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反腐连载:追查总统套房里的秘密(四)

传奇文学海风2019-05-08 00:37:41

 

  神秘信件 

 半个多月过去了,纪委那边没有任何动静。黎传锋有点沉不住气了,工作也没心思干了。他拿起电话拨通张主任,询问情况。张主任说:“老黎呀,纪委几个领导碰头研究了两次,认为必须找到那个女大学生,才能确定是否立案调查。派了两个同志去学校,学校说那女生退学了。接着又去她老家,邻居说她去了广东她父亲那里打工,她母亲也去了,在广东什么地方不知道。找不到女生,事情就不好办。你说,没有证据,怎么调查?”

老黎听后,脑袋一片空白。

找不到那个女学生,调查就没法进行。没有调查结果,他江水波两个多月后就稳坐副局长位置了。现在两个人这样僵着,还真是没法在一起工作。老黎想来想去,决定提前退线,因为退居二线后,按通常做法,他就可以不用上班了,就不用听那衣冠楚楚的“高素质人才”副局长胡诌了。更重要的是,他就有时间和精力去找那个女学生,找他需要的证据。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孩子,揭开总统套房里的秘密,还原江水波的真实嘴脸。

他铺开纸,拿起笔,准备写报告。刚写下一行字,局办王主任端着茶杯走了进来,说:“老黎,江副局长有请。”

“不去!”老黎一口拒绝,斩钉截铁。

老王说:“黎队,我知道你心里有疙瘩。他水平确实太臭,大伙儿对他也都有看法,这不能怪你。但我觉得关系还是不要闹得太僵,这样下去没法相处啊。”

“我不跟他相处。”老黎抖了抖手中的报告,笑着说:“我决定提前退线,到我战友龙剑那里去打工。”

王主任笑道:“你的报告要是批了,我紧接着就是第二个,我也提前退了,回家抱孙子去,我那小孙子天天缠着我要带他去江边放风筝。”

老黎给王主任的茶杯里添了点水,说:“老王,你就别来凑这个热闹了。我跟你不同,我是走多了夜路碰到了鬼,鬼缠身了,不走不行,不走的话,会让鬼缠死。”

“你跟江局到底是怎么回事?”王主任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用鼻子闻了闻,说,“好茶,香气浓而不腻。他才来不到半个月,你们就扛上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话题以后再讲,总有一天你会看到他那张藏得很深的真实的丑陋面孔。”老黎说。

王主任起身走时,还是嘱咐了一句:“你还是去一下他办公室,可能找你有急事。”

“不去!”老黎说着,埋头写起报告来。他估计江水波还会派人来喊他,干脆将门插上,谁喊也不开门。

老黎写好报告后,拿着到文印室打印好,再回办公室。他一打开门,发现门后地板上躺着一封信,显然是刚才趁他不在时,有人从门缝底下塞进来的。他拿起来一看,是个黄皮信封,上面写着“5MM79车主收”。5MM79是老黎的车牌号码,这信无疑是直接给他的。老黎觉得很奇怪,谁用这种隐蔽的方式跟他联系呢?而且知道他的车牌号码,却不写他的名字。他立即撕开信封,只见皱巴巴的白纸上写着这样一行字:

 

传媒大学女学生李卓亚的父亲李友银的打工地址:广东韶关市立新水泥厂。得知你正义感强,正在追查此事,我相信你,特此告知。

知情人。

 

字迹有些歪歪扭扭,看来写信人文化程度并不高。是谁呢?老黎想了半天想不出来,但他非常兴奋,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真是雪中来了送炭人,太好了,得马上告诉张主任。他冲下楼,驾车直奔市纪委。

一路上,他得意地想,看来这件事除他黎传锋之外,至少还有一个知情人,神秘地站在他身后暗中支持他。他是谁呢?他想不出来。

大约一周后,江水波被叫到纪委去谈话。从此一去不回,销声匿迹。老黎知道,他奶奶的,有戏了。

一天,郭局把老黎叫到办公室,不无兴奋地说:“老黎,我刚接到组织部的电话,江水波不回局里来了,具体原因没有讲。你的眼中钉肉中剌没有了,你可以安心工作了。你的报告收回吧。”说着将报告扔给了他。

老黎不露声色地戏谑道:“他是调回北京了,还是高升到别的单位了?他不是后台硬吗,八成是高升了吧。”

郭局取下眼镜擦着镜片上的湿气,说:“不谈论他了。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想告诉你,局党组决定推荐你进班子,虽然年龄偏大,但可以作为有特殊贡献的人报上去,你小子好好再跟我干五年,到时候咱俩一起退休。”

听了郭局这番话,老黎并没显出高兴和激动。他猛地吸了两口烟,说:“郭局,我感谢你的知遇之恩和信任,但我确实不适合进班子,我也没有这个想法。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我一老战友在宁波搞企业,搞得很大了,都上市发行股票了。他要我去他那儿帮他,待遇嘛,起码比现在高两倍。儿子要结婚,现在连房子都没有,我得去赚钱给儿子买婚房呀。”

郭局惊讶地望着老黎,像不认识他似的:“什么?你说你儿子结婚还没房?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你这个人呀,早跟我说呀。这事好办,我这里有点闲钱,是我多年的积蓄,多了没有,凑给你30万够不够?先把房子买下来,以后慢慢还我。”

老黎愣了愣神,打趣道:“不会是受贿的钱吧?”

郭局说:“你太小看我老郭了,我堂堂一局之长,工龄党龄加起来都快四十年了,积存这点钱还用得着受贿吗?”

“那是那是,开玩笑开玩笑,我跟你开玩笑哩。行,借我20万吧,多了怕还不起。”老黎说着,将退线报告收了起来。他知道,郭局是真心信任他,他舍不得放他走?

 

 十一   非议四起

 就在老黎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时候,他发现了异常:平时喜欢来他办公室跟他闲聊天的几个平级的老同事,现在都不来了,见了面也是表面客气,打声招呼就擦肩而过,不跟他套近乎了,全是敬而远之的感觉。

关系一直不错的两个副局长,对他的态度似乎也有了变化,少了随和多了严肃,少了真切关心多了表面客气,以前交谈工作时,也闲聊几句别的,诸于儿子就业呀,老婆病情呀,身体状况呀等等,现在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连经常到他办公室来揩油弄点好茶叶的王主任,现在也不来了,见了面点头哈腰的,说不出的恶心味道。倒是一些刚调进来的年轻人,对他毕恭毕敬,热情地套起了近乎,让他很不适应。

随即,局里起了谣言,风传老黎马上要当副局长了,说江水波的突然消失,是他老黎的“功劳”,老黎为了当上副局长,想方没法在背后使阴招,终于把姓江的这块绊脚石搬开了。

老黎很是惊讶,也非常生气。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尘的他,脸红脖子粗地跑去问郭局。郭局知道他的来意,扔了一盒中华烟给他,笑了笑,说:“你消消气。消了气我再跟你谈。”

老黎只好坐下,拆开烟,抽出一支点燃,猛吸一口,压压怒气,平静一下心境。

“关于你的一些议论,我也听到了。”郭局边点烟边说,“但我明确告诉你,老黎,那都是小人之言,你不必往心里去。无论你的事,还是江水波的事,我心里有数,都是按组织原则办的。哪个单位没有非短流长?有几个人不背后说人?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枪打出头鸟,你是局里的功臣,新闻人物,自然有人不服气,说好说坏很正常,你完全不必理会,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有我郭秉中在,就有你黎传锋的用武之地。”

“即使是江水波的事,也是我点了头的,你没搞阴谋,你搞的是阳谋。”郭局补了一句。

老黎望着郭局,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动了感情,眼圈儿红着,泪水差点涌了出来。他极力忍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转身出了门。

回到办公室,老黎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边抽边冥思苦想,想着想着突然脑子开了窍——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忙,又加上跟江水波的心结芥蒂,他竟忘了局里几个关健人物的状况:赵如铁副局长,任副职时间最长,一直默默无闻地干,没功劳有苦劳,虽然工作能力弱些,但人在官场混,总得向上爬,他赵如铁又不是傻子,知道郭秉中快到年龄了,按论资排辈,他姓赵的升任一把手不是没有一点可能,这点盼头和希望就像火苗一样,一直燃在心里从没熄灭过。第二个,李建雄副局长,研究生一毕业就来到局里,在班子中是学历最高的,抓“五个一工程”有功劳,他依仗年轻有学问,心底里瞧不起郭局,一直跟他面和心不和,觊觎一把手位子的心情,数他最为强烈,希望也最大。第三个人,局办主任王长清,任职多年,对工作也是任劳任怨,为人圆滑,上下、同级关系都处理得顺溜圆满,为了进局领导班子,他没少往市委组织部跑,今晚跑部长家,明晚跑副部长家,算是典型的“跑官族”,别看他平时经常喊“要退线”,其实往上爬的欲望比谁都强烈。

这三个人都比郭局和他黎传锋年轻,都是晋升局长和副局长的候选人物。只等快到年龄的郭局一退,两位副局就必有一个顶上去,空缺的副局位置自然就是王主任的。可恰在此时,江水波“空降”下来,名义上是试用三个月,其实是个形式,时间一到,别说副局稳坐,升一把手都极有可能。因此他们自然有抵触情绪,加上他一来就显出咄咄逼人的狂妄态度,便都把他当成了眼中钉,巴不得他跟老黎闹僵闹翻,他们坐在旁边看热闹,坐收渔翁之利。现在,江水波走了,升迁的路障拆除,谁料郭局力荐他老黎,多次向组织部提名,报告都递上去了,这不但直接威胁到王主任的晋升,还很有可能影响到两位副局长竞争一把手,因为他们明白,黎传锋不是江水波,他是局里的能人、功臣,先进人物,又是军转干部,资历和能力都摆在那儿,虽说年龄比他们大,但破格提拔不是没有可能。老黎一旦取代江水波任新的副局长,必定成为他们仕途上的最大障碍。局里那些议论的始作甬者,若不是赵、李二人的小动作,就必定是王长清的杀手锏。

老黎想到此,心里一个激灵,全身像通了电一样,一股冰冷的气流从尾椎骨顺着脊背直冲脑门。

“真是腐臭之地!必须尽快离开。郭局,对不起了!”老黎在心里说着,铺开纸,拿起了笔,第二次写报告。这回要写的,不是退线报告,而是辞职书。

老黎刚写了几个字,却又犹豫起来,放下了笔。他觉得真要辞职,就对不起郭局这些年来对自己的信任和关心,郭局是真心对他好,真心的信赖他。当然,也不排除郭局有自己的私心——身边有个贴心又得力的干将,工作起来当然得心应手。这些年局里的工作年年评先获优,跟他老黎的工作得力是分不开的。每次郭局从市里开完工作总结表彰会回来,第一个就是请他老黎喝酒,以示感谢。老黎当然坚决谢绝,一再表白这是全局的努力,他老黎只是其中的一分子,他打比喻说他就像海里的一滴水,大海凭一滴水怎么能掀起波澜巨浪?正是老黎这种肯干而又谦逊的态度,让郭局更舍不得他离开左右。

这个辞职报告,老黎迟迟下不了手,左右为难,心思恍惚着。但最终,他还是把“辞职”二字改成“退二线”。

可是,下午一上班,郭局再次找他谈话,推心置腹地挽留他后,他到底于心不忍,又把报告撕毁扔进了废纸篓。他觉得只有这样才对得起郭局。

 

  十二   总统套房里的肮脏事

几天之后,老黎接到战友从宁波打来的电话,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去他公司,他那里急需人手哩!

战友的电话再一次点燃了老黎辞职的决心。他终于决定,去跟郭局“摊牌”。就在他起身去找郭局时,手机响了,是市纪委监察室张主任的电话,要他去他办公室一趟。

一进张主任办公室,老黎就笑着说:“平时都是我给你打电话,今天你破了例,看来有好消息了。”

“你坐。”张主任将办公室门关上,给老黎泡了一杯茶,说:“既是好消息,又是坏消息。你绝对想不到的结局。”

老黎既惊讶又纳闷,急等张主任的下文。张主任却不急不躁,语调和缓地说:“从一个角度讲,你有功;从另一个角度看,你又有过。关于你举报的那件事,上面打了招呼,组织上有纪律,不能再搞了,也不能再议论,谁提谁负责。我今天叫你来谈这个事,是违规的,但我相信你黎传锋不会出卖我,加上你是这件事的始作甬者,如果我不叫你来,让你听听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连觉都睡不着,会缠着我非要一个结果不可……”

“我的个爹!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性急的老黎站了起来,“你快说吧,到底怎么个情况?”

张主任轻轻摇了摇头,嘴巴一翘示意他坐下,开始讲述调查经过和结果。

原来,市纪委接到黎传锋的举报照片和女大学生李卓亚的去向地址后,指派专人赴广东韶关进行调查。调查人员反复做了不少工作,李卓亚才肯讲出那天晚上君逸大酒店888房间内发生的事。她边讲边哭,残酷的回忆再次勾起她心灵的隐痛,她心有余悸。

那天是周五的晚上,李卓亚和同班同学王晓丹相约来到一家肯德基店吃快餐。人非常多,餐厅里几乎坐不下人了,只有她俩对面还有个空位。一个系着黑色围脖的男人端着一盘餐食走了过来,朝她俩点头微笑,问这儿有没有人。王晓丹摇摇头示意没人。男子坐了下来,主动跟她们搭讪。当得知她们是传媒大学主持播音系的学生后,男子立即表现出热情和兴趣,跟她们聊北京电视界和演艺圈里的事。

两位出生在农村的女生,虽没去过北京,但对“北漂”这个词是熟悉的,对演艺圈里的“潜规则”也有所耳闻。她俩瞪着好奇的大眼睛,津津有味地听男子讲那些在她们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般的传闻和故事。性格开朗、思想开放的王晓丹不时问这问那,对北京的故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李卓亚性格内向,思想观念较为传统,自始至终没插一句话。临了,男子说他这次来潇江市,是为他写的《樱花之恋》剧本物色演员选拔苗子,同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助理导演叫周小虎,周年轻有为,已在北京演艺界崭露头角。他欣喜地说:“我看你们俩很有潜质,又是学表演和主持的,挺合适,我可以推荐你们进剧组。”王晓丹一听,眼睛都直了,脸上笑成一朵花。李卓亚却满脸疑惑,表情上无动于衷。男子瞥了她一眼,从包里掏出博士毕业证在她面前晃了晃,说:“我是北大的文学博士,写的两个剧本都已拍成电视连续剧,眼下《樱花之恋》即将开拍,正需要新演员新面孔。”

李卓亚抢过他的博士证,翻开看里面的内容,刚看清姓名栏中头一个“江”字时,男子赶紧将证本拿了回去,他不想让她看清他的名字。虽然没看清证书内容,但李卓亚此时心里已经相信了这个相貌俊秀的男子,脸上的疑云渐渐消散。这时男子说:“不过,即使你们愿意,我也得先跟周导沟通一下,看他的态度。若是他同意跟你们见面,我晚上再来接你们。你们留个联系方式给我。”王晓丹立即将手机号码告诉了男子。

晚九时许,王晓丹和李卓亚跟着姓江的来到君逸大酒店888房间,周导果然在房内等候。两个女生发现,这个周导确实很年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还挺帅气的。两人坐定后,先听江编剧介绍剧情。接着周导介绍剧组情况以及对演员的基本要求,又向她们问了一些文学与演艺方面的常识性问题,算是面试。最后,周导提出要对两位女生进行形体目测,让她们脱掉外衣,只穿内衣内裤,靠墙站定,听周导的口令进行马步、下蹲、劈腿等动作测试。

王晓丹很兴奋,毫无顾忌地做完了全套测试,周导表示非常满意。轮到李卓亚时,她却脸红羞极,忸忸怩怩的不肯做。周导说:“你们两个都有潜质,若能跟上个好导演,好好培养,必定能成为当红明星,前途无量。我是助理导演,只负责物色苗子,我的上司吴导坐镇北京,负责培训指导和安排角色。小李你这样不行,连测试都不敢做,吴导那一关就没法过,你们应该听说过‘潜规则’这个词,导演都是有潜规则的,你们要想当演员成为明星,一生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粉丝前呼后涌,就必须过心理关,不能害羞怕丑,忸忸怩怩跟导演闹别扭,导演掌握着你们命运的生杀大权。”

姓江的也随声附和,劝说两位女生:“在关健时刻把握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急着想进入演艺界当明星的王晓丹,早已按捺不住,身子往周导身边靠,向他抛着媚眼说:“周导,我没问题,只要能去北京,能推荐给吴导,让我拍戏,要我干什么都行。”

“好!你有这样的态度,我就好办了,吴导那边我可以给你打包票。”周导说着,扭头问李卓亚:“小李,这样的事不能勉强,你自己决定。”

李卓亚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当演员做明星,年轻女孩哪个不向往,哪个不梦寐以求?可是……从没交过男友的她,实在不好意思在两个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做这些不雅观的动作。

见卓亚犹豫着,王晓丹将她拉到一边耳语了一阵,做她的工作。李卓亚转身问周导:“我可以唱个歌或者跳个舞,行么?”

周导一听,哈哈大笑,笑得李卓亚胆战心惊。笑毕,他严肃地说:“如今的女孩子,唱歌跳舞谁不会?难道都可以当演员做明星?你若真想有造化,今晚就克服心理关,我们四个人一起洗鸳鸯澡。你不要感到惊讶和难堪,这样的事我们天天做,所有的明星演员,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周导说着,起身脱掉外衣,“我去卫生间调好热水,在里面等你。”

李卓亚一听,头都麻了,起身就往门口跑。江水波一惊,赶紧朝王晓丹示意。晓丹冲了过去,一把拦住她:“卓亚,机会来了咱们就赌一把。”江水波也上来拉她:“为了前途,为了出人头地,洗个澡算什么?到了北京你就开眼界了。”

为了让同窗学友和闺密放下思想包袱,跟她一起“赌一把”,王晓丹对李卓亚说:“我今晚豁出去了,先去陪周导洗,等会你陪江老师,我就不信你胆子这么小。”说着边脱衣服边朝卫生间款款走去。

李卓亚见姓江的这时起身去开行李箱拿东西,转身向门口走,准备再次逃离,姓江的在后面大喊:“你不要走。”周导在卫生间听到喊声,穿着裤头冲了出来,像老鹰刁小鸡似的,一双大手将她擒回房间,扔到床上,回头对江水波说:“你先进去洗,我把这妞摆平。”说着使用暴力,几下脱掉李卓亚的衣服……就在周导即将得手时,李卓亚在周导的臂膀上狠劲咬了一口,只听“唉哟”惨叫一声,周导从床上滚落下来……

李卓亚趁机跑向门口,拉开门栓,逃了出来。她冲下楼,在酒店停车坪拦住一辆的士直奔学校。

一路上,惊魂未定的她不时通过后视镜往后看,生怕有人追来。这时她收到王晓丹发来的短信:“你太让人失望了。不就是洗个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为什么要咬人家?都咬掉一块肉了。他们对你的暴力行为很恼火,说要来学校找你。你不知道他们可有来头了,说在北京和潇江都有很硬的关系,校长都是他们关系网上的人。你可得小心点,在学校里不要讲今天晚上的事。”

一向老实内敛的李卓亚,别说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平时跟男老师多说话都不敢,跟男性说话就脸红,现在竟咬下人家一团肉来,算是把天捅了个窟窿,她害怕得浑身筛糠似地发抖。她往后看,果然发现有辆车跟在后面,便颤着声音催促的士司机快点开,再快点开。

她的恐惧让司机感到疑惑不解,便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碰上黑社会烂仔了。李卓亚开始不愿讲,只求他快点开车,说后面有人追她。司机从反光镜里确实发现有辆小车紧跟在后面,就说:“你不告诉我实情,一旦出事我没法帮你。你既然坐了我的车,我就得对你的安全负责,我也好有个思想准备。”李卓亚这才将刚才的遭遇讲了出来。她没有讲王晓丹,只说是自己一个人。

司机原以为她是得罪了黑社会的烂仔,被缠住不放。在这荒郊野外,出租车司机哪个不怕那些敢杀人抛尸的烂仔绑匪?得知是导演在宾馆搞“潜规则”的事,他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你也太相信人家了,胆子也太大了,一个人深更半夜跟着男人去宾馆,不出事才怪。你别急,后面车上顶多就两个男人,就是追上了,我也能对付,我在武警当过兵,学过擒拿格斗,对付两个人没有问题。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你,有什么事可拔打我电话。我倒要看看后面这辆车是不是来追你的,今晚还想搞什么名堂。”

李卓亚听他这一说,顿时有了安全感,紧张不安的心情平静下来,开始记司机的号码。

女生下车后,的士司机停在原地没动,一直注视着从另一辆车上下来追喊女孩的老黎。司机发现这个男人有五十多岁,穿一身宾馆清洁工的衣服,估计不是女学生刚才讲的那两个人中的一个,有可能是宾馆员工在暗中保护她。见对方没有追上女孩后开车返回市区,他记下车牌号码后也回了市区。

几天后,的士司机接到女生打来的电话,感谢他那天晚上的好心帮助,并要租他的车搬东西去火车站,她说她现在不相信任何开私家车的人,只相信他。其实,她和王晓丹都是大四生,并不是的士司机的说的刚进来的大一。李卓亚本想在暑期一放假就去县电视台实习的,现在惹出事来了,每天都在后怕和紧张不安中度过,于是放弃了去电视台实习的打算,决定去父亲打工的地方打一段时间的工,再回来办毕业手续。

的士司机将她送到火车站,又帮她把行李送进候车室,交谈中随口问了一下她父亲打工的地方和单位,李卓亚告诉了他。

“我们也调查了那个的士司机,他叫卢安生,确实是从武警部队退伍的,是个很有正义感的青年。”张主任说,“你送来的李父打工的地址,就是他塞到你办公室的。他通过你的车牌号打听到你的情况,也看过报纸对你的报道,就完全相信你了,所以才在暗中帮助你。他说他对现在演艺娱乐圈里的那些烂事深恶痛切,一定要帮助你把那两个色魔捉拿归案。”

 (明日待续)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