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香港有一个做了十几年的灵异节目叫“恐怖在线”...

全球恐怖灵异事件2021-01-10 09:34:23

香港有一个做了十几年节目叫“恐怖在线”,是供听众打电话上去分享自己亲身经历的或听说的灵异事件的电台,其中这六个个案件让人印象深刻.... 刺..刺激激!


人鬼情未了


我老公在尖沙咀开了一间比较大的酒吧(名字恕不能说,怕影响生意,见谅),而我亦会去帮忙干活。大概9月份的时候,有朋友介绍了一个男生来应聘bartender。

 

朋友说这个男生本来在自己的酒吧工作,但这个男生的老婆刚去世不久,因此他自己想换一个工作环境。考虑到是熟人介绍,加上我们这边急着招人,于是决定雇用他。

 

这个男生工作表现很不错,从不迟到早退,有时要求他提早上班或者加班,他都不会拒绝,只是他为人很沉默,从来不笑亦不怎么说话,对于公司组织的各种活动,他都不大愿意参加,即使勉为其难参加了,过程中玩得也不投入。我们夫妇知道他的老婆刚去世不久,理解他难过的心情,所以也不会在意。

 

有一天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和老公一起开车回酒吧上班,路上碰巧见到这个新来的男生走路回酒吧,而他身边有一个好漂亮的女孩子正挽着他的手。看到这一幕,我马上跟我老公说:“你看你们男人,讲一套做一套,老婆尸骨都未寒就找了第二个!”当时我老公正在讲电话,可能没听清我说的话,反正没有理会。

 

又有一天晚上,我因为感冒,所以晚了一点才回酒吧帮忙。那天晚上酒吧生意非常好,整个场都爆满,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当我望向吧台那边的时候,我发现上次在路上见过的那个女孩子,正在吧台旁边默默看着新来的那位男生工作。她身上穿着一件某大品牌(Bxxberry)的秋冬系列衣服,不过上衣肩膀处有个大洞。

 

当时我心里不屑地说了一句:“哼!又说好爱自己的老婆,现在却连上班都把新女友带着,而且新女友还要穿烂衣服,说不定衣服还是某品牌的A货呢!”奇怪的是,我心里刚说完,那女孩子好像听见了我心里话似的,立刻往我这边看过来,还朝我做了个鬼脸。

 

这时候刚好有其他员工叫我,当我回应完再望向吧台的时候,已经见不到那个女孩子。因为酒吧很多人来来往往,我也不以为意。当晚忙完大家一起吃宵夜的时候,我见到新来的那个男生自己坐在角落里,很专心地看着一本女性时装杂志。

 

出于好奇,我就跟他聊了几句,他说他老婆生前很爱美,他之所以看这本时装杂志,就是找一件好看的衣服作为样版,让纸扎师父照样做一件纸制品烧给他的老婆。

 

他说本来已经托人做好了一件的,但今日在烧之前,在那件纸扎衣服上写老婆名字的时候不小心把纸扎衣服弄破了,说完他的双眼已泛起泪光。当时我并没有再进一步追问,心里只是觉得这个人好虚伪,明明有了新女友,还要装得自己好像仍然很爱去世的老婆那样。

 

到了11月上旬,这个男员工向我们提出要在12月请两三天假,原因是那会是他老婆生忌,他要过去台湾拜祭。我老公虽然心里不大相信,但还是批准了他的请假。

 

我也猜他多数是找借口出去玩,于是冷言冷语地对他说:“是去拜你老婆才好,不要骗我们跟新女友去玩啊!”那男生一脸愕然,反问我:“什么新女友?”我于是更反感地回了一句:“戏演得真好!”那男生可能以为我无理取闹,没多加理会就走开了。

 

那个男生去完台湾回来后,我见到他整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拿出医生证明说自己两根肋骨裂了,不能搬重物,问他受伤的原因,他又支吾以对。

 

没有办法,我只好让他负责其他工作,但我们夫妇已经一心认定,他肯定是因为新女友而和其他人争风吃醋才被打伤的,并已经打算炒他鱿鱼。这个时候,怪事就开始来了......

 

有一天凌晨四点多,我经过酒吧内一间VIP房的时候,房内明明没人,但里面的卡拉OK却开着。我心想是哪个员工这么粗心大意忘了关音响设备,让我这个老板娘知道一定痛骂一顿。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当我经过酒吧内另一间VIP房的时候,同样又是没人,但房里却开着卡拉OK,播的歌曲正是张国荣那首《有心人>。心里虽然觉得有点怪,但我还是走进房间了把卡拉OK关掉。

 

正当我关了设备想离开VIP房的时候,还没走几步,设备突然又自己启动,那一刻我真是极度心寒,因为响起的,又是那首《有心人》的音乐。不仅如此,我还听到有人用手拍了拍麦克风的声音,让人感觉就像真的有人点了歌准备开唱。

 

我吓得立刻冲出房间,用对讲机叫其他员工进房关设备,但员工的回答让我更加害怕,因为据他们说,那个VIP房的电视屏幕前几天已经被喝醉的客人打破了,音响线也被扯脱,根本不可能会有画面,也不可能会有声音。

 

 

 

还有设备被弄坏后,整个房间已经被锁上,没有钥匙根本进不去,但我想起自己进房间的时候,是直接推门进去,根本没有用钥匙,而且当晚除了这间,其他VIP房都爆满,我不可能会搞错......事后跟老公说,他不仅不相信,还劝我去看精神病医生。

 

听了潘生你的灵异节目这么多年,我深知神经病和撞邪只差一线,医生看了最多也只是说我精神紧张出现幻觉,于是也没再多加理会。

 

老公知道我喜欢吃火锅,于是在临近冬至的时候,约了朋友和几个员工总共14个人,一起来到位于湾仔的我老公朋友开的火锅店大快朵颐,当中包括新来不久的那位男生。

 

当晚我们分开两张桌子,本来应该是7人一桌的,服务员在安顿好其中7人后,奇怪地对我们(包括那位男生)剩下的7个人说了句:“8位的坐这边吧。

 

就这样,我们被带到有八个位子的桌子,因为实际上只有7个人,多出来的那张椅子自然被用来放包包和外套(暂且叫那张多出来的椅子“第8张凳”),那男仔也正好坐在第8张凳旁边。

 

侍应也好奇怪,第8张凳的餐具不仅没收走,还倒了茶。点菜时,我自己因为讨厌羊肉膻味,所以从来不点羊肉菜品,但这次上菜的时候,却多了一份大家都没有点的羊肉饺子。

 

我知道老公喜欢吃羊肉,以为是他自己偷偷点了不承认,还笑他没胆量,但他却很认真说确实没有点过这份羊肉饺子,对此我也懒得理会。我们这一桌只有我老公和那位新来的男生吃羊肉,老公更因为难得有机会吃羊,一下子就捞了7个饺子吃(一碟8个),那男生才吃了一个。

 

到第二轮上菜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又多了份羊肉饺子,老公又是不承认是自己点的,其他人也说没有点过。同样地,这次又是我老公吃最多,那男生吃得最少。

 

到第三轮点菜前,大家笑说一定要先检查点菜纸,免得我老公又偷偷点了羊肉。


这回确实看清楚了明明没有在纸上勾选羊肉饺子的,但上菜时竟然又多了一份羊肉饺子。


我们当然马上把餐厅部长叫过来问个究竟,那部长看着空置的第8张凳,笑着说:“那位小姐说她老公爱吃羊肉饺子,特地走过来叫我下单的!”

 

那一刻,整桌的人都呆住了,因为坐在这一张桌子的女性根本全坐在部长身前,而坐在餐厅部长对面的全是男性......那部长还不知道发生什麽事,以为我们对那“小姐”为丈夫点菜而吃惊,于是径直走过去第8张凳,按住第8张凳的椅背笑着说:“都什么年代了?年轻夫妇秀恩爱很奇怪吗?来,我等下只送些特别的甜品给你和你老公,不给他们!”新来的那位男生听到餐厅部长的话,咬着牙忍着眼泪,过了一会说了句:“多谢。”那部长还低头对着第8张凳自话自说了几句,后来见气氛不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借故走开了。  

 

同桌的其他人,基本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而本来靠近第8张凳坐着的人也慢慢退开或借故到邻桌吃,只有那男生将自己的凳子挪近了第8张凳。其他人不知内情也算了,但我和我老公是知道那男生的老婆刚去世不久,而餐厅部长什么玩笑不说,却偏偏说是什么小姐点菜给老公。

 

我们夫妇也想走,但屁股刚刚离椅子,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把很年轻的少女声音,她用国语对我说:“你老公吃饱了,但我老公呢?还没吃过什么......”语气虽不吓人,但显得很凄凉。我还没来得及害怕,老公已不知为什么大力拉我坐下来,叫我煮饺子给那男生,还直接把服务员叫过来,一口气点了五碟羊肉饺子。那男生一边流泪一边吃,最后说实在吃不下了,老公才叫人打包。

 

饭局散了之后,那男生说想自己四处走走,但老公一定坚持要开车送他回家,即使我连打眼色拒绝他都不理我。因为刚刚的诡异事件,其他员工自然不敢坐我们的顺风车。没办法,我只好坐上了副驾驶位,任由我老公开车送那男生一个人回家。

 

车子行进了一段时间后,那男生忽然对我们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她的存在,更不知道她会跟来,这顿饭弄得大家不开心我很抱歉。”我忍不住问他:“你见到你老婆了?”那男生回答:“我也想。”然后看着他眼泪流个不停。递过纸巾给他擦眼泪后,他接着说:“对不起吓到你们,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辞职。”  

 

那一刻我其实求之不得,但表面上当然安慰他别想太多。到达后,他下车时,我和老公明显感到还有另外一个重量跟着下了车,因为车很明显地多震了一下。这时我开始埋怨老公为什么一定要送他回家,老公口震震回答:“是那小姐叫的,鬼都开口了你敢不送?

 

你以为我不想走?又过了一会。

我说:“那怎么办,炒不炒他鱿鱼?

我这句话刚说完,后座车门突然自己开了,有个重量坐上了后座,而车门也被重重关上,好像有人发脾气似的。

 

我和老公根本不敢向后望,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公胆战心惊地对着空气说:老友,大家无怨无仇,要坐车你可以选择巴士、的士,没必要来吓我们啊?

 

话音未落,后面就传来一把女孩子哼歌的声音,感觉上就像在火锅店时我听到的那把凄凉的女声,重点是,那女声哼的,正是张国荣那首《有心人》。

 

我即时想起那晚VIP房发生的事情,原来是她!我吓得马上说:我不炒你老公鱿鱼,一定不炒!

同时心中忍不住开始唸喃无阿弥陀佛。这时听到后面那把女声笑着用国语说:你这人真搞笑,自己一直都不信,唸了又有什么用呢?

 

语气好像是作弄完人很高兴一样。她刚说完不久,我就听到有人用指甲在慢慢刮我们前座椅背的枕头位置,感觉上很快就会刮到自己耳边,我们夫妇吓得马上离开车厢,连车都不要了,一路狂奔(事后当然有叫拖车)。

 

当晚我们夫妇也不敢回家,两人去酒店过了一晚。本来受此一吓,晚上应该睡不着的,但当晚我竟出奇的睡得好,而且还做了一个梦,整个梦我都是以第三身的角度看到一些影像,那些影像会一个个场景飞出来,就像看电影一样。

 

有一个场景我记得是在浸会医院:我在梦中见到当晚在路上遇见那男生时挽着他手的那个女孩子,这时她躺在病床上,那男生在照顾她。

 

梦境中就如同电影叙事一般,日子一天天过去,而那女孩子也开始掉头发,越掉越多,我听到医生说她已经是第四期癌症,生命只剩两个月,甚至更短。

 

那男生每天都会来照顾这个女孩子,陪她聊天逗她说笑,期间哪些人是这女孩子的亲人朋友,我也完全可以从梦境中他们的对话得知。后来有一幕,我见到这女孩子的大嫂,竟带了一些燕窝、白鳝等癌症病人不能吃的食物来,趁那男生不在的时候喂这女孩子吃了。

 

女孩子的大哥赶来发现后,见到自己的太太这样对自己的妹妹,双方还起了冲突。


在这个场景里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女孩子的大哥包了二奶,而二奶正是这女孩子介绍給她大哥认识的,因此大嫂完全迁怒于她,所以故意带这些食物来,要她吃了死快些......之后还会在梦中见到那大嫂常来捣乱的情景,同时我也见到了那男生向那女孩子求婚的过程,他求婚唱的歌,正是张国荣那首《有心人》。他们二人婚后不久,那女孩子还是死了,我在梦中看着那男生因为伤心失控,不停叫那女孩子的名字,叫她不要死.....期间还发了狂,被3、4个医护人员按住强行注射镇静剂。

 

不知怎的,在梦中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种痛心的感觉,好像所有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后来,梦中场景一转,来到了一间佛堂,看着像是在台湾的乡村地方。我见到那男生正在那女孩子的灵前拜祭,而那女孩子的大嫂竟带了九至十个男人来捣乱,要扫走祭品,我眼见着那男生拼死护着祭品而被那九至十个男人狂殴,血流满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惊醒了,而且发现身边的老公也同时醒了,我们两个都满脸是泪,说起来原来大家做了同一个梦,应该是那女孩子报梦,说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觉得她做了这些事,不仅仅是为了保住老公的饭碗,更是气我们误会了她老公。

 

我们不再害怕,早上梳洗过后我更对着空气说:“我知道是你报梦给我们,如果有可以帮忙的尽管说吧。”我知道不该和鬼魂交感,但碰上这样惨的事,我真的不忍心。

 

这时候电话忽然响起,我吓了一跳,心想不会是鬼来电吧,于是硬着头皮看了下,发现是有来电显示的才放心接听。

 

原来打电话的是警察,他们说我们家有贼入屋盗窃,要我们回去点算损失。回家后,我发现整间屋子被翻箱倒笼过,抽屉全撬破了,但任何显眼的和收起的财物,一件也没少,那个贼明显是没有得益,气到将把刀插在睡房枕头上,又在大厅中间拉了排泄物洩愤,而最奇怪的是,贼人拉排泄物的位置前面,正好摆着我打算用来包红包的现金,警察也笑说从来没见过贼人眼见有钱却不拿。

 

此刻我恍然大悟,原来昨晚那女鬼之所以故意吓我们,是要我们别回家,因为看着那把插在枕头上的刀,想想如果当时在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而且我也知道,正是那女鬼帮忙令贼人找不到有价值的财物,即使是眼前的这些现金。后期经朋友介绍,我们找了一个女的法科师傅来酒吧和家里都看了下,但目的不是要收服这个女孩子的鬼魂,而是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她的地方。

 

在酒吧的时候,只见这位女师傅突然望向其中一间大房,并叫我们在外面等,她自己进去,呆了很久才走出来,并红着眼对我们说:“放心,这女鬼没有任何恶意,她目的也不是要跟着你们。就算这一刻你们出钱要我收服她,我也实在做不出,况且你们没有发觉生意好了很多?

 

我和老公想想也是,自从那男生;来上班后,酒吧生意真的很好,经常爆满。

我又问师傅:我们需不需要烧一些东西给她,因为想多谢她帮我们避过那一劫。

师傅说:“她说不用,因为她只会穿她先生每个月烧给她的衣服。

 

他们两个阴阳相隔还这样相爱,真的很难得。我想起那男生烧的衣服穿了个洞,那女孩子还会穿在自己身上,如果是在生的人,可能反而会嫌弃衣服美不美、是不是大品牌吧......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我这男下属可以开开心心活下去,因为你太太的鬼魂一直在看着你、守护着你!



泰国惊魂记


潘生你好!我叫“西装友”,自从上次在港铁与你有过一面之缘后,我就开始慢慢通过文字将这篇故事转述出来。这件事发生在我朋友身上,是一个很长篇的故事;听过之后,需要慢慢分析当中的细节才会感到寒心。

大概是在八年前的八月份,一对新婚夫妇,姑且称其何生&何太,与另一对夫妇余生&余太,一行四人来到泰国,展开一个七日六夜的旅程。第一日中午时分,他们抵达了芭堤雅的一间酒店。在check in过程中,由于余生夫妇不愿意住尾房,所以需要在酒店大堂多等一段时间,而何生夫妇就先上了酒店房间。四人约好两个钟头之后在酒店大堂等。

 

何生夫妇所住酒店房间布局大致是这样的:门后一条走廊,进门后右手边是一个大衣柜,而左手边是浴室;房中间是一张双人大床,床尾对着一部40寸的大电视;整个房间阳光非常充足,只是冷气(空调)稍冻了一点。

 

何生夫妇当时一进门,就见到走廊中间有一大一小两对毛毛拖鞋,鞋头是对着房间里面的。他们两个之后就穿着这对拖鞋,收拾行李。休息了一下之后,就到酒店大堂与朋友会合,然后再一起出去观光。 大概晚上九点多,何生夫妇回到酒店房间休息,并和余生夫妇约好,第二日早上十点再一起出去玩。回到房间之后,何太就先去洗澡,而何生就坐在窗台前抽烟(面向窗外)。

 

大概过了十分钟,何生在窗玻璃反射之中,见到有人从浴室出来,并打开衣柜,好像要找东西似的。这时何生以为自己老婆洗完了,于是转身准备也去洗澡。转身之后才发现,衣柜根本没有被打开,何太也仍在浴室内冲凉没有出来。当时何生以为自己眼花,没有细想。

 

到了第二天,何生一醒来,就发觉全身很不舒服,而何太也一样,都是觉得全身发软,而且头也很痛。何生见老婆和自己都不舒服,于是想打电话给余生夫妇,让他们自己出去观光好了。怎知拿起电话才想起,自己昨晚根本没问他俩住哪一个房间。而且何生发现,原来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两点。何生心想自己迟到,余生&余太不会等自己的,于是就打算下床倒点水喝。

 

一下床,何生发现,那两对毛毛拖鞋,非常齐整地被摆在了门口,鞋头也是向着外面(睡觉前两对鞋都是放在床边的)。当时何生只是觉得,就算有那些“好朋友”,他们也只不过是动了一下拖鞋,又没有吓自己,也就不管了。之后何生电话叫了一些食物上房间,吃完之后就和太太一直休息到晚上九点左右,直到被一下很响的关门声吵醒。

 

之后两人再次电话叫了外卖后,正打算下床时又发现,那两对拖鞋又被移动过了,这一次是两对鞋头都向里面。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关系,何生也没多想,吃完外卖之后,又继续休息。

 

到了第三日,何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并感觉身体状况比昨天更差了,整个人就像没有了时间观念一样,而自己的太太也一模一样。

 

何生电话订了食物和感冒药之后,就开了电视。之后外卖的人来敲门,何生打算下床开门时才发现,拖鞋又被非常齐整的摆到了门口那边。何生心想:哪有gui会这么无聊的?之后就骂了几句脏话……拿完食物之后洗脸,何生发现自己的面色非常的差,或者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吧,何生心想。到了夜晚十点左右,一直在看电视的何太,听到了一下很响的关门声。

 

何太于是好奇到防盗眼那边去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正当何太转身想回床看电视之时,就发现那两对毛毛拖鞋被并排放在了房内走廊的正中间:男装那对鞋头对着门口,而女装的就向着房内。因为之前何生并没有向何太提起过拖鞋的事情,所以当时何太以为是自己老公摆成这样的,也就没多想,穿上了那对女装拖鞋,走到窗边看风景。

 

看了一会儿,何太就听到了一阵开门和关门的声音,之后何太就从窗户玻璃反映中看到有人入了浴室,并打开了花洒冲凉。当时何太以为是自己老公起床到了浴室洗澡,也就没理,继续看风景。正当何太想看看何生为何冲凉冲了这么久的时候,才发现何生一直在床上睡觉,而且那对男装拖鞋,竟然掉转了头,向着浴室。当时何太非常害怕,因为浴室内的花洒仍在开着。

 

何太接着鼓起勇气,冲到浴室想一探究竟,才发现,花洒根本没有被开过,因为地下一点水迹都没有。何太当时就对着空气勇敢的说:你不要再整蛊作怪了,要吓人就出来吧,搞到我俩病成这样不能出去玩,一定是你!说完后,何太关了电视,回到床上继续休息。到了半夜两点左右,何生就被电视的光弄醒了,这时何生见到,有两个黑影,一男一女,站在了床尾,背对着何生。

 

正当何生想叫醒老婆走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不能动,而且也出不了声。当时何生真的是怕到不行,他觉得一定是自己之前爆粗激怒了他们才会这样,于是在心里不断道歉并念了自己会念的所有经文,但一点用都没有。一直到天亮,何生才可以动,但这个时候何生已经很累,何生觉得已经天亮了,应该没问题了,于是就继续休息。

 

到了第四日,经过昨晚的恐怖事件,何生下午一点钟就起来了,准备和太太去换房。怎知何太当时已发起了高烧,何生于是马上打电话去服务台,叫人拿点退烧药和两瓶水过来。过了一会儿,何生一下床,就看到两对拖鞋被摆回了床边,当时何生就安乐了不少,因为他觉得,自己昨晚的道歉起了作用。于是何生开门,接过药和水之后,服务生突然和何生说了一句:“I will come back later”。

 

何生当时也搞不懂为何服务生会这样说,五分钟后,服务生又敲门,并再拿了两瓶水过来。何生以为服务生觉得病人应该多喝水才这样做,也没多想,就回到床上,叫太太吃药之后便打开电视看了起来。在看电视的过程中,何生觉得越看下去,就越觉得自己整个人全身有一种很重、很麻痹的感觉,正当何生想用力摇醒太太吃药的时候,何生就在刚刚关掉的电视机反射中,见到了两个背影,是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一男一女,他们分别跪在了何生&何太身上面。


何生当时真是吓到差点魂飞魄散,同时何生即时在0.1秒间想到,看到背影,那即是意味着,此刻那位灵体朋友,是面贴面望着自己!这时何生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一手大力扯醒何太,连鞋都不穿,二人一起飞奔下酒店大堂。

 

到了酒店大堂,何生跟酒店职员说房间有ghost,并要求换房,职员也没多问,非常乐意地给他们换了房,不过要他们在酒店大堂等一会儿之后再上去。何生夫妇于是就在大堂沙发上等候,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何生自己感觉),他们就见到一个披着红色巾的和尚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走过。

 

当他们走过何生夫妇面前时,就停了下来,那个和尚望着何生夫妇,然后从红色巾里面拉了两条绳出来,然后双手合十,将两条绳放在手心,并念念有词,示意何生夫妇伸手出来拿着这两条绳。那个和尚帮何生&何太绑好绳子之后,双手分别摸着他们额头,念了一会儿经文。

 

之后和尚就和身边的年轻人讲了几句话,那个年轻人接着就望着何生夫妇手上的绳子用英文说:“Keep it,you keep it,you and you would survive!(意思就是叮嘱他俩好好戴着绳子,否则有生命危险)。”之后和尚再念经,何生何太即时全身大冒冷汗,据他们所说,整个人感觉就像泡在了水中。出完汗后,何生夫妇都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不舒服的感觉亦基本都消失了。

 

向那位好心的和尚道谢后,何生想过了这么久,要换的酒店房间应该准备好了。于是就问酒店职员,自己现在可以到换好的房间没有,怎知职员的回答却异常诡异:“我刚刚不是和你们两位数完行李后,一起到了另一个房间么?

 

刚刚你们还穿着白色T恤的,怎么那么快就换了衣服?”何生听完,心头一惊,因为自己刚刚一直在酒店大堂等候啊,根本没有上过楼!于是马上叫职员带自己上房。到了房间,何生何太发现,自己的行李,竟然很整齐的放在了新换好的房间的地上。

 

职员还让何生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遗漏什么。何生一打开行李箱,本来应该空空的箱子,里面竟然多了很多手信(粤语,意指旅游后买给亲戚朋友的礼品),都是一些吃的东西,但事实上,在泰国这么多天,自己根本没有买过。

 

而最恐怖的是,他们带来的那部数码相机,里面竟然多了大概六七张何生&何太自己在外面观光所拍的照片。他们两个这几天一直在酒店房间内养病,怎么会有这些相片?何生怕得要死,马上扔了相机的那张记忆卡。

 

之后问酒店职员,客房内是不是会提供那种毛毛拖鞋,职员却回答说,酒店只提供那种一次性的纸拖鞋。之后何生再追问自己之前住过的酒店发生过何事,但职员支吾以对,不愿多谈。

 

何生何太检查完行李,发现自己的东西没有遗漏后,就将无故多出来的那些食物,送给了酒店职员,然后就打电话到酒店大堂查询自己朋友(余生夫妇)的房间号,因为自己这几天都没跟他们联系过。打过去后,发现余生夫妇不在房间,于是何生就打算第二天再找他们。当天晚上,何生&何太真的感觉到自己龙精虎猛,或许是那两条绳子真的有用吧。

 

到了第五日,何生一大早(九点多)就打电话到朋友房间,电话接通后,自己朋友的一个问候,令到何生不禁毛骨悚然,因为余生一接到电话就问何生:“你们身体好点没有?

 

这几天你们打电话过来时的声音,听起来都不妥喔,而今日好像好了不少呢。”但事实上从第一日开始,何生根本不知道自己朋友住在哪个房间,更加没有打过电话给他。

 

不过何生不想吓到朋友,客气几句之后,然后相约下午一起出去玩。到了下午,何生和余生夫妇四人,一起到了一家零食店,打算买一点带回去作手信。

 

进去后,里面的老板娘一见到何生就说:“咦?先生你日前才来过这儿买芒果干啊,这次是不是想再买点番薯干?”当时何生整个人都呆住了,因因为自己根本就没离开过酒店房间啊!而何太也一脸惊悚的望着何生,因为昨天那些在行李箱中无故多出的零食里面,真的有一包芒果干。

 

但由于不想吓着同行的朋友,何生只是对老板娘说认错人罢了……之后剩下的时间,再也没发生什么怪事,他们一行也玩得很开心……

 

回到香港之后,何生就开始四处查证那间酒店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最后何生就在六七年前的新闻中看到,有一对到曼谷游玩的年轻夫妇,在玩水上活动的时候发生意外而双双惨死。

 

而那对夫妇,正好就和何生后来住在同一家酒店的同一个房间。根据后来何生忆述,自己在酒店生病那几天,真的好想什么时间观念也没有,好想眨一下眼、转一个身就会过了很长时间…



女鬼缠身险丧命


出自2008年11月3日的“恐怖在线”节目(当时节目的广播平台是HK reporter,又叫“香港人网”)。听众王先生当晚致电节目,讲述了这个亲身经历(不像前面两个个案是事主通过电邮讲述)。

 

这位王先生在以往的节目中,还曾致电讲过1999年轰动香港的“Hello Kitty藏尸案”的一些相关灵异事件(他正好住在案发的公寓对面且认识死者),但我已经找不到这一期节目了。下面讲述的这件事跟“Hello Kitty藏尸案”无关......(因为节目中听众是主动来电讲述的,我直接将其所述转成书面文字,所以下文都是第一人称)

 

这件事发生在1986年。几年前我曾经在雷宇扬(喜欢看香港鬼片的应该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主持的那个灵异节目说过一次,但当时因为节目时间的限制,我未能将故事完整讲述。那一年发生的事,可以说是多人集体见到灵体的事件,而且本人亦几乎因此丧命(心脏停了12秒)。

 

1986年,我在一间航空公司工作。那时很多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会参与“走水”,将外地的一些便宜的水货拿回香港或者拿到其他地方销售。在同事的怂恿下,有一次我也趁工作便利,跟另外两个同事一起来到台湾,打算倒卖一些大陆的冬菇、中草药之类的东西。

 

在过台湾海关的时候,我们三个排在同一条队伍,而且我们携带的都是相同的货物。另外两个同事在被海关检查时,由于行李内有货物,都会被抽出来检查或者要“存关”。

 

当轮到我过关的时候,那个关员一打开我的行李袋,面色一沉,退后了一步,然后好像很害怕似的用国语说“快点带着你的东西走,快点”。


当时我觉得奇怪:为什么唯独我的货物没有被抽出来检查?为什么检查我的那个关员好像见到什么东西似的显得很害怕?但也没有深究,海关不检查就放行当然有多快走多快啦。

 

出了机场,我们三个登上了一辆去台北市区的机场大巴。整辆车包括我们三个在内一共只有六个乘客,当时我们坐在车的前排(靠近司机座)。

 

在车行走过程中,我发觉司机时不时会通过倒后镜留意我们几个。


当大巴行驶到中华路的时候(那时巴士已经接近终点站,乘客只剩四个),司机停了车,很慌张地冲下车,然后在车外对我们喊,说车坏了要我们快点下车。我和同事下了车之后发现离我们的目的地只剩下一条街的距离,于是也没有多想,决定自己走路过去。

 

那一天,我们跟货物的买家约好在台北市区某间宾馆三楼的尾房交货(其中跟我同行的某个同事是这间宾馆的熟客)。进入宾馆房间后,我发觉房间内有很多镜子,且在我经过右侧厕所的时候,眼角还瞄到里面有个黑影。

 

因自己从小到大有过不少灵异经历,所以即使在酒店房间见到也不觉得奇怪。交完货出来之后,三楼的管房还跟我们打招呼。不过半年后我才知道,其实当时跟我打招呼的这位宾馆职员已经见到某些东西,这个后面再说。

 

当日吃完饭后,我们三个人去了某间卡拉OK玩。进K房之后,会有服务生进来放下杯子之类的东西。奇怪的是,当时我们只有三个人,但服务生却放了四个杯子。

 

后面当然也叫了一些陪酒小姐进来一起唱歌、喝酒。一轮干杯后,有位陪酒小姐突然对我说:“你那个朋友为什么那么害羞啊,既然来了玩就不要那么拘谨啦,酒不喝,歌也不唱,只是静坐在一边。”当时我以为她说的是我那两个同事其中一个,而且又喝了酒,所以也不在意。

 

玩完之后,我们离开K房到楼下打算搭的士离开。

当时其中一个同事跟一位陪酒小姐很熟,他俩要一起坐车到别的地方继续玩。

于是我就心里打算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坐车回宾馆休息。我坐上其中一辆出租车后,那个和我一样没有后续节目,的同事突然对我说:“我不当电灯泡啦,我自己坐一辆吧”,然后帮我关上了出租车门(请注意当时只有一位同事是带了小姐自己坐车走的,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没有)。

 

我以为他也打算暗地里另觅节目,对他说的话也不放在心上,于是决定一个人乘车回酒店。


的士在行驶过程中,出租车司机又像之前机场巴士司机那样,时不时会通过倒后镜向后看,这一点令我觉得不爽,于是大声对司机说,你究竟看什么啊!。

 

司机回答:你那个朋友上车之后就一直趴着,她是不是要吐了啊。听了司机的话,我下意识看了一下旁边,这时我才见到后座坐着的,除了自己还有一位女士。我再认真一看,却发现她竟然只有半边脸,接着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出租车发生车祸,我就不省人事了。迷糊之中我听到其中一个同事不停对我说“不要睡不要睡”,然后隐约感觉到自己被送去了医院。

 

到达医院后,我当时仍然是有意识的,只是不能说话不能动而已。迷糊中,我感觉到救护床左边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我知道是我同事,另外一个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也不说话,但我却不知道是谁。

 

救护床的右边是医生和护士,其中一个护士一直对我说“不要睡,不要闭上眼睛”,但在进入手术室之后我就彻底昏迷了。昏迷过程中,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景象:视野中,我见到其中一边很光亮,另一边却漆黑一片。

 

除此之外,我还见到有四个人由黑的这一边走了出来,向着光亮的那一边走去,当中有两个人的声音我觉得很熟悉。过了一会,我终于看清楚声音熟悉的那两个人,原来他们是我两个已逝去的亲属。

 

其中一个对我说:你干嘛来得这么早,你时间未到,快走啦。”接着另一个用潮州话对我说:“这是你自己的报应啊,那个泰国女人跟了你很久啦。

 

话刚说完,另外那两个人的容貌我也看见了,其中一个就是在出租车上见到的只有半边脸的女人,她正被一个很高大的男人抓住头用潮州粗口狂骂。然后我那个亲属又跟我说:你记住啦,康复出院之后,马上带这个女人入庙,你自己一定要前门进去后门出来,千万不要带她回香港,不然的话你死定了。

 

她的话一说完,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醒来已经是两日后的事,我其中一个同事还在陪着我,当时我就问他,送我入医院的是几个人,他回答只有他一个。在我被推进病房的时候,除了他,就只有他对面的医生和护士(那我隐约见到的另一个是谁?)。

 

后来自己再回想,总觉得在梦境中及出租车上见到的那个只有半边脸的女人很熟悉。细想之下,才记起1984年的时候,自己在泰国某间酒店认识了一位女生。

 

她当时是在泰国非法打工,我和她的关系亦发展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后面她要求我带她到香港,我不肯。她可能一时看不开,觉得自己想抛弃她,于是在某个晚上喝醉酒后,从酒店七楼的房间跳楼自杀身亡。

 

康复出院后,我也不敢回酒店,马上按照梦中亲属跟我说的,去了台北的龙山寺。我按照叮嘱,从前门进入寺庙,但由于龙山寺没有后门,所以只好从侧门出来。离开寺庙后,我第一时间收拾好行李坐飞机回香港。

 

半年后,我再一次来到台北,听到了一些事情。


当时我们住的那间宾馆的管房告诉我(她跟我同事很熟),我们当日是有四个人同时进入那个房间,三男一女(但实际上只有我和同事三个人)。

 

后来我又来到当日去过的那间卡拉OK,据当时接待我们的“妈咪”(跟我们比较熟)忆述,我们去的时候是有四个人(三男一女),而且也是收的四个人的钱(有单据),她当时还奇怪为什么我们三个男人会带一个女人来这种K房。

 

另外,我还找到了当时问“为什么你朋友那么害羞”的那位陪酒小姐,并拿出自己泰国前女友的照片给她看,她也肯定当日在K房静坐不说话的就是照片中人。

 

陪酒小姐还说,那天晚上的三日之后,自己在去花莲的途中也出了车祸。


不仅如此,更巧合的是,后来我去机场打算回香港的时候,在机场餐厅听到一班机场大巴司机吃饭闲聊,某位司机讲起了载客时遇到灵异事件:他说有一日开某趟车的时候,车上载了一个只有半边脸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就坐在司机座后面(我们当日坐的位子离司机座也很近),我再走过去问他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他回答半年前,而且当时车上也只有几个乘客。


我再问“你那辆车当时是去哪里的”,司机回答是去台北市,当时停在了中华路就让乘客下车了。听完我就知道,这位司机说见到的就是她。


其实后来我也一直疑惑,自己也算是有阴阳眼,为什么一直都没看到甚至感觉不到那位泰国女鬼跟着自己?



人鬼情未了2(与开头第一个无关)


潘生你好!我叫T先生,最近才开始听你的节目。我也经历过一件灵异事件,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大约在五年前的一个早晨,我正在公司楼下的咖啡馆排队买早餐,当时由于队伍较长,等候需要一定的时间,为了消遣我于是开始东张西望。

 

这时,我发现公司同事A小姐正坐在咖啡馆里其中一张桌子上吃早餐。出于礼貌,我本应跟她打声招呼,但我当时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其时我见到A小姐的丈夫也在场,而且他们夫妇二人看上去像发生过争执一样,男方一直在喋喋不休对着A小姐说话(好像是在极力解释什么事情),而A小姐则好像完全没听见似的只是一味低头吃着东西,神情看上去也颇为憔悴。

 

为什么我知道在A小姐旁边说话的是她丈夫?因为他们结婚时我也有出席,且当时我有向新郎敬酒,所以认得。见到这种吵架的情景,为免尴尬,我当然就不打招呼了。

 

当我买完早餐向门口走去的时候,A小姐的丈夫也看到了我,当时我觉得最好不要介入别人夫妻间的争执,所以对他苦笑了一下就匆忙离开了。

 

一星期后,我才听到一个让我震惊不已的消息:原来公司上下正在为A小姐筹集“帛金”,原因是她丈夫在几星期前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了......自己并不是一个迷信之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只好安慰自己,上周在咖啡馆见到的,应该不是A小姐的丈夫,可能是人有相似看错罢了。但是,自这件事开始,我时常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人在跟踪自己,但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发现。

 

有一次,同事之间为了开解A小姐,特地组织了一次活动(食饭、唱K),自己当然也有份参加。而最惊吓的情景,就发生在K房内。当晚,我总是隐约见到,在K房内的某个角落,好像站着一个人,但这个人灰灰蒙蒙的看不清楚样子。我当然有问其他同事是否见到这个角落里的人影,得到的回答当然是否,而且其他同事还笑话我,说我喝了点汽水就醉得两眼昏花了。考虑到自己有可能真的是眼花,于是我走进洗手间(K房内的),打算洗把脸清醒一下。

 

关上厕所门后,在洗脸的过程中,我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首歌,是彭羚唱的《小玩意》。怪异的是,这首歌并非从厕所外传进来的,听上去就像是厕所里面发出的歌声。

 

而且,厕所与K房只是一门之隔,外面的嘈杂声和唱歌声我应该会听得见,但其时我身处的厕所里面,除了这首《小玩意》的歌声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因为自己有开车过来,所以当晚我滴酒未沾,不可能是喝醉后产生的幻觉。那这诡异的歌声是从哪里来的?这个疑问令我不由得心生恐惧。

 

更不幸的是,正当我想开门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厕所门怎么也打不开,但这首《小玩意》的歌声却一直在持续。接着,我开始隐约听到有人在耳边不断对我说:“帮帮我,帮帮我......”这下我确认,自己真的是遇到灵异事件了。

 

于是我不断用力拍门,希望外面的同事听到拍门声而过来救自己。幸好他们真的听到我用力拍门的声音,奇怪的是,他们从外面轻轻一扭门就打开了,而就在他们推开门的一刻,刚才我在厕所里听到的所有怪声(包括歌声与说话声)都同时消失了,而且很明显,此时K拉OK里面正在播放的,根本就不是彭羚的《小玩意》。

 

同事当然有追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但那一刻我只想尽快回家,所以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早点离开。正当我走出K房并想关上房门之际,我又见到了A小姐的丈夫,他正站在A小姐旁边,呆呆的看着我......

 

K房事件之后,我整整病了两个星期,而且在生病期间,我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一开始,梦境中见到的是A小姐丈夫向其求婚的过程,而过程中点缀气氛的背景音乐,正是彭羚的《小玩意》

 

其后,断断续续地,在梦境中见到的,是A小姐和他丈夫吵架的情景,且争执颇为激烈,二人都吵得面红耳赤,男方更在争吵后开车离家出走;接着,我在梦境中,见到A小姐的丈夫开车途经吐露港公路时,发生了严重的交通意外,惨烈的场面更让我从梦中惊吓至醒......

 

更为奇怪的是,好几次我从梦中醒过来之时,都会看到自己房间内的电脑竟然已经自动开机,且正在不断循环播放那首《小玩意》,因为这样,有好几次父母都骂我为什么半夜三更的要开大音量播这首歌......但我很清楚,我根本没在电脑里下载过《小玩意》的音频,那这首歌从何而来?

 

因为知道自己女友的父亲年轻时学过神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非常流行学六壬、茅山等道教神功),所以我最后选择向他求助。

 

经过女友父亲的查察,证实同事A小姐的丈夫原来一直都跟在我身边,但他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只是希望我可以帮他一个忙,因为他根本无法与自己的妻子沟通,甚至连向她报梦也做不到。

 

恰好那天早晨在咖啡馆内,我和他发生了眼神交流,他知道我有机会看见他,于是才一直跟着我。他想做的,只是希望在自己即将去另外一个世界之前,把一些心里话告诉妻子,而需要我帮的忙,就是向A小姐转述他的话......

 

后来在梦境中,A小姐的丈夫将需要我转达予他妻子的话告诉了我,大致是这样的:“其实我很不舍得你,但这是天意,我也没办法,所以你自己无需过分自责;希望你可以好好生活下去,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等你,希望他朝再会时,能够听到你讲述自己余下的人生中所遇到的种种快乐之事;请一定不要轻生,自杀是极其严重的罪孽,这样做只会让我们永远无法再相见......”

 

后来,我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起,来到了A小姐的家中,将上述话语一一转述。刚开始A小姐也半信半疑,但当我提到《小玩意》的时候,她就百分百相信了,因为这首歌牵涉到一个她和她丈夫的小秘密,意义重大,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A小姐还说,因为她自己一直都觉得如果那天没有吵架,丈夫就不会开车出走继而发生意外,所以她一直很自责,也确实想过要轻生,但如今,知道了丈夫的心愿,她承诺会好好活下去,不会再胡思乱想......

 

以上就是我想分享的灵异经历。经过这件事之后,我明白到,其实灵体也有可悲之处,他们有时候也确实需要帮忙。但人鬼殊途,以后类似的事,还是不要让我帮忙吧......



怨灵夺命,魂断深圳


这个故事,来自几年前经常上节目做嘉宾的殡仪从业员张生。因为职业的缘故,张生经常接触到(从别人口中听说)一些灵异个案,当中不乏一些非常恐怖的灵异故事,想必长期(超过五年)收听恐怖在线的听众,应该会知道“殡仪业张生”的名号。以下个案,是张生从另外一位从事跨境殡仪行业的,外号叫“小肥”的行家口中得知。

 

话说几年前,小肥有一次需要上深圳,为一位年约20岁的香港籍男性提供殡仪服务(因为是香港人命丧深圳,所以需要有香港的殡仪从业员到内地处理一些殡仪事宜)。

 

这位死者(以下简称Y先生)死亡的原因,是在深圳某宾馆内自己割断颈动脉自杀身亡。小肥从死者的哥哥口中得知,这位年轻人非单纯自杀那么简单,当中更是牵涉一些令人不寒而栗的灵异事件。

 

整件事起始于一年前的夏天。Y先生本身正在外国留学,一年前的暑假,他从外国回到香港度假,在某个晚上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到港岛区某酒吧娱乐。

 

第二天早上,Y先生的家人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Y先生正在XX医院,但没有大碍,需要家属来接其出院。家属到达医院后,当然要问清楚Y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据Y先生忆述,昨晚自己和朋友们都喝了不少酒,因为喝醉了的关系,大家都不想回家,于是Y先生和另外两个男性朋友在湾仔某时钟酒店开了一个房间,打算在里面休息一晚。半夜醒来,Y先生觉得自己的酒劲已经散得七七八八,遂离开酒店打算回家。

 

路上,在穿过湾仔某条巷子的时候,Y先生见到一间很老式的理发店还在营业,里面有一个女孩子正坐在理发椅上,看上去应该是理发店的员工。Y先生很好奇,于是问她:“这么晚了,还可不可以洗头?”女孩微笑了一下说“可以”。

 

就这样,Y先生走进理发店,打算洗个头再回家。就在洗头过程中,Y先生就失去了意识,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后来从医生口中得知,有路人发现自己躺在路边并送入医院。

 

奇怪的是,除了脖子的一条红色抓痕,Y先生身上没有任何其他伤痕,也没有任何财物损失。家人听了之后当然觉得很无稽,哪有理发店会营业到那么晚的?于是当天就让Y先生带路,打算过去一看究竟。到达之后,那条巷子确实是有一间还在营业的理发店,但后来问了老板,老板却说晚上关门比较早,Y先生提到的那个时间根本不可能还在营业,还说Y先生应该是喝醉了有幻觉。

 

尽管家人觉得可疑,但因为Y先生并没有受伤,精神上也没其他异样,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大概两个星期后的一天,Y先生的妈妈正在收拾他的房间,突然发现,Y先生的枕头上有很多很多的头发,且连续几天都是这样。

 

Y先生的哥哥知道之后,开始隐约觉得有古怪,于是偷偷在其卧室内装了摄像头,打算观察一下情况。当看到拍摄内容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原来Y先生每天晚上在睡着后都会突然坐起来,用剪刀剪自己的头发。因深知不妙,且觉得可能与当晚湾仔后巷发生的古怪事有关,Y先生的哥哥于是马上带着弟弟,来到位于深水埗界限街的一间关帝庙,打算找人帮忙。

 

庙内的一位庙祝说出了个中因由:原来Y先生当晚在时钟酒店里面,遇到一个女鬼,她喜欢上了Y先生。家属虽半信半疑,但也得做一些法事,希望可以请走这位女灵体。

 

在与灵体沟通过程中,她说了自己的死因:她是在旺角的一间Disco里面,因服食过量的迷幻药而死(当时有新闻报道)。庆幸的是,那次的法事还算成功,女鬼被请走了,Y先生亦回到外国继续学业。

 

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一年。第二年的暑假,Y先生再次回到香港。

有一晚,Y先生和几位朋友,当中有男有女,来到深圳某间Disco玩。期间,Y先生在吧台喝酒的时候,有一名女子过来搭讪,两人聊得甚是愉快。

 

就在那位女孩子离开吧台的时候,与Y先生同上深圳的其中一名女性朋友(有灵异体质,暂称X小姐)却看到,这个跟Y先生聊天的女孩子,竟然只有半身......当晚为免大家害怕,X小姐没有说出自己所见。

 

因为玩得太晚,当晚所有人都没有直接回香港,而是留在深圳过夜。第二天早上,大家发现,Y先生离奇地死在了酒店房间的浴缸内,他用剪刀,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

 

而这把剪刀,据大家反映,根本没有人知道从何而来,因为问了酒店,房间内不会有这种用来理发的剪刀......

 

后续据家属猜测,应该是Y先生一年前在湾仔时钟酒店遇到的那个女鬼,在一年后再次回来夺命......当然是否真的如此,就没人可以证实了。



医院夜惊魂,险成“鬼新娘”


潘生你好,我叫阿琳。这次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灵异个案,是我妈妈的亲身经历。虽说发生在她年轻的时候,年代较为久远,但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她当时差点被逼做了“鬼新娘”(后面她当然因为吉人天相躲过了一劫)。

 

那件事发生在50年代,当年我妈妈20岁左右。就在那一年,她患上了肾结石,所以外公(妈妈的父亲)就将她送进了那打素医院治疗。

 

在今天的医疗水平看来,肾结石并非很严重的疾病,但在六十几年前,肾结石的治疗也需要在腰部开刀取出结石,也算是一个较大的手术。当天手术完成时已经是黄昏,因为麻药作用未完全过去,所以有一个护士陪在我妈妈身边观察情况,待我妈清醒过来后护士才离开。

 

就在动完手术的当晚,我妈说,睡觉时总是觉得床边有很多人不停走来走去,但因为夜深的关系,她也没多加理会。

 

隔天,外公来医院探望我妈的时候,旁边病床的一位老奶奶突然指着外公手上戴着的一枚玉戒指说:这个戒指让你女儿戴着吧,可以保平安。

 

外公当时一方面觉得疑惑,另一方面也担心这个老奶奶会不会在晚上趁妈妈熟睡的时候偷走玉戒指,所以当天并没有把戒指留下。于是,怪事就来了。

 

据妈妈的描述,当晚自己躺在病床上,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喊“小娥、小娥......

(我妈的小名就是小娥),尽管听到这样的叫声很害怕,但因为药力发作,慢慢地她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惊奇地发现,自己并没有睡在原来的位置,而是诡异地躺在房间内另一张病床上。黄昏时分,外公来到医院,听完妈妈讲述的昨晚发生的事情后,他深觉不妙,于是马上将手上的玉戒指脱下来,用绳子穿好让我妈戴在脖子上。

 

这个时候,旁边病床那位老奶奶又发话了:“我昨天就提醒过你了,如果你昨天按照我说的把戒指留给你女儿戴着,就不会这样啦,但你又怕我偷你戒指,老实说我都九十多岁了,还贪你的戒指干嘛?”老奶奶一边说还一边摇头。

 

当晚半夜时分,妈妈又听到昨晚那把声音在喊自己的小名,还说:该起床了,要穿裙褂啦,你要嫁人啦。当妈妈睁开双眼的时候,她见到有一个穿着古式媒婆衣服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病床边上。妈妈说: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吧。

 

这时媒婆发话了:小姐,我是一个媒婆,你现在要起床换衣服了。这时我妈反问:“什么媒婆?换什么衣服?


媒婆答:你现在要嫁人了,快点穿上这件新娘衣服吧。


听到这,我妈当然大惊失色,马上说:嫁谁?


你认错人了吧。对方平静地反问了一句:你的名字是不是小娥?


我妈紧张地回答:“我是叫小娥,但我没说过要嫁人啊!

 

话音未落,妈妈突然听到一阵滴答声响起(古代迎亲那种音乐),而且更可怕的是,她还见到远处有几个没有双腿的人,正抬着一顶迎亲花轿,向自己病床的方向走过来。见到这种恐怖情景,我妈当然大叫救命,这个时候,刚才那个说话的媒婆身边突然多了几个女人,她们一起拉着我妈妈,要把她硬拽下床。

 

就在她们快要得手之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我妈也好像从噩梦中惊醒似的醒了过来并大叫。值班护士听到我妈的叫声,当然马上跑过来看。这个时候,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是躺在了地上(手术伤口也因此再次裂开),而旁边病床那位老奶奶的暖水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摔个粉碎。

 

第二天,妈妈将前一晚发生的恐怖事件一五一十告诉了外公。正当外公手足无措之际,旁边病床那位老奶奶又说话了:你去西营盘吧(注:西营盘在香港岛西边),那里有间庙,找里面的庙祝帮忙,他可以帮到你们的,快点去!

 

当晚入夜后,据妈妈忆述,她又听到了那些可怕的迎亲音乐,眼睛一睁开,前一晚出现的媒婆又来了!媒婆说:“你的时间到了,无论如何你一定嫁人了。

 

妈妈当然不肯,一边死命抓住床沿,一边说:我不去!

 

我不去......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妈妈听到护士的声音,并感觉到有人正在拍打自己的脸,原来是护士正在拍打着妈妈的脸,一边拍一边说:小娥你怎么了? 快点醒过来、快点醒过来......

 

妈妈清醒后(当时已经吓到大小便失禁),见到叫醒自己的,原来是当晚值班的护士长。她叫我妈妈什么都不要说,并脱下了自己头上的护士帽,放在妈妈床头边,同时还安慰说:没事了,放心睡吧。见到有护士在身边,妈妈的心神也安定了很多,于是放心再次入睡......

 

天亮之后,外公来到医院。妈妈当然再次将昨晚的事情告诉外公。外公安慰说:不需要害怕了,庙祝答应了会帮我们的。

 

但庙祝如何帮,外公并没有详述。而且,妈妈发现,外公前两天给自己护身的玉戒指,已经出现了裂纹。

 

不过,那顶护士帽没有被拿走,一直放在妈妈的病床边,后面亦不再有可怕的事情发生,而外公亦有向旁边病床好心提醒的老奶奶说“谢谢”,妈妈在住院期间,亦和那位老奶奶成为了好朋友,闲谈之间更发现,原来大家都是在苏州出生的同乡,这种巧合更加强化了互相之间的亲切感......

 

不久,妈妈痊愈出院。就在办理出院手续的当天,妈妈发现,旁边病床的那位老奶奶已经不知去向。妈妈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当然很紧张地追问护士长老奶奶的去向,但是护士长的回答令妈妈非常震惊:原来旁边那张病床,一直都是空着的,根本没有安排给病人......

【推荐阅读】:

· 娱乐圈揭秘:某女星养小鬼上位内幕,真相太…

· 全球产出女鬼上万只,吓死人的却只有这17位!

· 看了这些证据,我不得不相信穿越是真实存在的…

· 为了保命,村里的老道士竟让我跟女鬼洞房!真相...

· 老一辈口口相传的见鬼10法,再三警告,千万别乱试!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