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酒店价格联盟

杭州文晖路快捷酒店大床房里裸男惊呼:我被迷奸了!(槽点太多,小编已瞎!)

桃大大2020-10-16 11:44:53

昨天上午9点,杭州文晖路边一家快捷酒店,米市巷派出所的民警接警后赶到了这里。

报警的是个蛮俊俏的小伙,神色慌张。见到警车,他小跑上来拉着民警说,自己有个朋友,本来约他一早来酒店房间碰头,准备出去玩的。但他刚才过来,敲了十几分钟的房门,始终没人应答,打手机,也是没人接的状态。

酒店工作人员带着民警,上楼开了房门。

这是间普通的大床房,房里略显凌乱,一个20岁出头的男子,赤身裸体趴在床上,似乎正在昏睡。

民警把床上的男子翻过来,报警人一看,确实是他朋友。大家连喊带推,男子慢慢醒转。

睁眼见到民警,男子表情复杂,一边抓起被子遮住身体,一边迷迷糊糊地听朋友把情况讲了一遍。民警在边上,不禁暗暗吃惊:这个男子身高一米七上下,身材纤细,长发,五官精致,还生着一张标准的“锥子脸”,举手投足,颇具柔媚之态。

“我们问他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怎么会睡得这么死,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突然脸色一变,说他被人迷奸了。”不顾众人的惊异,男子又跳下床,到写字台上翻了下自己随身的手提包,然后告诉民警,自己包里的一万元现金,也被对方偷走了。

事态急转直下,民警警觉起来,请男子说一下案发经过。男子脸不红心不跳,开门见山就是一句:“我是做鸭(男妓的俗称)的——”

他姓郑,1987年生,老家安徽,是个同性恋者,目前在杭州专职做男妓。

据郑自己说,他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一般都是白天休息晚上开工,“工作地点”就是杭州的各大同志酒吧。如果晚上在酒吧没找到生意,他也会通过同志QQ群、微信、网络发帖等手段找客人,总之客源基本不会断,交易一次,要价在600800元之间。

前一天晚上,他就是通过网络发帖,跟一个姓沈的男子搭上了线。

这个沈某30岁,杭州人,体型横向发展,壮如小山。郑某见他是本地人,本来还想要个高价,不想沈某寸金不让,一口咬定600一次,郑某无奈答应。

凌晨时分,两人住进酒店,郑某先去洗了个澡,出来时,见沈某正拿着一颗小药丸,往他杯子里放。被郑撞破,沈某也不慌张,笑眯眯地安慰郑说,这是一颗“催情药”,效果奇佳,他每次“办事”前都要来一颗,刚才已经服过。好奇心起,郑某没多怀疑,自己温水送服了一颗。

没几分钟,药效上头了。不过让郑奇怪的是,他似乎没什么被“催情”的感觉,只是单纯头晕。沈某看着他,嘿嘿笑。再一会儿,郑不醒人事。

“郑某说,刚才他在被子里已经自己检查过,沈某趁他昏迷,跟他发生过性关系。”民警说,“我们也问他,为什么要在包里放这么多现金,他说‘我做鸭挣来的,不行啊’,态度比较激动。”

给郑做完笔录,米市巷派出所马上就此案展开了调查。郑某见民警们开始为此奔忙,很满意的样子,坐在值班室里,翘着二郎腿,拿出一个化妆包,开始对着小镜子,认真地打起粉底。

当天下午1点,沈某到案,一坐下就大喊冤枉。

沈某说,自己确实是同性恋,常常瞒骗妻子,外出找男妓过夜。他还从朋友处,购得一种“迷魂药”,他每次上床前,都会连哄带骗让对方吃下一颗。据他实验,根据个人体质不同,差不多两个人里,就有一人会对这种药的药效免疫,碰到这种男妓,他就正常办事、付钱;但如果对方“中招”,短时间内必定会昏睡过去,他就上去“白玩一场”,完事走人。

沈某承认,确实用这招阴了郑某一回,但他只是贪点小便宜,偷钱的事绝不敢做。

民警又找来郑某。可能是见沈某被抓,已经享受到报复快感的郑某说了实话,被偷一万块钱的情节,只是他为了让引起重视,瞎编的……

因卖淫、谎报案情,郑某最终被并处20天拘留。沈某因嫖娼,被处拘留12天,他购得的所谓“迷魂药”,也已被民警全数收缴。

(沈某最后对民警提了个请求,希望警方念在他是有妻儿的人,不要把此事详情告知家属,所以本文对他的个人情况,不便做更多报道)

(都市快报记者郑亿 图自网络





一个最有情怀的订阅号

别的,没了...


任何建议、想法、供稿,都可以联系主编桃子个人微信号:ST199077

加桃子好友的朋友,添加时请备注“平台”两字。桃子期待与你成为朋友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快速关注,免费订阅

Copyright © 广州酒店价格联盟@2017