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征文大赛丨作品17号:《心悦成福》by又奈我何

菠萝笔记丨耽美小说推荐2021-01-08 07:56:38


菠萝笔记

新春短篇小说征文大赛


心悦成福

作者:又奈我何



 “先生,这边请。”

 

侍者将连晨心带领到餐厅一处较僻静的桌位,“这是成先生预定的桌子,您请坐,这是菜单您先看一下,需要点单再叫我。”

 

“好,谢谢。”连晨心点了下头。

 

连晨心脱掉羽绒服和围巾,搁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下后,他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他早到了半小时。他轻轻呼了口气,手指轻轻摆弄了下摆在桌上做小盆景的小金橘树。这快过年了,这黄澄澄的小金橘看着就觉得喜庆。他翻开菜单,可心里的激动让他根本分不清眼前图片上的菜是什么。

 

他没想到成悦会主动约他,自两个月前他表白被拒后,成悦一直躲避着他。他俩在H大的同一个学院任教,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成悦总能在他出现的地方消失,后来索性去了外地做项目。明明被拒绝的是他,可却是成悦像受了万般委屈。

 

连晨心打过几次电话,也发过信息,成悦没接也没回,这样的状态让他感到无力又难堪。

 

这是为什么?

 

明明都是有感觉的。

 

连晨心以为他俩的关系仅仅只是隔了一层窗户纸,所以那天他借着点酒精的力量捅破那层窗户纸。

 

可结果是两个月的不理不睬。

 

****

 

连晨心是成悦的学生,他硕博连读了五年,也暗恋了自己的老师五年。他至今还记得第一眼看到成悦时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吧。

 

那是个炎热的夏天,连晨心考上了H大的研究生。那天他去导师那里报到,办公室的老师告诉他,他的导师成悦在篮球馆,他们学院跟隔壁学院在进行篮球友谊赛。

 

他到篮球场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个子挺高,样貌俊郎的男子高高跃起的一记灌篮,伴着欢呼声,裁判吹响哨声,比赛结束了,看记分牌,是他们学院赢了。

 

周围都是欢呼声,口哨声,可以说是沸腾了,可连晨心耳边却是静谧一片。是的,他被那名灌篮的男子吸引了。说的夸张点,那记灌篮简直帅破天穹。说的煽情点,那人的身姿样貌深深地印在他的眼中,刻在他的心上,然后把自己的心扎上蝴蝶结双手奉上。

 

一见钟情就是这样,不讲道理地在那一刻让他的世界里只有他。

 

那男子被簇拥着走出了场地,连晨心等了会儿,见他身边没那么多人了,才深呼吸了几下,鼓起勇气挤了过去。

 

“师……师兄,请问……”连晨心红了脸,结结巴巴,他以为他是同学院的师兄。

 

搭讪这种事,连晨心并不擅长,所以他开了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蠢蠢的尬搭。

 

“嗯?”男子抬了下头看了他一眼,篮球馆太嘈杂他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就朝他走近了两步,他的脸上淌着汗,用手抹了把,又撩起衣服下摆擦脸,露出结实的腹肌。

 

霎时,连晨心脸烫得如烈日炙烤的地面,这下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他垂着眼帘,又不时地偷偷抬起看两眼:“师兄,你知道成悦老师在哪里吗?”

 

“师兄?你叫我师兄?”男子愣了下,上下打量他,然后恍然大悟,爽朗一笑:“我看着那么年轻吗?”

 

连晨心:“……?”

 

“你是连晨心吧,我是成悦。”成悦朗声道。

 

那年夏天,连晨心喜欢上了他的老师。

 

****

 

喜欢,两个人的,是甜的。一个人的,是苦的。暗恋的,更是苦上加涩。

 

漫长的五年,连晨心一直将这份喜欢藏在深处,他的勇气大概都用在那次尬搭上了,当然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是道德。

 

成悦的年龄也就比他大了十岁,在H大博士毕业后,留校做了老师,现在已经是副教授。这么年轻有为的教授,事业有成,家庭当然也是和睦。他已婚有子,在连晨心为数不多的几次去成悦家,师母却留给他很深的印象。

 

她是个美丽的女子,性格爽朗利落,对待成悦的学生也很和蔼。他们的儿子刚会走路,圆圆胖胖的,就像个糯米丸子,可爱的很。连晨心只觉得在他们面前自惭形秽,无地自容,他的暗恋是龌龊的,肮脏的。看着成悦有妻有子,幸福美满,他又真心地祝福,也是真心的痛。

 

成悦对他很好,无论是学习和生活上,给过他很多帮助和爱护。就因为好,连晨心停止不了这龌龊的暗恋,乃至更甚。喜欢他,追求他的人也有,可他是个执拗的人,接近病态,他认为人的心那么小装下了一个人,怎么还能装下别人。他在虚妄和绝望中煎熬,一天天,一年年,反复折磨,纯粹的自我折磨,傻透了。他想过研究生毕业后换个学校考博,甚至想过放弃考博,然后换个城市生活,离成悦远远的。

 

可是……难。

 

****

 

又是一年炎热的夏天,H大是百年老校,宿舍楼已经相当陈旧,因为电路老化承受不起空调的电流量,他们的宿舍一直没装空调。可这年特别热,宿舍就像蒸笼。短暂的暑假,同宿舍的师兄逃回了家。

 

连晨心的母亲早逝,父亲续了弦。他与继母的关系一直属于客气疏离,父亲对他也是严肃古板。初中的时候。继母又给他家添了个妹妹,于是他成了多余的。高中开始他就住宿,寒暑假和双休日基本都是在各种培训班度过。他成绩很好,并不需要补课,可对他来说在教室比在家里更亲切自在。上了大学后,除了过年回家,其他时候几乎留在学校,上课,实习,打工。后来,因为本科毕业时抗拒家里安排的相亲,一时冲动就同家里出了柜,被父亲赶出了门。

 

平时,他白天在学校上课,在实验室做实验,或者跟着成悦做项目,晚上去培训机构给小学生上辅导班。家里断了经济来源,他靠辅导班赚学费和生活费。他生的秀气,脾气又好,上课有趣,生动,还会抓重点,很受小学生喜爱。慢慢就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好几个培训机构都请他在暑假去上课,他的暑假几乎在那几个培训机构中奔波。

 

可能天太热,也可能太过劳累。连晨心连续几天低烧,他没在意,随便吃了点药,继续在培训机构连轴转。后来开始咳嗽,胸口闷,最后在宿舍里晕倒了。晕倒前,他觉得自己可能完了,他这样晕过去,运气好点中途醒来,自己拨个120,运气差点估计就这么过去了。宿舍只有他一人,现在又是暑假,宿舍楼里也没几个人,天气那么热,等被发现的时候,估计得臭。都说人死前会回顾自己的一生,连晨心就纳闷了,怎么一个人晕倒前也能想那么多?

 

往事一幕幕,最多的还是成悦。成悦开心时的笑,生气时皱起的眉,思考时抿紧的嘴,打球时的身姿,上课时的严厉,做实验时的一丝不苟……满脑子的都是他,真的好喜欢他。

 

连晨心在颠簸中醒来,滚烫的热浪,吵闹的蝉鸣,粗重的喘息声,还有让他迷眩的气息,是成悦。他用力地睁开眼,眼前是隔着梧桐树叶照射下在地上的斑驳光影,当然,还有成悦的脸,侧脸,淌着汗,沿着脸颊从下巴上滴落。成悦背着他在路上奔走,他的胸口贴着他的脊背,隔着汗湿的衣料,明明是不怎么好的触觉,却让连晨心生出异样的贪恋。

 

“老师……”连晨心虚弱地轻轻唤了声。

 

“晨心,你醒了?怎么搞的?我就出去学术交流几天,你怎么就搞得晕倒了,要不是我给你送个考博资料过来,你这是要地上躺出个印子出来,多大人了,怎么就不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呢……”成悦的语气里是有欣喜的,可又忍不住说教他几句。

 

“老师……”连晨心的心暖得就像剖出来放在阳光下晒着,这是有多久了,被人担心着,关心着,他的鼻子酸得不行,吸了吸,眼泪却下来了。

 

成悦将连晨心往上颠了下,侧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流着泪,以为自己话说重了,让他难过了,有那么点内疚,声音也温和起来:“晨心,身体还难受吗?马上到我停车的地方了。”

 

连晨心摇了摇头,嘴唇擦在成悦汗津津的脖子上,他舔了舔唇,是咸的,也是甜的。

 

他知道他是逃不开了,那就仰望着吧。

 

****

 

连晨心考上博士,继续做成悦的学生,喜欢他的那棵芽一直在心上发着芽,爬出了藤蔓,慢慢包裹住整颗心。

 

喜欢一个人,近在咫尺,求而不得,时间久了,多少有点变态。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连晨心偷偷收集成悦的东西,用过的笔,写过几页的记事本,打球时用过的毛巾,喝过的矿泉水等等。还趁着办公室没人,坐他的椅子,用他的水杯喝水,幻想着是坐在他的腿上与他亲吻。

 

更过分的一次是他跟着成悦出Q大做交流,快要开会时,成悦发现忘了拿U盘,给了连晨心房卡让他帮忙去酒店取。他进了房间,拿了U盘,急冲冲要送去给成悦,可当他看到成悦的床时,脚上生了根。

 

成悦单独住了一间大床房,保洁还没来打扫,床上还是他起床时的样子,枕头上有个凹痕,被子有些凌乱,一边的被角掀起,可以想象出成悦掀被起床时的模样。

 

连晨心着了魔地走了过去,跪在地上伸手在被子里抚摸,片刻后,他的呼吸紊乱,颤抖着双手脱光了自己的衣裤。他轻轻掀起被子,躺了进去,裹紧被子,把脸埋进枕头里。被子里似乎还残留着成悦的味道,温度,气息,充斥着他的每个细胞,他仿佛被成悦拥抱着,肉体紧贴。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往下伸去,他喘息着,呻吟着,羞耻心这一刻已经粉碎,只有无尽快乐。

 

丢在床头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发出滋滋的震动声,先前因为开会他把手机调成了震动。他偏头一看,是成悦的来电,他设置了他的来电头像,是成悦抽烟思考时的偷拍,他的手指夹着烟,拇指抵在太阳穴处,微蹙着眉头,烟雾使画面朦胧,也使他显出一股无法言状的性感。他盯着自己老师的照片,咬着被角释放了。高潮褪去,火热后的迅速冷却,纵使盖着被子还是冷得打了一哆嗦,随之而来的是复苏的羞耻心。

 

手机屏幕暗了又亮,震动声不断,连晨心猛然清醒,慌乱地接起电话。

 

“老……老师……”他的气息尚未平复,还有些微喘。

 

成悦在那头急切地问道:“晨心,你在哪?怎么这么久接电话?没事吧?”

 

连晨心用胳膊挡着脸,一种掩耳盗铃的心态:“没……没事,老师,U盘我拿到了,正在赶过来,手机放……放包里了,调了震动没听见,对不起老师。”

 

成悦像是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刚才吓死我了,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没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刚才是不是跑了?听你说话还在喘。你也别太着急,我的演讲放到后面了。”

 

听着老师关切的话语,连晨心羞愧地无地自容,老师在担心他,而他都干了什么?他在老师的床上干了如此污秽的事。他不断的自责,如果此刻成悦在他跟前,他怕是要磕头谢罪。

 

****

 

很多事情有一便有二,更何况是这种容易让人上瘾和深陷的事。理智让自己要摆脱这种变态的思想,克制着想靠近成悦的欲望,可欲望这东西开始了,只会无穷无尽。他对成悦的幻想越来越多样,越来越丰富和淫秽,已然是一种癔症。

 

从甘心仰望渐渐不甘现状,他想要占有,而成悦对他的信任与关怀,成为他越来越放肆的筹码。他只是个俗人,总是贪婪无耻,他知道他已万劫不复。他想成悦能看到他,能多一些目光给他,于是他开始改变,除了在学究上让成悦刮目相看,他也开始打扮自己。过了第二轮本命年后 ,他意识到自己已不是少年,青涩阳光已不是他亮点。他剪了头利落的短发,买一些休闲的西装外套,又开始运动,原本瘦弱的身材健硕起来,面色也显红润,精神十足。

 

不负所望,成悦看出了他的改变,以一种老父亲的口吻拍着他的肩,老怀安慰道:“不知不觉,晨心长大了,成熟了。为师老矣……”

 

成悦的这番话引得当场的师兄弟哄堂大笑,连晨心羞红了脸,他看着成悦笑时眼角的纹路,只觉得这是他见过最美的线条,也跟笑起来,殊不知那是一脸的痴汉。

 

尚存的理智告诉他,他的老师是直男,也有家庭。他压抑着,控制着自己不至于走火入魔不管不顾,他不能伤害自己的老师,以及他所爱的人。

 

****

 

事情的转机要从连晨心博士毕业后说起,在成悦的帮助下和自己的努力下,他也留在H大做了老师。做同事与做师生不同,有了更多的交集。

 

转机的起因是一支录音笔,某次开会后,成悦顺手将连晨心的录音笔放进了自己的包里,带回了家。等到第二天还给他时,已经没电了,开始连晨心也没在意,只是后来充了电发现里面多了段不知道什么时候录得音频。

 

是一段成悦和他妻子的对话。

 

成悦:【你决定了?他之前那么狠心地离开,你还是决定跟他在一起?】

 

成妻:【唉……那怎么办呢?】

 

成悦:【好吧,我懂了,你还是爱着他。】

 

成妻:【当年他也是被逼无奈,就算反抗,也是两败俱伤,现在他有了足够的能力,能给我和小宝一个完整和安全的家。】

 

成悦:【你想好了就好,我只是担心你和小宝受到伤害。毕竟,你做了那么久的成太太,小宝也叫了我这么多年的爸爸,我是爱你们的。】

 

成妻笑了,像是还打了成悦一下:【你少来。】

 

成悦也笑了一声:【我这都要成孤家寡人,就不许我抒发一下。】

 

成妻:【成悦,这些年谢谢你,当年要不是你帮我,结这个假婚,小宝也没有户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背后的指指点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交代。谢谢!】

 

成悦:【好啦,当年也只能算是互帮互助,你也帮了我。再说,你也给我做了那么多年饭,我总是没吃亏的。】

 

成妻:【你也该找个伴了。还没从当年的阴影里走出来吗?他来找过你吗?】

 

成悦:【他敢吗?看我打不死他。】

 

成妻:【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两人笑作一团。

 

成妻:【成悦,听我的,你都快奔四了,找个伴吧。】

 

啪嗒一声,是打火机的声音,成悦应该是点了根烟,在烟雾的吞吐间说了句:【再说吧。】

 

成妻:【别再说呀,嗯……我看你那学生连晨心就不错,我估摸着他跟你应该是同类人。】

 

成悦惊愕:【晨心?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成妻:【这孩子看你的眼神太复杂,太多说不清情愫,可我断定,他肯定对你不只是学生对老师的感情。】

 

后面可能电力不足录得模糊了,但还是听清成悦叹了口气后,说了句:【我不会再跟自己的学生……】

 

这段录音信息量太大了,大到连晨心这么个学霸花了一夜的时间才理解、消化。

 

不久后,就传出成悦离婚的消息。

 

****

 

五年的暗恋有了曙光,照得连晨心心上的藤蔓迅速蔓延,怕是要破墙而出。如果之前连晨心还会遮遮掩掩,现下他倒是洒脱起来,他没了道德的束缚,也没有了成悦是不是直男的顾忌。连晨心会热切地看着成悦,追随着他的身影,他发现成悦有意无意的会观察他,可能是因为成妻的提示。连晨心已没有理由退缩,迎着他探究的目光,报以微笑,他就是要告诉他,是的,我对你不只是学生对老师的感情,我喜欢你。

 

只是他的暗示总是会被成悦有意无意的忽略,对他也不似过往般热络。明明已经到了柳暗花明的时候,可偏偏止步不前,甚至倒退。他知道他必须要寻一个合适时机跟成悦表白,这一步,总是要他先踏。他从没怀疑过成悦对他是没那个意思的,这么多年成悦为他所做的,又岂是一个老师该为学生做的。所以,他自信老师是喜欢他的,至少也是有好感的。

 

双十一的时候,办公室的单身老师相约一起去泡吧,说是单身狗一起过光棍节,去酒吧浪一浪,说不定明年的今天就是告别单身,怀抱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成悦抽着烟,幽幽地插了句:“是不是怀抱白富美?走不走上人生巅峰?我是不知道,但是明年的今天你如果告别单身,那么你就肯定是在帮女朋友清购物车了。”

 

成悦的神回复,导致后来在酒吧被其他老师灌了好多酒。

 

散场的时候,成悦已经走不稳道了,连晨心架着他把他塞进他的车里。连晨心也喝了点酒,不能开车。俩人一起坐在后座上,等代驾过来。

 

停车的地方有盏路灯,暖和色的灯光有些昏暗,但刚好让车里的两人看清彼此。车载香水的味道很淡,前香薄荷,尾香带了点檀香,清爽不腻的香气,只是如今混了些他俩身上的酒精味,使得这香莫名地暧昧起来。

 

SUV的后座还算宽敞,两个大男人坐着并不拥挤。成悦斜靠在座位上,吊儿郎当地叼着根烟。连晨心找出打火机,倾斜着身体给他点烟。豆大的火苗燃起,成悦微眯着眼透过火苗看着连晨心,他看的很仔细,像是要看清些什么。连晨心眼帘低垂,盯着手上的打火机,睫毛有些抖动,他知道成悦在看他,他有些紧张,也隐隐地有些期待。

 

烟点燃了,火苗灭了,成悦也像回过神来,收回了目光。他开了车窗,朝窗外呼了口烟,淡淡地说了句,你先打车回去吧。

 

连晨心失望,他看着成悦狠狠地吸了口烟,又缓缓呼出,透过薄雾看到他紧锁的眉头,他在压抑着什么。连晨心用力地咬了下唇,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他的身体朝成悦靠了过去,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成悦的身体僵住了,他错愕地看着连晨心在他怀里抬起头,眼眸闪烁,莹莹地泛着光,嘴唇也有些颤抖,慢慢地说道:“老师……我,我喜欢你。”

 

空气凝固片刻,直到那根烟燃至指尖烫痛了皮肤,成悦才有了动静。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酒喝多了吗?”他说。

 

连晨心撑起身体,据理力争般:“我喜欢你,成悦,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整整喜欢了你五年。以前你有家庭,我克制着自己不去破坏,这是我对这份喜欢的尊重。可现在,我不需要克制了,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喜欢你了。我知道我喜欢你五年,并不是一个能让你喜欢我的理由,可是……试试好吗?我知道你对我也并非我没有半点感情,你也有点喜欢我的,是吗?”

 

成悦怔愣着看着,眼神疑惑又带着审视的意味。连晨心很坦然,将自己的仰慕和爱意赤裸裸地呈现在他面前。

 

成悦猛地闭上眼,像是被连晨心的热烈灼痛了眼,他抬起手一下一下地敲着额头。

 

连晨心不说话,耐心地等待着他的答案。

 

直到代驾过来把车开进成悦家的小区,停好了车走了,俩人都没有说话。又在车里呆坐了会儿,成悦开了车门走了下去,连晨心急忙跟了下去,刚跟他走了两步,成悦回头对他说了两个字。

 

成悦说:“不是。”

 

--“你也有点喜欢我的,是吗?”

 

--“不是。”

 

****

 

“叮咚”一声,是微信提示音,连晨心打开一看,是成悦发来的。

 

成悦:【晨心,路上有点事耽误了,晚十五分钟到。】

 

连晨心:【好。】

 

连晨心的心七上八下的,大部分是紧张,也有期望,因为他猜到成悦约他有可能是为了那个他自己给自己出了个馊主意。

 

H大在临市建了分校,要抽调一些老师过去,很多老师是本市的,自然不愿意离开家。开始连晨心也不愿意,他是不愿意离开成悦,可是这两月发生的事,他一赌气就跟院长申请去分校。现在调令下来了,过完年就要去分校报到,这事成悦肯定也是知道了。他想,成悦应该是在乎他的,是舍不得他离开的,不然都躲了他那么长时间了,就让他自己过完年去分校好了,为什么还要约他?

 

成悦到的时候,连晨心正忐忑地戳着桌上的小金橘,见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猛地一抬头,手上还一不小心揪下一枚金橘。

 

“等久了吧,怎么没先点菜?饿了吧?”成悦边脱着外套边说。

 

“等……等你一起。”连晨心说。

 

两个月不见,连晨心看成悦的样子有点贪婪,像是要把这两个月的不见都补上,一直盯着他看,直到他坐到他面前。

 

成悦点了菜,菜也很快就上了,两人一直在聊天,气氛看似很轻松,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实一点都不轻松。他们一直都聊着些有的没的事,都没有主动往那个问题上聊,就像是又回到两个月前,连晨心还没表白前的相处模式。

 

直到两人都放下筷子,聊天也成了尬聊,双双沉默了。

 

成悦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红布包,是那种装金饰品的包装包,递到连晨心面前。

 

“送我的?”连晨心受宠若惊,当然,他还没自作多情到以为里面放了枚戒指。他惊喜地看了眼成悦,成悦抬了下下巴,示意他打开。连晨心打开一看,是一枚福袋样式的黄金转运珠穿在一根编成金刚结的红绳上。

 

“戴上看看。”成悦说。

 

“嗯!”连晨心点点头,把袖管撸起,可是连接的扣圈小了,他捣鼓了半天也没扣上。

 

成悦啧了一声,像是骂他笨。连晨心微红着脸,把手伸过去让他扣,成悦笑了下,一下就帮他扣上了。

 

连晨心摸了摸手腕,拨弄着那个福袋,心里甜滋滋的。

 

成悦也正看着他的手腕,连晨心的皮肤很白,被腕上的红绳一衬就显得更白了,他又抬眼看着他的脸,在他眼里连晨心还是初识时那个傻乎乎地叫师兄的小青年,清秀的,聪慧的,努力的,乖顺的,让人忍不住要去关心爱护。

 

这样的人,明明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可偏偏……

 

“老师怎么突然想到送我礼物?”连晨心笑眯眯地抬头问他。

 

成悦说:“过完年,就是你的生日,可你调去分校了,我怕到时候没机会把礼物送给你,就先送了。”

 

连晨心的笑容凝固了,成悦假装没看见,又从包里翻出一个U盘,继续道:“这里面是我这些年的教学案例,你可以参考一下,分校那里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

 

“所以……老师,你觉得我调去分校很好?”连晨心的声音颤抖。

 

“嗯,分校对你这样的新老师很优待,今天院长跟我说了,如果表现好,过个一年半载你就能评副教授了。”成悦说。

 

“呵呵呵……”连晨心笑了起来,笑得很丑,他一手按住眼,控制住眼泪不要流下来,“我们两个月没见,我以为你也会像我想你一样想我,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申请去分校,是为了什么?在你到之前我还傻傻地幻想着你会舍不得,会求我留下来,原来到头来,都是我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既然如此,又何必要约我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离开你是对的,是好的选择?”

 

成悦捏了捏拳头,说道:“这的确对你来说是一个好的选择。”

 

“成悦,”连晨心霍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成悦,说:“只有我心甘情愿选的才是最好的选择,你说了不算。”

 

****

 

除夕,成悦在家里写春联,他的父母都随姐姐去了国外定居,往年他都会过去,今年他没去。

 

地上丢了不少写废的春联,他从小练书法,照理说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只能说是心不在焉。他一直盯着手机,之前发了条微信给连晨心,让他上了高铁后给他发条消息,只是到现在一直没有回。

 

自上次不欢而散后,两人就没再见过,这次是换连晨心回避他。以往都是被连晨心捧着,惦记着的,现在反过来。就连连晨心是买的今天回家的高铁票,也是从别的老师那里打听来的。这被冷落的滋味不好受啊,心里跟堵了块大石头似的,憋的很,自作自受。

 

他索性丢下了毛笔,拿起手机刷朋友圈。朋友圈里热闹的很,有晒红包的,晒年夜饭食材的,也有旅游过年的在晒各地美景照片的,他点了几个赞,又刷新了次,跳出了连晨心新发的照片。

 

照片很熟悉,是H大的教室,操场,宿舍,图书馆,食堂。还有一张他们办公室老师们的合影,连晨心站在成悦旁边,成悦的手搭在他的肩,成悦笑得豪爽,连晨心则是腼腆。最后一张是本市火车站的照片,有点突兀。照片凑了九张图的,没有配文字,成悦一时也吃不准连晨心是什么意思,刚想顺手点个赞,却见连晨心自己在评论里打了两个字:【再见】。

 

再见……?

 

学校,城市,人……再见。

 

成悦的心一抽,他这是在告别,是再也不回来的意思。

 

他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

 

成悦套上外套,冲到门口换鞋,慌乱间还穿反了鞋,出了门,开着车就去了火车站。今天是除夕,外头路况好的很,很快就到了火车站,车子在路边随便一停,便冲进过车站。电视剧情节般的,成悦在火车站东奔西跑一通找,期间打了无数个电话,已经是关机。他没有电视剧男主角那般幸运,他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

 

电子显示屏上显示连晨心乘坐的那趟高铁已经开了,他走了。成悦想买张后一趟的票追过去,可他忘了这是春运,要到年初三才有票。

 

成悦浑浑然走回停车的地方,车窗上贴着一张黄色罚单,但他的心情已低落到不是收到一张罚单能比拟的了。

 

他坐上车,转头看着后座,那个地方是连晨心对他表白的地方。那个叫他老师,一直跟在他身边,时刻用一种崇拜地眼神看他的人,走了。心像被挖走了一块,空得难受。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错得离谱,将一个喜欢自己人推开,还以一种为了他好的心态。这跟那种以“为了你好”为理由,强迫自己的孩子做一些不喜欢事的父母有什么区别?为你好,却做着伤害你的事。什么是好,就像连晨心说的那样“只有心甘情愿选的才是最好的选择”,原来最不懂的人是他。

 

难受后的心疼,心疼连晨心整整喜欢了他五年,心疼他被拒绝后依旧报以希望,心疼他在希望后再一次失望,心疼他拍下那些照片时的心情,心疼他打下“再见”二字后的绝望。

 

****

 

成悦停好车,颓废地往回走。

 

此时,天色渐暗,走进楼道感应有点不是很灵敏的楼道灯还没亮起,他就隐约看到门口站着个人。他停住脚步,这时灯亮了,门口拖着行李箱的青年正看着他。

 

“去哪了?”他问。

 

“找人。”成悦快速朝他走去。

 

“找到了吗?”他笑着问。

 

成悦走到他面前,没有一刻停留,一把将他抱入怀中:“找到了。”

 

“你不是走了吗?”成悦搂着他问。

 

“我改变主意了。”

 

“……”

 

“我喜欢你改变主意。“成悦笑道。

 

这大概就是失而复得。

 

真TM刺激。

 

****

 

--“你也有点喜欢我的,是吗?”

 

--“不是。不是有点,是很喜欢。”

 

****

 

大年初一时,成悦家门口贴了春联。

 

左框贴的是:万事如意拜年顺

 

右框贴的是:两心相悦幸福年

 

横批:心悦成福



全文完


小仙女们看过来!奖项排名由你定!

如果你喜欢这篇小说,点击页面底部点赞,点赞数量将是评奖的重要依据哦~

同时你还可以关注“菠萝笔记丨纯爱小说阅读”,从底部菜单“小说大赛”,为参赛小说点赞。

菠萝笔记两个微信号的合计点赞数,将成为参赛小说的最终的网络投票数。

活动详情戳:菠萝笔记新春短篇小说征文大赛,等你来创作!

喜欢就点赞,为好文打call吧!


菠萝笔记丨纯爱小说阅读


正版小说

免费阅读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