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干儿子每晚都来我房中,我拒绝不了…

教你每天做美味菜2021-01-10 11:33:47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你是谁?!

这是沈冬悠和苏沉的婚礼,在整个H市备受瞩目。

简暮熙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竟觉得不像是自己。

一席洁白的露肩婚纱,桃色的新娘妆,将她衬得似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可她眼中的胆怯和藏在胆怯之后不易察觉的悲伤,却让她显得那般不自信。

她是简暮熙,可从今天开始,她只能是沈冬悠。

“砰――”

明明这种时候新娘在梳妆,是不可以让外人进入的。

她的房门,却被人狠狠地砸开。

苏沉带着一群伴郎闯入,并不是该接亲的时候,简暮熙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当苏沉的拳头砸在了镜子上,血液从他的指尖滴落在简暮熙洁白的婚纱上的时候,简暮熙的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

镜子里那美丽的新娘容颜已碎,就仿佛她的梦境,终究碎裂地半分也不剩下了。

“沈冬悠呢?!”

低头看着端坐在那里的简暮熙,苏沉几乎咬牙切齿:“你们把沈冬悠藏去哪里了?!”

明明她长着一张和沈冬悠有九分相似的面容,可只是那么一眼,苏沉仍旧认出她简暮熙并非沈冬悠。

苏沉身上那冰冷的气息,让简暮熙打了个冷战。起身的时候,她须得扶着梳妆台,方才能稍稍站稳。

她根本不敢去看苏沉,只是声音有些懦懦:“我……不知道。我是三天前才来沈家的。”

其实连简暮熙也不明白,像是苏沉这样优秀的男人,沈冬悠怎么能做到说放弃就放弃,那样决绝!

将鲜血淋漓的手从梳妆镜上抽了出来,苏沉冷哼一声,仿佛要将这周遭的空气都凝结成冰:“不是沈冬悠,这婚我就不结!”

是啊,她不是沈冬悠。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后来赶到的沈家二老,听了这话,几乎都要给苏沉跪下来了:“苏沉,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求你别这样!要是让你父亲知道了,我们沈家就真的完了!”

可在简暮熙看来,哀求,是没有用的,苏沉不是那种会因为哀求而动容的人。

不过苏父……一向都是苏沉的软肋。简暮熙只觉得,沈家二老说的这话,似乎只会更加激怒苏沉。

苏沉只是冷笑着看着沈家二老,眯了眯眼,眸色之中,却带了几分骇人的戏谑:“好。我不会让我的父亲知道的,但是三个月之内,你们必须要找到沈冬悠,带她回来见我!”

而后,他复又走到了简暮熙的面前,用他那鲜血淋漓的手一把抓住了简暮熙的手腕:“既然你那么想要成为我苏沉的新婚妻子,我就如你所愿!只是我不管你是谁,请你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沈冬悠!”

明明血液应该是热的,可简暮熙却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凉。

若不是为了母亲……

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简暮熙那马上就要强硬起来的眼神,却倏然又柔软了下来:“好,我会成为沈冬悠。”

“很好!”

苏沉近乎粗暴地一把搂住了简暮熙,根本不给简暮熙任何反应的机会,就狠狠地咬上了简暮熙的唇――

他的语气里,带着近乎疯狂的嗜血:“沈冬悠,我不要面无血色的新娘。”

简暮熙吃痛想要挣扎,却只是让苏沉的动作更加粗鲁。唇上是有了血色了,可心里呢?


 

第二章 新婚

原来……苏沉是一个这样的人。

简暮熙听说过他的铁血手腕,却没想到,即便是对自己这样一个女人,他也是那般不近人情。

可方才……他竟然对自己做出了那样亲近的举动。简暮熙的心里忽而就生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来:他……恐怕不会对自己怜香惜玉。

苏家和沈家在这H市都是极有名望的,这一场盛世婚礼,自然也是备受瞩目。

鲜花、美酒、祝贺……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简暮熙那梦幻中的婚礼模样,包括苏沉嘴角始终挂着的笑容。

简暮熙当然不会傻到以为那是为自己而笑的,只是她必须要承认,苏沉这个男人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她若是沈冬悠,定然不会走。

而婚礼结束后,一切仿佛就回归了冰冷。

简暮熙坐在那空卡侬荡荡的大床之上,环顾四周。

这房间是苏沉的房间,大多用了黑色和灰色的格调来装修,让人多少觉得有些压抑。

屋子里没有一点点女人的气息,唯有床头一张苏沉一家人的照片里,出现了一个女人,据说是苏父的养女。

从从前到现在,简暮熙似乎从不曾听说过苏沉的生活中出现过女人。

连公司上下的人,都在背后戏称苏沉是“女人绝缘体”。

可他……为什么偏偏要娶沈冬悠?

而沈家人又是为什么,偏偏不想让沈冬悠嫁给苏沉?

简暮熙只是一个城郊的城中村出身的孩子,并不懂得,这H市商界的风云际会。

“砰――”

门,几乎是被苏沉一脚踢开的。

这巨大的声响,吓得简暮熙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

看到简暮熙这般模样,苏沉也是走上前来,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连语气都是居高临下的:“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你不是沈冬悠?”

新婚之夜,这男人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不过……还好。

原本简暮熙嫁给苏沉就是一场交易,她虽然爱着苏沉,却也没打算就这么献身。

显然,苏沉对她没有兴趣。

简暮熙低了头,不敢去看那她仿佛永远都触碰不及的苏沉:“我知道。我永远……也不能像沈冬悠那位大小姐一样,自信从容。”

简暮熙是聪明的。

她的聪明,超乎了苏沉的想象,让苏沉终于对简暮熙生出了几分兴趣来:“聪明的女人。虽然你长得几乎和沈冬悠一模一样,但是她的眼中,从来都带着自信。而你……只有自卑。”

是啊,她和沈冬悠……如何比拟?

可不管怎么说,简暮熙却从未曾忘记,今日白天苏沉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所以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眼中已经带了勇气,和一点点的自信:“请你放心,这三个月,我会做好沈冬悠的。”

三个月,沈家必然会将沈冬悠找回来。

毕竟在这H市,还没有人敢招惹苏沉,哪怕沈家也一样。

对于简暮熙的聪颖,苏沉很满意。

哪怕是三个月,他苏沉的女人,也不可以让别人小看!

下一秒,苏沉却已然欺身上前――

他的脸,凑近了简暮熙,那温热的气息,喷吐在简暮熙的脸颊之上。


 

第三章 洞房花烛夜

苏沉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简暮熙一时之间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可近距离观察这男人,简暮熙便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都在一瞬间加快了起来!

愣了愣,她才不由自主地朝着后面躲了躲:“你……你该知道……我也是无奈……你心里头的怒气……不该撒在我的身上!”

若不是无奈,她也不愿……和苏沉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可苏沉那暧昧的目光不变,甚至在简暮熙闪躲的时候,仍旧上前一点,用自己的脸,轻轻地蹭了蹭简暮熙的脸:“我没有要对你发怒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是否应该履行你苏夫人的义务?”

他伸出手揽住了简暮熙仍旧在一点点往后的身体,将她狠狠地往自己怀中一搂,微唇轻启,咬了咬简暮熙的耳垂,说话之间的热气,都轻轻撩动着简暮熙的耳廓:“你既然做好了代替她的准备,也应当……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吧!”

有的是用尽了手段也想要爬上他的床的人,所以苏沉觉得,眼下的这个女人不过故作矜持而已。

送上门的女人,眼瞧着这简暮熙也是个干净的,苏沉竟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要了这女人,外面的人自然就不会说他是“女人绝缘体”了吧!

可让苏沉没想到的是,他明显地感觉到,简暮熙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简暮熙有些抗拒地在苏沉的怀中扭了扭,到底抗拒地推了推苏沉的胸膛,还是想要和苏沉讲条件的:“苏沉……你……别这样!”

她只感觉到自己从脖子到脸颊,都仿佛被火烧过一样地通红了起来:“三个月之后……沈冬悠是要回来的。所以……你别为难我行吗?就当是你行行好……”

为难?

苏沉感觉得到,这女人还真是不想和自己发生点儿什么。

其实他已经没了兴致,毕竟强扭的瓜不甜的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但他的心里也不知为何,就生出了一种想要戏弄一下简暮熙的心情。

仍旧将她死死地搂在怀中,苏沉的另一只手,已然悄然伸进了简暮熙的衣服里,直接将简暮熙压倒在了床上:“怎么,做我苏沉的女人,让你这样为难?”

完了!

简暮熙的心里,只剩下了绝望。

她多么想就这么推开苏沉,可是她不能!在当初决定要替代沈冬悠的时候,其实她就做好了所有准备的。

如果没有沈家的帮助,母亲就要死了!

她似乎……别无选择!

其实苏沉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某处,竟然似乎有一些微妙的反应!这个女人……果然还是气氛不对吗?

可当苏沉看到简暮熙那视死如归的表情的时候,就皱了皱眉头。

倏然起身,苏沉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眼神在一瞬间,就变得冰冷了起来:“我不知道你接近苏家是为了什么,但是请你告诉沈家,想要用你这样一个女人来得到什么我们苏家的秘密,他们太愚蠢了!”

简暮熙只感觉到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而苏沉那冰冷的语气,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他……连这个都猜到了?!


 

第四章 苏夫人

看着苏沉那离去的背影之中似乎都带着冰冷,简暮熙不由自主地瑟缩在床边,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沈家对她当然有要求,毕竟沈家和苏家的局势很紧张。

而她又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这不是她擅长的事情,尤其是在这样聪明的苏沉面前。

她究竟……该怎么办?!

新婚,没有蜜月旅行也没有任何浪漫甜蜜,简暮熙甚至在新婚的第二天一早,就没有见到自己的丈夫。

苏沉原本工作就忙,也有些不想回家。只是将助理叫来,神色有些凝重:“去,查查……我夫人。世界上怎么会有和沈冬悠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苏沉这才恍然发觉,他好像……连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而这边的简暮熙吃了午饭之后也没在家待着,只是一路越过了H市最繁华的地段,到了一家私立医院。

医院里,母亲安详地躺在病床上,丝毫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看着她这般模样,简暮熙的眼眶就红了。

她的母亲,叫做简安。

从前,是一位代孕妈妈。

这行当在多年前,很盛行。有些人只需要给富贵人家代孕一次,就能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可简安……没有那个命!

遇到沈贺的时候,沈贺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不过那大儿子沈东景身体不好,所以沈贺才希望再多要一个儿子,只可惜和夫人努力了好几年,都未曾有结果,这才找到了简安。

简安也算是争气,一举就怀上了孩子,还是一对双胞胎。

只可惜,是女孩。

沈家给了简安两个选择:第一,将两个孩子都带走,但她原本应该要生儿子的,如若她将沈家的两个血脉都带走,那么她就不会得到一分钱。

第二,带走体弱多病的那个孩子,沈家会给她当初答应的一半的钱。

很显然,简安选择了第二条路。

从一开始,简暮熙就知道,自己是沈冬悠的双胞胎妹妹,所以她们才会拥有那样酷似的容貌,甚至连右颊下的梨涡和后腰上的胎记都一模一样!

也是为了救治重病的简安,也是因为她好奇沈冬悠的生活,所以鬼使神差地,她就答应了沈家,作为沈冬悠的替身,嫁给苏沉!

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简安,简暮熙的泪水便不由自主地滑落:“妈妈,您说……我这样做对吗?可是当初您倾尽了所有,将我这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养大。如今……也该轮到我报答您了!”

只可惜,她无能。

大学毕业之后,就只能在一家小小的中医馆工作。

母亲的病消耗巨大,所以除了顶着这张脸去恳求沈家,她好像别无他法了!

苏沉……

那个男人……那个总是高高在云端之上的男人,恐怕这一辈子,也不会明白,她为何这样做吧!

而此时此刻,在商业帝国大厦金字塔塔尖的苏沉,看着助理找到的简暮熙的资料,也是眉头微皱,对着资料上笑的清甜的简暮熙的照片喃喃:“简暮熙?她的母亲……也是沈冬悠的母亲……有意思,这沈家……真有意思!”


 

第五章 成为她

简暮熙回到家中的时候,苏沉已经坐在沙发上看今日的财经报道了。

“简暮熙?”

他微微张口,叫出了简暮熙的名字,而后站起身,缓缓走向简暮熙:“从今天开始,你搬去客房。吃我的用我的,那么这家中的一切,自然该你来打理。”

简暮熙好像明白了苏沉的意思,在家中,她就是个佣人一样的存在。可对外,她仍旧是苏夫人。

“好,我知道了。”

她的温顺,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让她生气的这种感觉,倏然就让苏沉的心里有些烦躁了起来。

“好什么好?!”

他大步走近简暮熙,一把将简暮熙的下巴抓住,生生将简暮熙那低沉的头抬了起来,逼迫她看向自己:“如果是沈冬悠,她一定不会答应的,你可明白?!”

简暮熙觉得自己完全不懂这个男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大发雷霆。

下巴被苏沉捏的生疼,到底,简暮熙的眼中,还是露出了几分坚韧的目光:“我知道了,我不会去做那些事情的。”

她有时候真的不明白,苏沉……到底要她如何?

而苏沉也看出了简暮熙的心思,简暮熙的目光,让苏沉越发心烦了起来,语气也更加凌厉:“你知道就好!你如果想要替代沈冬悠,就要做好你的本分!要知道,你不是沈冬悠,不能帮沈家赎罪!”

赎罪?

在苏沉的心里,竟然是这样看待沈家的?!

简暮熙忽而就有些恍惚了。

她不明白,苏沉对于沈冬悠,到底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听说,苏沉的身边,只有沈冬悠这一个女人。

可是苏沉对沈家敌意重重,娶了沈冬悠,似乎好像也是有什么目的的。

怪不得沈家不愿意将沈冬悠嫁给苏沉了,沈冬悠若是真成了苏夫人,恐怕和苏沉之间也是相爱相杀,这一辈子的孽缘,就纠缠不清了吧!

陷入沉思的简暮熙,奇异地让苏沉那有些暴躁的心情就沉静了下来。

放开了简暮熙的下巴,苏沉却再一次搂上了简暮熙的腰肢。

苏沉那宽大的手掌,在简暮熙的腰背之间来回摩挲了一下,而后才皱了眉头:“你太瘦了。”

从前就身体不好,自然不可能胖起来。

被苏沉摸得简暮熙感觉全身都燥热起来了,赶紧扭了一下身体,道:“我会努力吃的。”

就是这么一扭,让苏沉掌心的温度越发升高了几分。苏沉眼眸一沉,忍不住用力抱紧怀里的温香软肉……


 

第六章 窃取机密

他放开简暮熙,后退了一步,眉头仍旧是皱着的:“最后一次警告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或许还能安然度过这三个月。”

起码他必须要承认的是,他不讨厌简暮熙这个女人。

可就在苏沉上楼之后,简暮熙却接到了沈贺打来的电话:“暮熙,苏氏地产最新的竞标资料,你拿到了吗?”

沈河给了简暮熙最后三天的时间,如果拿不到,就撤了简安的呼吸机。

而此时此刻在自己书房里的苏沉,也已经亲手在书架上安装好了摄像头,嘴角微微勾了起来:“沈贺,还有三天,我看你是否按捺得住!”

嫁给了苏沉之后,简暮熙才知道,苏沉这样的人,是真忙。

以前的她也只是在小说里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总裁,好像成天除了撩妹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可苏沉不一样,他整日整日地不着家,反正自从上一次对话之后,简暮熙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见到苏沉了。

或许……这是个好时机吧!

此时此刻的苏沉,正坐在自己的电脑桌面前。他是故意一天一夜没有回家的,简暮熙一直都没有动静,这让苏沉觉得哦谢无聊。

正当他都快要在那电脑前睡着的时候,忽而,就看到自己的书房,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缓缓而入――

虽然是在做不可以让苏沉知道的事情,但是简暮熙因为知道苏沉不在家,所以也并没有太过刻意的蹑手蹑脚。

看到视频里的那个身影轻车熟路地就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甚至猜了三次就猜对了电脑的密码,苏沉的嘴角也是微微上扬:“就算是个聪明的,也不过是只聪明的黄雀罢了!”

电脑的密码,是沈冬悠的生日。其实也是简暮熙的生日,只是在输入那串数字的时候,简暮熙到底心里还是带了几分苦涩。

苏沉在这边,看不到简暮熙的苦涩,只能看到她娴熟地在键盘上输入了些什么之后,就将电脑里的文件拷贝进入了一个U盘之中。

不必去多想,苏沉就知道,那是他们苏氏企业最新的投标计划。

在确认了简暮熙已经得手了之后,苏沉也是关上了电脑,嘴角勾勒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沈贺,你果然……没安好心啊!”

而从苏沉的书房里出来的简暮熙,心脏仍旧在剧烈地跳动着。

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何况……对方还是苏沉!

看着手中的U盘,简暮熙就想起了母亲。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母亲安好。不管她要做什么,后果,她一力承担就是!

简暮熙以为,晚上苏沉还是不会回来,却没想到,她才将那U盘里的资料交给了沈贺,进小区大门的时候,就遇到了苏沉的车。

苏沉的车停在了简暮熙面前的时候,简暮熙也是愣了愣。

车窗打开,便是苏沉那张冰冰冷冷的脸,嫌弃地看着正在走路的她:“你别告诉我,你堂堂苏夫人,竟然是坐地铁回来的!”

她的确……是坐地铁。

其实她知道家里有空闲的车和司机,但是一向都节俭惯了,何况又是去做亏心事的,她当然不会叫司机。

只是没想到,这也成为了苏沉生气的理由。

一回到家,苏沉就阴了一张脸,坐在沙发上。

他皱眉头的样子……并不那么好看。

简暮熙低了头,有些懦懦地摆弄着自己的衣角,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而苏沉只是皱着眉头,看到简暮熙这好像被自己欺负了的样子,心头就一阵暴躁:“把你这幅可怜兮兮的表情给我收起来!明天和我一起去参加投标会。记住,别给我丢人!”

明天……是她第一次作为苏夫人的身份,和苏沉去那样正式的场合吧!

可是……简暮熙不想去。

倒不是因为应付不来,而是害怕……害怕明日见到沈贺,她今天大略看了一下那个资料,知道是和明天的投标会有关。

她真的……害怕见到沈贺。


 

第七章 投标会

但是苏沉不会给简暮熙任何拒绝的机会。

第二日半下午的时候,苏沉就派人给简暮熙送来了礼服。

除了那场婚礼,这大概是简暮熙第一次穿礼服。一看就知道,这洁白的百合裙,是沈冬悠喜爱的。

像简暮熙这样日日都泡在中医馆抓药熬药的人,是穿不得这么洁白的颜色的。

穿上这身裙子,就仿佛不是简暮熙了。

要做沈冬悠,她也得做的像才是。

苏沉是直接从办公室去投标会现场的,在门口等了五分钟,才看到自家的车载着简暮熙姗姗来迟。

苏沉皱眉,小声对秘书道:“明天就给夫人换一个守时的司机。”

秘书感觉得到,苏沉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他只是在心里默默为简暮熙祈祷,一会儿最好不要惹到苏沉。

简暮熙下车的一瞬间,就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她这里看了过来。

连苏沉都不得不承认,简暮熙很美。

美到只要她一出现,就让这在场所有的女人仿佛失去了她们的色彩一般。

明明简暮熙的脸上只是略施粉黛,却在这一袭白裙的衬托下,显得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她似乎记住了作为沈冬悠就应该要自信,所以虽然她的手是紧紧地捏着手里的包的,但是脸上那从容的微笑,却让人如沐春风。

她和沈冬悠是不同的,明明长着两张相同的面容,可沈冬悠的美是具有侵略性的。但简暮熙不同,她的美让人怜惜,却不会让人嫉妒。

看着简暮熙朝着自己走来,苏沉自然而然地迎上前,将手臂交给了简暮熙挽着。

“那是苏夫人吗?”

“早就听说沈家小姐美丽无双,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是啊,这可不是郎才女貌吗?”

……

听着周遭大家的议论,苏沉那原本冰冷的瞳眸,也终于带了几分柔和。

没错,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简暮熙,这样的……沈冬悠!

可只有简暮熙自己知道,高跟鞋有多么不合脚,手心的汗几乎将手拿包都要浸湿了。

还有她挽着苏沉的姿势,根本就不敢真的将自己的重量放在苏沉的手臂上,只是虚虚地挽着,觉得自己的手臂都有些酸了。

刚入场就这样,简暮熙的心里实在是有些绝望:那后面一整场,她该怎么过!

可不管简暮熙心里怎么想,苏沉已经带着简暮熙入了场,也看到了沈贺。

沈贺此时对于苏沉,那自然是一百个卑躬屈膝的。

不过连简暮熙都看得出,沈贺的眼中明明灭灭的多少带了几分不屑和自信,苏沉又怎么会看不出呢?

简暮熙实在是觉得,就沈贺这个段位,想和苏沉斗,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可面子上的功夫,大家都要做足。

除了别人叫她“沈冬悠”的时候,她还有些不习惯以外,一切似乎都很好。

这是简暮熙第一次体会到,苏沉的体贴。

从落座到茶水糕点,他都事无巨细。如果被这个男人爱上,那一定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简暮熙这么想着的时候,台上也已经开始有人讲话了。

所有人都起身,苏沉自然而然地将手放在了简暮熙的腰上。那宽厚的手掌贴着简暮熙的腰,让简暮熙的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

不过苏沉的动作也是恰到好处,让简暮熙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余地。


 

第八章 竞标

对于这一场竞标,其实简暮熙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沈贺则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是不是地还朝着他们这里看了过来。

其实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是若有若无地朝着他们这里看过来的。 毕竟苏氏企业是H市的地产龙头。

不过苏沉一直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是一次公开竞标,起初,沈贺还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他自信知道了苏沉的报价,自己绝对可以中标。

却在主持人宣布中标者的名字的时候,沈贺的脸,到底还是垮了下来。

其实在旁人眼中看来,苏沉的这一次中标,一点儿也不意外。 毕竟他们几乎垄断了H市的地产行业,龙头企业的名声可不是白来的!

虽说苏沉喜怒不形于色,但是简暮熙也感觉得到,对于这一次的中标,苏沉是开心的。

只是沈贺的脸色不那么好看,终究苦的还是简暮熙。

她不过上个洗手间的功夫,就在那狭窄的走廊遇到了沈贺。

别人都在忙着恭喜苏沉,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

沈贺的巴掌,便重重落在了简暮熙的脸上:“怎么,你不想让你妈妈活命了吗?!居然给我假情报,是谁给你的胆子?!你以为你嫁给了苏沉,就真的是苏夫人了不成?!”

对于这样的结果,本就是在简暮熙的意料之中的。

所以简暮熙的心里出奇地平静,只是抬起头,看着沈贺的目光之中带了几分抱歉:“我想他早就知道了你的意图,所以借用了我的手给你假情报。 抱歉,我不会拿我妈妈的性命做赌注,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其实简暮熙的心里很清楚,在沈冬悠没有回来之前,沈家需要她。

所以即便她给了沈贺假情报,他也不敢真的对自己怎么样。

果然,沈贺看到简暮熙这般,也只是气哼哼地又骂了简暮熙两句,而后便扬长而去。

而这一切,都被站在不远处的苏沉,看的一清二楚。

竞标结束,苏沉满载而归。

坐在车里,简暮熙始终没有说话。

苏沉只是若有若无地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简暮熙的脸上,不知为何,看到她脸颊的那一片通红,苏沉的心里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就在快到家的时候,苏沉到底还是给秘书发了一条微信:明日将沈氏企业在南山的地产收回。

他必须要让沈贺知道,招惹他苏沉的代价是什么!

高跟鞋实在是硌得脚疼,所以上车之后简暮熙就自顾自地脱了鞋子。

车停在大门口的时候,简暮熙都没有穿鞋。

苏沉走在前面,衬着路灯的光芒看着简暮熙落在地面上那小巧玲珑的脚趾,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忽而就快了那么几分。

这个女人……真是不讲规矩!

进门后,简暮熙想开灯。

可苏沉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只是侧身一沉,便将简暮熙压在了刚刚关好的门上。

他低头看着简暮熙,目光中都带了几分调笑:“怎么样,偷东西的感觉好吗?不过我想……偷到的东西不是想要的,恐怕并不是一种好的感觉吧?”

一边说着,苏沉的手还一边落在了简暮熙本就还有些泛红的脸颊之上。

那冰冰冷冷的手指,让简暮熙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第九章 交换

他果然……已经知道了!

简暮熙侧过头,并不想去看那距离自己那么近的苏沉的脸。

苏沉也不急,只是干脆将自己的头埋在了简暮熙的颈窝之中,用他的舌尖,轻轻地在简暮熙的锁骨之上划了划:“简暮熙,如果我想让你一直做沈冬悠,你……愿意吗?”

的呢高度呢个,这个男人……他在说什么?!

简暮熙甚至来不及去顾忌被苏沉所舔的锁骨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便大惊失色地倏然抬起头来。她几乎不敢相信,苏沉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所以……他对于沈冬悠,到底……是什么感情?

终于感觉到了简暮熙的情绪有所起伏,苏沉也是满意地抬起头来,轻轻地在简暮熙那被打过的脸颊上,印下一个羽毛一般的吻:“如果沈冬悠像你一样聪明而听话就好了。简暮熙,成为沈冬悠,就可以一直待在我的身边。你……会爱上我的。”

会爱上他?

不,是早已爱上。

可……

到底,简暮熙还是摇了摇头,强行压下心头的苦涩。

她几乎就快要动摇了,可苏沉又何尝不是在明确地告诉她,他要的是沈冬悠,而不是她简暮熙?

她再卑微,也不愿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她能做的,就只有拒绝:“抱歉,我只想……做三个月的沈冬悠。简暮熙……就是简暮熙。”

这还是苏沉第一次见到简暮熙这般坚持的模样,倒是和往日里那唯唯诺诺的样子截然不同了!

不由自主地,苏沉就将自己的唇,贴上了简暮熙的唇。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在简暮熙的腰间游走,可说出的话,仍旧那般凉薄:“我还知道,沈贺想要我北海那快地产最新的开发资料。简暮熙,我们做一个交换怎么样?”

这个吻,几乎让简暮熙无法呼吸!

如果可以,简暮熙也希望能一直沉浸在这样的吻当中。

可苏沉那凉薄的声音,到底让简暮熙清醒了几分。

他低沉的声线中,带着让简暮熙无法抗拒的性感:“只要你替我查到,沈东景……到底是不是沈贺的儿子,我就将沈贺要的东西给你,可好?”

说话间,他的手,再一次摸上了简暮熙的脸颊,而轻轻咬噬着简暮熙的唇,也越发用力了起来:“这样……你不就不用再挨打了吗?”

挨打?!

所以沈贺打自己的时候,他都看在眼里?!

瞳孔骤然紧缩,简暮熙只觉得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般地忽而就难受了起来!

其实她很清楚,有些话根本不该她问出口。可她就是忍不住,到底还是推开了苏沉,苦笑一声:“如果是沈冬悠,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挨打的吧?”

等等,这女人眼神里的受伤,是怎么回事?!

苏沉怎么也没想到,简暮熙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愣了愣,解释的话马上就要脱口而出,可想想自己何必和这个女人解释那么多呢?

心头的烦躁,就越发强烈了起来。

冷哼一声,苏沉抹了抹自己的嘴角,眸色之间到底带了明明灭灭的复杂,却最终被不屑所掩盖:“你没资格和沈冬悠比。”

是啊,没资格。

简暮熙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答案,可心头的疼痛却越发猛烈,仿佛要 将她吞噬。

她低头不再去看苏沉,只是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去:“我累了,想睡了。”


 

第十章 流言蜚语

看着简暮熙那垂头丧气的背影,苏沉忽而就觉得心头有些莫名地不舒坦了起来。

有时候苏沉也在想,其实沈家送来了这样的一个女人,似乎……也不错。

简暮熙几乎一夜未眠,她睡不着,也不想睡。

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听到了苏沉下楼的声音。

她也起了身,却接到了医院发来的短信――

妈妈醒了!

当简暮熙看到原本一直昏睡在床的妈妈终于醒来了的时候,就在那一瞬间,便觉得其实不管这些日子经历了什么都是值得的!

这家医院果然不负盛名,至少妈妈醒来了,医生也说,只要她们配合治疗,简安就还有好起来的可能性!

简暮熙当然不敢告诉简安,她现在在做什么。只是骗简暮熙说她遇到了一个对她很好的男人,给她介绍了个好工作。

简暮熙从前从未骗过简安,何况简安瞧着简暮熙的身上穿着的都是名牌衣裳,人也似乎胖了些,便也没有多做怀疑,只告诉简暮熙若那男人真的对简暮熙好,她就不反对。

这么多日子的阴霾,似乎总算是有了天晴的一天。

却在简暮熙离开病房在走廊里被一个男人拦下来的时候,到底变了脸色。

那是她和简安从前的邻居,叫金渠。也算是一起从小长大的,不过前些年金渠投机取巧地做了个生意忽而就成了暴发户,这才离开了她们那平民窟。

简暮熙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金渠。更没有想到,金渠还认得自己!

他拉住了简暮熙,眸色之中带了猥琐的调笑:“呦呦呦,这不是熙熙小妹妹嘛,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啊!”

这个人……从前简暮熙就很讨厌他。

所以此时此刻也是甩开了他的手,倒退一步:“你认错人了。”

“哎哎哎,别走啊!”

金渠干脆走上前,死死地拉住了简暮熙的手,将简暮熙逼退到了角落里:“你装什么装啊?你妈简安当初在筒子楼的时候就是暗-娼这事儿谁不知道?!我爸还照顾过你妈的生意呢,都说你就是个小暗-娼,这么多年没见了,我有的是钱!你跟我走,一晚上不会亏了你的,放心吧!”

当初……那些传言,让简暮熙几乎在学校都没有过过好日子。

没想到……竟然……再一次被金渠提起!

眼看着金渠那张肮脏的猪嘴就要亲了上来,简暮熙干脆直接一肘子捣在了金渠的胸膛上,疼的金渠大喊一声,却对着简暮熙举起了拳头:“臭!婊!子!老子要你一晚上是看得起你!你那老妈妈肯定是没什么本事出来卖了,你跟我这装什么装?!”

瞧着是躲不过那拳头了,简暮熙也是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闭上眼睛,将手臂护在了自己的前方――

可是预期的疼痛并没有来,反而听到了什么人的脚步声。

而后,便是金渠的哀嚎:“哎呦哎呦……疼疼疼!什么人敢动老子?!放开手!”

简暮熙睁眼,却发现金渠已经被人死死地制服在墙角了。那人似乎是这医院的医生,虽说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看他那动作和力道,显然是练家子!

而让简暮熙一瞬间就变得脸色苍白的是,那个人的身后,竟然站着苏沉!

所以刚才她和金渠的话,苏沉都听到了……是吗?!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