知妇人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改变,语气也是一如刚才的平淡:“二少爷每月都会发病,你要学会适应,回去吧。”

妇人说完转身离去。

顾悦怔在原地,细细地品尝着妇人的话语。

每个月都会犯病?还要她学会适应?

御宅的人果然一个堪比一个冷血!

顾悦找不到人帮忙,卧房也不敢回,只能窝在回廊上捂紧双耳,尽量不给自己听到御思那一声又一声的痛苦宣泄。

今天是她的新婚夜,她的新婚夜既然是在走廊上度过的。

而卧房内的一幕,是给她的新婚大礼么?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