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生孩子还是很愉快的

o生而养o养而教o2021-10-20 16:29:39

勤快[然而并没有]我又来更新了。有两个小姐妹要生孩子了[其中一个在我懒着不更的期间已经生了……],这一更写写我两次生孩子的经历,希望能给小姐妹和恐产恐孩的亲们[洗洗脑]鼓鼓劲。

生了两胎了,觉得生娃相比读博而言还是很轻松很愉快的。当然,轻松愉快的生娃对周遭环境和产妇本人都有相当的要求。大环境我们很难改变,但是我们身周的小环境和我们自己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控的。英语有句话叫Bring out the best in you,想要轻松愉快的生孩子,就得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去掉无用的情绪,做好必要的准备。

 

这里先科普下新西兰的生育系统。公民和居民的生育费用都是国家全包,每个人自去联系私人助产士,私人助产士负责产前检查、全程陪产和产后回访。分娩可以选择在医院、BirthCare(产后护理中心)或自己家里。若是去医院的话,正常产妇是不允许提前住院的,开始规律阵痛后打电话给私人助产士或医院助产士,由她们判断所处产程以及是否可以去医院了,早去会被撵回来的。


因为新西兰的整个生育系统、国情民情都跟中国有很多不同,我接下来所分享的未见得都适用于国内的亲们。大家择适者而从之,择不适者而无视之吧。

 

第一胎怀孕的时候好坑啊,前期在撸申博的一应文书以及应对签证官的变态无礼要求,中期在一个铺沥青轧马路的施工现场旁边顶着四十度高温学驾照,后期出国不久人生地不熟又舍不得花钱,挺着七个月的肚子拿着电钻给买的太便宜以致孔打的都不准的组装床重新打眼…….Well,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临到生的时候条件是这样的:劳动力就我跟我老公,别说亲戚朋友了,脸熟的都没几个;钱是不肯多花的,住院和住产后的BirthCare按天算钱,咱们力争一毛不拔;当时还是学生签证,产育开销政府不包,私人助产士不愿接,到生的时候只能是随便哪个医院助产士当班就是哪个了。


综上,我必须得健康顺利经济适用地把娃生了,不能出大事故,否则产后玩不转。咋整呢?

 

首先,有备无患,多学习总是没错的。新西兰的产育教育很到位,只要你愿意学,有各种产课可以上,各种资料可供读。那时横竖刚开学也不算忙,我把到手的官方产育材料逐字读了,把能上的产课也都上了。后来发现这些知识都超级有用,针对性很强,也很实际。


彼时心里清楚,我老公年纪小,临到生孩子这种事情上哪怕他不慌神也不能太指望他。而我的英语也实在驾驭不了生孩子相关的专业术语。咋办呢?学呗。维基百科就蛮好,涵盖面广。于是我择了几个词条,比如childbirth,熟读全篇并且背会了单词。得亏做了准备,整个生产过程中,助产士不停倒班,流水价的前后换了七个,全程都是我自己用英语和一个又一个助产士沟通,听全部的信息,做全部的决定。

 

其次,我不想太受罪,产后缺少帮手也注定了我不能让自己太受罪,我得力争把身体和精神损伤降到最低,以便我产后迅速恢复成为一个整劳力。好在我在怀孕前一直有稳定去健身房,老公日日炖汤也给我调养的蛮好,十四岁开始断断续续练的瑜伽也给我比较好的柔韧性和疼痛耐受力。而孕期要做的主要是三点:控制体重,保持体力,锻炼盆底肌肉。


新西兰的助产士很强调体重的控制,要求从怀孕到生产体重增长不超过13公斤。第一胎后期体重增长太快还被限制口粮了,每天被赶出去爬山。想我怀孕九个月独自去爬伊甸山,站在山顶感觉都快被山风吹到山下去了。头胎还则罢了,二胎及以上产妇请不要在孕后期独自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去,否则孩子起名车生、山生、路生事小,有其他并发症就抓瞎了。


保持体力除了锻炼还要注意补铁。血铁含量直接影响血液供氧能力,也就影响你的气力。缺铁会觉得稍稍运动就喘不上气,没力气容易乏,到时产力不足可没人能帮你。代购大热的BLACKMORES孕黄金和Elevit爱乐维都不是专门的补铁剂。超级推荐药房线的Ferrograd C,加了维C帮助铁的吸收,完全不会引发便秘。我在孕中期气短乏力,吃了三天症状就消失了。请注意不要让小朋友有机会吃到你的铁片,成人补铁的摄入量对小孩子而言是足以致死的。


盆底肌肉锻炼是女性一生受益无限的必修课,能够帮助增强产力、减少撕裂、加快产后恢复、防止盆腔器官下垂、预防老年尿失禁。具体做法也很简单,向体内使劲收缩收紧你的尿道、阴道和肛门附近的整个肌肉群,收到最紧hold住不放松,实在收不住了再慢慢放松,换口气继续收。什么姿势都可以做,什么时间都可以做。躺床上刷手机的时候请收紧你的盆底肌肉,这种躺着都可以做的运动真是不可多得。


我从一胎怀孕看了相关材料就时常做盆底肌肉(Pelvic Floor)锻炼,也很注意孕期体重控制。两次生产都不需要侧切。第一胎撕裂了一点点,撩了两针;第二胎撕裂几近于无,助产士说不用缝,但由于我的大出血体质(后面细讲,不要怕先)还是先撩了两针以便排除出血原因。


为什么锻炼盆底肌肉能降低侧切概率和避免过度撕裂呢?首先要弄清楚撕裂是在什么时候发生——孩子露顶的时候,也就是孩子头径最宽处通过阴道口的时候,这也是普遍认为的分娩疼痛的巅峰时刻[其实还行吧]。侧切是为了避免撕裂太严重、伤口太任性而切。露顶时就很考验你对盆底肌肉的控制能力了,这个时刻绝不能歇斯底里的push,相反要按照助产士的指导止住用力,稍稍hold一点,让孩子的头慢慢滑出去,最忌硬挤瞎用力,强努灰飞烟灭啊。盆底肌肉并非普通人经常会去控制使用的肌肉群,所以对它的控制能力要在锻炼中建立。

 

产前属于你自己的准备基本就这么多了。打好待产包吧,记得一定要带吸奶器[手动大写加粗]。产后半小时内必须开奶,也就是必须让孩子开始吃奶,孩子的吸吮会给你的身体一个信号——孩子活着,在你身边,需要喂养。这个信号给到了,你的身体才会做必要的激素调整,开始准备产奶。这是自然的机制,因为产奶是很耗费母体养料的事情,如果没有孩子要喂,那么母体在产后受损之际倾向于保存营养供自身恢复,不会随意产奶浪费营养。产后半小时内不开奶,身体默认没有孩子需要喂养,再建立乳汁供应就没那么容易了。


新西兰非常强调产后尽快开奶,顺产的话,孩子在旁边擦干净、检查完、称量好就抱过来开始喂奶了。我甚至听过有的产妇遭了些额外的罪,状况不好昏迷的,也仍旧由助产士帮着把孩子凑到胸前开奶了。


国内我没亲身经历过,但据说是很难在产后半小时开奶的?甚至产后半小时基本见不到孩子?那怪不得那么多国内产妇都说奶不够,我目前还没听说我哪个国内的同学朋友的孩子是完全不用吃奶粉的。


所以所以,请带上吸奶器,万一产后暂时见不到孩子,或者身体状况不理想,也让你的家人或助产士抓紧帮你开奶。更多关于母乳喂养的知识,我们另帖专谈。

 

当然,生娃最让人觉得受罪的就是进入产程后的疼痛了,这也是很多女孩子关于生孩子最怕的东西。事实上,疼痛是可以管理的。


影响疼痛程度的因素有很多。其中相关性最为显著的因素是产妇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在产育问题上自己做决定,也就是说产妇在多大程度上自己把控产中产后的关键决策,比如是否上硬膜外麻醉(传说中的腰麻)。


确定万事自己做主就为生孩子不怎么疼开了个好头。现实生活中这“万事”还包括一些说起来很恶心的东西,比如孩子性别不遂他人愿时能否仍然受到最理想的照料且不被瞎BB,比如产妇清醒的情况下是否能自己签字手术而不用别人瞎BB,比如产妇能否自己决定穿多厚而不被瞎BB。总之就是:

所以亲们,要想生孩子不太疼,请用知识武装好自己,用日常生活中冷静理性的姿态让你周围的人知道你的决断力是可靠的,用琐碎生活中的每一次温和坚定的不妥协让你周围的人养成不对你瞎BB的好习惯。


影响疼痛程度的另一重要因素是你有多期待疼痛。全世界哪里的女人生孩子最疼?阿富汗。因为当地宗教文化的束缚让女性深信分娩的疼痛是女人无法逃避的原罪。呵,为中东女性一大哭。


在这里不得不安利下瑜伽,瑜伽有个基本信条——感官和感受是可以自己管理的。冥想、呼吸术、医疗手段,办法有的是,人类文明发展至今,人工智能都会说脏话了,怎么可能连疼痛都控制不了。


其实,关于生孩子我觉得还有一个减少产后受罪的关键点。那就是,检查没问题的话,请耐心等到瓜熟蒂落,不要贸然催产。按说是39周就足月(37周足月的说法三年前就淘汰了哟),然而足月并不意味着胎儿在母体内停止发育。有些小器官,比如贲门之类的,耐心等它发育完全的话至少能省掉由于喷射状吐奶而不得不洗沙发套的力气( ̄﹏ ̄;),参考我家哥哥的惨痛经历。相信我,这很影响你带孩子的体验……


我家妹妹直拖到41+5天,催产病房都排好期了,所幸催产前一天妹妹终于自己决定出来了。妹妹发育的简直健全极了,一周多就会笑,月子里就夜里只醒一次,刚满月就会吃手,四个半月叫爸爸妈妈叫得无比清晰,几乎不吐奶,几乎不用拍嗝。想我美貌的大妹妹,面如银盘,色若春花……以下省略炫娃狂魔不得不说的一万五千字……总之我给她起了个响亮的诨号,叫“妹大美”,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才华,咩哈哈哈  o(* ̄▽ ̄*)o ……

 

咳咳,注意形象注意形象,下面展开说说我的两次生产经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生哥哥的时候是老公给催产的。到了预产期前一天,我们都有点坐不住了,主要休学期有限,拖不得。于是老公开始点穴催产了,取了几个穴位,血海三阴交啥的,我记不清了。按了二十来分钟就开始阵痛了,那时是凌晨两点,刚开始阵痛也不怎么痛,大约像是要拉肚子似的,还基本能断断续续睡着。


等天亮了打医院电话聊了聊,发现阵痛等级还远远不够去医院的水平。那么,大好的白天,让我们来打扫卫生吧!老公做饭很好,但打扫卫生是不能指望的,横竖月子里也没人帮忙,还不如趁着产前打扫好,也是很有益的运动。不开玩笑哦,打扫卫生的各种姿势——弯腰、趴着、蹲着——在进入第一产程后都是很有益的。于是我擦洗了整个浴室,整个屋子里里外外清扫归置了一通。


到了下午四点,阵痛的时候会不想走路,但还是不到去医院的水平,于是我们走到家附近的小公园荡秋千了,也是帮助胎儿下行的。吃过晚饭终于疼的比较到位了,频率我记不清,当时程度是疼的时候不愿说话。


终于触发剧情——去医院啦!奥克兰妇女医院真的很给力,网站上有视频,教你从哪个门进,在哪临时停车,车前放个什么牌子给保安看,坐哪个电梯到产房,陪产人员安顿好出去泊车后怎么最短路径回到产房。我们照着视频指示来到产房,办好手续进屋,哇塞,带圆形大浴缸的豪华单人间!


安置好东西,换了衣服,第一次指检,已经开八指了,问题是我还在好好的说话做事呢……那么问题来了,为啥国内一提生孩子就是开三指就在床上翻滚嚎叫了?我开三指可能还在刷浴缸呢,真的只是纯粹的个体差异吗?

直到开到八指,我一声没出过,也并不觉得有必要出声。这个程度的疼痛,至少在我这里,可以用瑜伽呼吸术和冥想来应对。举个例子,不要沉浸在疼痛里,想象自己之外有个悬浮的气泡,慢慢把自己的感受、情绪、意志转移到这个气泡里,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己的身体,像观测自己之外的某个客体那样去观测自己的疼痛。又或者将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关注一呼一吸,体验气息如何充盈身体,这些都是瑜伽里很常见的。


得瑟不过三秒就迎来了坑爹时刻。晚上八九点宫口快开全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push了,但是助产士说不要push,要hold住,攒到最后一起效率高。这个hold住是真的hold不住啊,强行对抗身体本能太难受了,这时已经给了笑气,也是分娩常用的镇痛手段,乍一吸有效,吸久了会头晕嗓子干。


过了一会医生说宫口开全可以push了,然而后来发现并没有……这厮的错误判断导致宫颈水肿,流了很多血但孩子压根没进入产道,又来了三个助产士轮流摸了一遍,确定宫口没有开全,反而肿了。


得,暂时是生不出来了。助产士问上腰麻咩?看了老公一眼,老公说你随意。听麻醉师念了一万五千字,鬼画符一样的签了字,上好腰麻,挂上宫缩针的吊瓶,过了一会儿几乎不疼了,跟老公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断续睡着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宫口开全了,停了腰麻(腰麻是埋了管子不断补药的),但下半身知觉还没恢复。助产士很笃定地说可以生了,于是就估摸着位置凭感觉用力,开始push大约四十分钟吧,很顺利就生完了。生的时候也喊的,倒不是因为疼,感觉还没恢复也不怎么疼,而是在配合用力,据我老公说跟电视里喊得很像呢。



之后的开奶也很顺利,“wow, lots of colostrum ~ ~”洋妞助产士捏着我奶头一脸暗搓搓的兴奋……


早八点生完,大人孩子都料理好,应助产士要求洗了澡,中午十二点收拾东西拎着孩子走人(用汽车座椅提篮,所以是“拎着”)。坐进车里跟老公说的第一句话是,“生孩子也没多疼嘛,我觉得我还能生”。

 

很多时候,人不断去强调和表达自己的某种感受,恰恰是因为这种感受得不到关注和认同。看国内的产妇描述产房的环境,我也大约能理解为什么在她们的描述中生孩子总要分外疼一点——医生护士很忙,每天那么多人生孩子,你的第一次是他们的第一千次,很难要求他们在语言和表情上保持对每个产妇的同情,能不冷漠不敷衍已经不易了;而陪产的家人呢,恐怕能够不去说“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之类无用又闹心的话的人都是少数。于是产妇们不得不努力表达疼痛,甚至强调疼痛,然而越强调越疼……


其实这个交易挺不划算的,与其强调疼痛去期盼那些无用甚至负作用的安慰,还不如自己安安静静的把注意力转向内,去控制和管理疼痛以及整个生产过程。现代医学提供的镇痛手段该用的尽管用,能够帮你保存体力和心力去配合医生。希望大家的生活语境是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说服家人,如果你不幸生活在不得不就是否使用镇痛手段而说服家人的语境中,那么也许你镇静坚定地提出的要求会比呼天抢地提出的要求更不容易被阻拦。


先写第一胎吧,第二胎全面开启easy模式,下一帖见。


我是分割线,凯凯帅翻天,生逢盛世颜,痴恋画中仙。


 

下面是广告时间:


毕竟身在大纽村,不代购怎么对得起父老乡亲。咳咳,大家注意了,凡是在本公众号中出现过的保健品、孕婴用品一律可以代购,乃至花胶、海参、樱桃、牛肉…….一言以蔽之曰,纽村产啥我卖啥。请有意订购的亲们加微信laurieking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